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发现】带着相机拾垃圾的人(内附独家行为视频)

影艺家2019-06-29 02:04:56

94年青年摄影师,拍摄4年,

湖南艺术职业学院摄影在读。


陈德明


他喜欢到江边散步,江边的垃圾经常出现在他的视野,加上那段时间拍了不少的垃圾,他觉得遗落在河床上的垃圾或许可以指代一些什么……


一物

一物

影艺家对话

陈德明

想知道德明最早开始玩相机是什么时候?


高中第一学期的夏天。之前一直是诺基亚的手机在拍,后来掏手机拍照成了习惯,于是暑假打工买了一台二手单反。之后拿着机器到手,一拍,啊~机器是不是坏了怎么全黑的,要么全黑要么全白,还紧张的要命。后来慢慢摸索,一个个试,去熟悉,互联网成了那时我的摄影老师。后来就迷上拍照了,准确的来说是相机趋使我迷恋上它的快门声。我初学那会,这星期拍的照片和另外一星期拍的照片区别很大,我整天骑个自行车到处溜达,有时遇到好的照片会停车拍很久,以至于错过了上午的二节课,我能够感觉得到自己明显的在进步,这种感觉让我很怀念。


一物


简单谈下从最初接触摄影到现在,你对摄影看法的改变过程吧。


起初和大多拍照的人一样。《一物》这个系列是在大一时,与自己的经历偶然碰撞出的。但对于摄影的理解与看法肯定是会随着快门和生活经历而改变的,摄影不过是通过取景器把你对于周遭的看法通过图像表达出来,而表达方式很多,按快门只是其中一种。


一物


你有朋友说《一物》有一定的模仿痕迹,具体指的是模仿哪位摄影师?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是有朋友说过这个作品,说看到过类似的图像语言,而我那位朋友并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位摄影师。 即使他没说,我也认为伯恩·贝歇和希拉·贝歇是伟大的摄影艺术家,为后人创造了新的视觉语言,去继续探索。我觉得没有误会,很谢谢那位朋友的批评。虽然图像语言是通用的,但作品的态度和立场是决定作品的关键。


一物


《一物》的图片拍摄进行难道不顺利吗?是什么促使你另外拍摄一个视频?


还算顺利吧,因为垃圾随处可见。拍摄这个作品时,搁置了很久,期间我也在反问,反问被摄物、反问我自己。一个是为了观点呈现的更加直观,作品我提出的疑问,而视频是直接的行为。一个是思考反问自我之后的答案,所有他们的“遗像” 即是你我。


视频截图


你怎么看待别人对你的作品进行了错误的解读?听说被电视台拿来当市民环保教育作品,心理很不甘吧?这个项目还在继续吗?


对于作品来说多种解读是能够帮助作者和作品继续生长的,要理解和适应他们的做法。项目还在继续,不过没有占我创作的大部分时间,因为它们是不会有结束的一天,还是“安静”的躺着。


一物


德明对作品画质和输出会有特别的要求吗?感觉《西渡》色调和画质与其他作品并不一致,你应该对器材没有太大限制吧?


还是有要求的,比如说要起码要能看清(笑)。我倒是想成为一个器材控,没钱...高中时用的是佳能450D和一台傻瓜胶片相机,后来换了尼康F3和6D。到了大学以后就剩下二台胶片和一个iPhone了,拍重要的照片时,会把女朋友的70D拿来用。


西渡


手机摄影作品参加了丽水摄影节,对于此次展览,你有何收获和感想?


参展对我来说,更多的是看看我处在摄影的什么位置上。谢谢策展人黎明老师对我的照顾和包容。同样也看到了坦诚之至的作品和人。在离开丽水那天,与摄影师范顺赞谈到摄影,而作为摄影师应该是与作品一致的,能够在作品里看到作者,有太多可干扰的因素,时间是能够沉淀。而就中国的摄影节来说,需要“选择性”观看,大多还是挺无聊的。


丽水摄影节“手机新纪实”展览现场


好的照片应该是给人以启迪和深思的,在摄影当中,唯一的就是没有法则。你同意这种看法吗?


同意。摄影只是一种表达,而所有法则都是为了内容服务。有这么一句话我印象深刻“如果一个人活在这个当下觉得滋滋有味,那比死了还痛苦。”我觉得这句话可以涵盖很多,包括摄影。


西渡


德明你之后有新的创作计划吗?


有,《年轻的肖像》正在进行。希望能够记录下和我同时代关于价值观,关于信息变化以及不同观念立场的人们。



年轻的肖像


能否讲讲对你来说最重要或最欣赏的摄影师,为什么?


欣赏的摄影师太多。我的摄影是自己倒腾的,那时候开始摄影那会,喜欢到书店去看摄影书成天泡在那。而网络时代,互联网也提供了很多可吸收的。在摄影论坛认识的一位摄影师,算是我的启蒙老师。推荐了一些摄影师和书,还有外国的摄影网站给我看,可是他现在不怎么拍了,做陶瓷去了。摄影书的话最近在看《摄影批评导论》和《单向度的人》其实我也很喜欢看电影,摄影的局限性太多,虽然摄影和电影绘画等等难度是一样的。还有《影艺家》也是一本非常值得吸收的杂志(认真脸)



今后有没有可能走职业摄影的道路呢?


还不知道,希望吧。继续拍照和毕业工作是不冲突的,想拍了就拍呗,再说生话又不是摄影组成的,不然就本末倒置了。


一物


「一物」这些被摄物都是取自于一条来自长江的支流——湘江,这些被日常遗弃之物不可胜数,无从追查。而仅长江流域面积在1万平方公里以上的支流有近49条。“一物”的言外之意也是遗物。“遗物”在中国人的情结里,有着过去遗忘和死去之意。而当它们以个体的形式,重新出现在我们面前与之对视时。此刻他们正以无休止的状态向着深处蔓延。



「一物」行为视频



西渡


「西渡是我的家乡。它是湖南一个普通的城镇,这个地名很诗意。我住在农村,而西渡它是离我家最近区别于农村的地方。稍大了以后,我离开了西渡,时至多年,我又再次回到那。“西渡”成了我心中能够触碰的故乡,我通过摄影再次认识它,去寻找关于我、关于他们、关于西渡的模糊记忆。他们说纯粹的故乡是不存在的,我不过是在他乡寻找故乡,犹如身处异乡。于是整个冬天,我漫步、游荡。当我认真的去审视,去寻找他们的在我模糊记忆里的痕迹,摄影成为我直视他们的合理借口。这个过程我对我自己产生了疑问,它究竟是什么?后来我意识到我印象里的的西渡它已经不存在了,它被所有的共性所淹没,不是某一个地名,也不是你去拍它它就是,回望初心,一切都抵不过时间。它成为了所有人的西渡,记忆逐渐模糊,一切都不是那样诗意,这便是他们所赋予我的新的认识。




早期习作




本刊记者/张嘻嘻

影艺家独家专访/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影艺家》

本刊着重推荐新世纪新影像,着力推广影像的多样性,可做文献收藏


40元/本(包邮)
70元/两本(包邮)
140元/全年订阅(四册)


PS:《影艺家》1、2期已售罄,现可购买3、4两期,第五期即将出版,欢迎订阅!

咨询客服微信:Lingerme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