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张帆2017年潜摄旅行——年终总结篇(中)

遨游海底2019-04-14 15:36:20



今天是2018年的第一天,祝各位新年快乐!今天与大家分享的是我2017年年终总结的第二部分,其中包括2017年5月楚克环礁,6月泰国,7月肯尼亚以及8月斐济群岛、汤加王国的拍摄经历,拍摄内容涵盖了沉船、人像、非洲野生动物和大翅鲸等。感谢大家关注!


5月 楚克环礁


在遥远的密克罗尼西亚,有个被时光遗忘的地方叫做楚克环礁,这个人迹罕至的南太平洋小岛的名字在很多人眼里十分陌生。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这里是日本联合舰队的司令部,那时它有一个众人皆知的名字——特鲁克。


楚克潜店码头的火烧云


富士川丸 Fujikawa maru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根据《凡尔赛和约》的规定,特鲁克环礁所属的加罗林群岛成了日本的委任统治地,它是日本所谓“绝对国防圈”链条上最重要的一环。岛上还建有大型飞机场,有数百架日机构成强大的攻击力量, 因此,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素有"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的美称,被称之为“太平洋上的直布罗陀”。"特鲁克"一词,在马来语中的本意是"耸入高空的山",是一个天然的舰船停泊港。


平安丸 Heian maru


二战中震惊世界的“珍珠港事件”令美军损失惨重,然而,就像好莱坞著名影片《珍珠港》演绎的那样,美国渴望有一天对日本“以牙还牙”。美国曾于1944年2月17日对楚克岛进行报复性轰炸,这次报复性轰炸被美军称为“冰雹行动”,也就是太平洋战争中的“楚克岛战役”。美军的攻击取得了完全成功,空袭后的楚克岛满目废墟,如同当年的珍珠港,楚克岛也成了日本“征服梦想”破灭的水下墓地。


旧金山丸 San francisco maru


在楚克岛周围海域里有许多日本太平洋舰队的沉船,那里堪称世界上最庞大的水下船坞,从战舰到商船再到潜水艇应有尽有,甚至还有坦克和战斗机,这一切都随着战争的结束被掩埋在深蓝之中。几十年之后,人们逐渐开始探索这些被海水尘封的战争遗迹,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40艘大型的沉船被发现,不仅如此,船上运输的货物,甚至日军士兵的遗骸等等都还保持着70多年前原本的样子。这使得楚克环礁成为了探索这些战争遗迹最佳的选择,成为潜水探险的天堂。


富士川丸 Fujikawa maru


因为大部分的沉船沉没在水深30-70米的区间,在这里潜水拍摄需要考取技术潜水的证书,为了这次潜水我去年还专门在菲律宾学习了技术潜水,这样我可以携带4个气瓶在水下作业约40-50分钟,再经过同样长时间的减压后回到水面,因为工作时间长,体力消耗大,一般一天只能进行两次潜水。经过了半年时间的准备,我终于在5月份踏上了这片人迹罕至的土地,从5月19日出发到6月2日返回,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探索了十多艘不同的沉船。


四国丸 Shinkoku maru


从关岛转机飞楚克,到达潜店后马上开始装相机整理潜水装备,这次双瓶所用的所有装备从背飞、调节器、脚蹼、靴子到写字板、电脑表,全部都是第一次下水,这种浑身上下BlingBling的感觉让我觉得自己好像OW刚毕业似的。果不其然测试潜下水之后出现了各种问题,首先过分低估了自己脂肪含量,没带配重就下了,结果全程都在努力控制呼吸压着自己不飘起来,其次因为左手要佩戴写字板因此电脑表换到了右手,结果每次看表都会习惯性地斜眼瞟到左手白板,简直超尴尬,另外新准备的Jetfin似乎大了一号,和靴子匹配度比较糟糕,脚感全无,感觉所有微调基本全都失效。综上所述,算是体验了一把完全不会潜水的感觉,全身上下各种不自在,当然这也是测试潜的意义所在吧。准备第二天重新调整装备,好好调整一下状态,开始正式下大深度。


平安丸 Heian maru


伯耆丸 Hoki Maru


两周的时间里我和潜伴一起探索了很多不同的沉船,也拍摄了很多满意的照片。两周过后,我的潜伴躺着结束了潜水准备回国,因为还有几艘想拍摄的船没能拍摄,我决定再多留一周。送别了躺着之后,我被潜店安排和一位日本潜水员一起潜水。时间过得飞快,四天之后,潜伴Zenta君该回东京了。那几天他每天用Gopro给我录了好多视频,说回去要剪个Fan桑探索沉船视频。我们俩几天时间里每天一人选一艘船,潜得还挺开心,转眼又到了Happy  ending的时间。说真的,出来呆了快半个月,我也有点无心恋战了,加上那天开始美国的双瓶大相机军团开始潜水,潜店更无暇顾我,我是真没心思跟着凑热闹了…


旧金山丸 San francisco maru


当初选择一个人留下,没和潜伴一起离开主要是为了多探索几艘不同的沉船,毕竟这边有40多艘沉船,光是精选手册上就有21艘之多。但我留下之后才发现,其实一个人除非包船,否则基本上没有什么自主选择权,而店里当时客满,想包船连多余的船工潜导都没有。落单的感觉真让人上火,所有状况全都不可控,对拍摄而言往往更是致命的。我想如果下次再来楚克潜水,一定要提前做好计划,和自己的团队一起行动,这样有更多自主权,可以按自己的计划行事。


张帆工作照 摄影/躺着


记得有一天,上午被外国老年技潜大相机团队的脚蹼踢了一脸灰,吓得我下午直接弃潜了。正好这些天一直心心念地想拍些人文,在那一天终于得以如愿。街上拦了一辆尼桑的小车,司机带着我走街串巷逛了好多地方,一路上拍摄了许多有趣的照片。


报废轿车中的童年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街上跑的都是些报废的日本老旧小车,因为岛上基本上没几段平路,这些车跑得并不比走路快多少,整个街上像是被调成慢放的录像带一样,感觉一切行动都那么迟缓。上车习惯性想系安全带,司机笑着说,不必了,这里是楚克。


废墟与儿童


楚克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各种不同损坏老化程度的报废车辆,那些老旧的日本车子远渡重洋来到这个美丽而荒僻之地度过它们的迟暮之年,走到哪走不动了,便就地躺倒安息,随意而自然的那种。而这些车辆的遗骸在自然中显得有种奇异的和谐感。下午的阳光洒向这些被历史遗忘的废铁,它们在这里被赋予了新的生命和价值,或是成为街头篮球队的看台,或是成为猫狗午睡的暖垫儿,或是成为小朋友们的秘密基地…


路边的风景


有意思的是,在这个岛屿,只要举起相机,总会有当地人从四面八方出现并开心地向你招手示意,并排列组合成各种阵势摆出不同pose,感觉神奇极了!不知是不是岛国的幸福指数都这么高,反正我是被这种情绪感染了,整个人变得傻乐呵起来。


楚克的孩子们


记得有一天下午五点半打车去拍夕阳,结果刚到海边一个篮球场,司机的对讲机响了,他一个朋友被乘客打劫了,他要原路返回去搭救,结果我莫名其妙被拉回了酒店,半天好不容易又打了个车,还是开到篮球场,一推开车门瞬间开始下暴雨,眼看着所有观众和打球的变魔术般作鸟兽散,结果换了个地方准备冒雨拍红树林,刚踩上草地没五分钟,被无数只红蚂蚁咬脚,疼得我满地跳。无奈,返回潜店,发现本来已经晾了两天只是有点返潮,所以拿到太阳下晒的潜水装备被暴雨浇得湿透。旅行的时光总是这样,所有的开心与不开心都是不期而遇的。


午后的小院


黄昏时分,坐在海边看着慢慢黯淡的天幕,海平线上,一群孩子在等待着父亲渔猎归来。如果不是在水下亲眼见到那些70多年前战争留下的印迹,这里似乎像每一个被时光遗忘的密克罗尼西亚海岛一样静谧单纯……


盼归


6月 泰国

曼谷-苏梅


5月份的技潜行程让我觉得有些疲惫,6月去泰国给fox严谨拍摄品牌服饰,拍摄完成后在苏梅休息了几天,也算是给自己放了个假,这次工作拍摄使用了5D4和5DSR双机,镜头方面主要使用了16-35mm和50mm两个焦段。拍摄了无数照片之余,在苏梅的泳池里还拍摄了一段视频短片。


fox严谨的水下视频短片

模特/@fox严谨


模特/@fox严谨


逢魔之时


曼谷夜景


你们知道吗,苏梅的酒店附近生活着许多不同的昆虫,清晨时偶尔会有被铁线虫控制的螳螂义无反顾地从无边泳池的那一边逐渐爬下泳池逐渐淹没自己的身躯,像异教徒那样赴死。当你在水下看到那样一个挣扎而决绝的场景时,一定也会像我一样过目难忘。


模特/@fox严谨


模特/@fox严谨


模特/@fox严谨


模特/@fox严谨


模特/Nahm、@fox严谨


模特/Nahm、@fox严谨


模特/Nahm、@fox严谨


苏梅夜色


7月 肯尼亚

马赛马拉-纳瓦沙湖-博戈里亚湖-纳库鲁-桑布鲁


7月份,我受到“自然行”的赵超老师邀请再次回到肯尼亚,这次的主要工作是为其旗下“自然说”拍摄一段宣传短片。这次旅行除了去了上次的几个保护区以外,还第一次来到了桑布鲁的野牛泉保护区,这边有些独特的物种是在其他保护区没有分布的,包括有名的"表情包"长颈羚。这次拍摄使用了5D3、5D4和1DX2三台相机,镜头方面使用了16-35mmL,100mmL,70-300mmL,Sigma 50mm F1.4,Sigma150-600mmS。


自然说5分钟宣传短片

摄像/张帆、赵超   剪辑制作/张帆


内罗毕

抵达第一天,我们首先参观了小象孤儿院和内罗毕国家博物馆。


肯尼亚内罗毕国家博物馆

马赛马拉

应该说我们此行是十分幸运的,第二天下午抵达马赛马拉国家公园,4点多吃完午饭出发开始Safari ,到天黑前仅不到一个小时就拍摄到了非洲五霸中的三种,甚至连行踪不定很难找到的花豹也在睡梦中给了我短短的回眸一瞥。这趟行程收获意外地好,看来季节真的很重要!


豹(Panthera pardus)


在马赛马拉国家公园,我们发现了一头年老体衰的雄狮,第一眼看他时,我老远就觉得他的左眼有些异常,镜头中我才真切地看清他左眼那道可怕的伤疤,不知是来自一次王位的争夺,还是一次失败的捕食。仔细观察,左眼的瞳孔依旧正常,应该并没有失明。


老体衰的雄性非洲狮Panthera leo


老狮子在齐肩的草丛中独自行走着,有些步履蹒跚,随着他行走的方向,我在远方地势较高的草丛里发现一大群壮硕的野牛。看起来老狮子似乎只是路过,但至少两次被成群的野牛从近一公里开外冲过去追着仓皇逃跑,只见他在深深的草丛中吃力地奔跑,后面的牛群紧追不舍,这画面似乎有点凄凉而荒诞。这让我突然间想起《金刚狼3》里年迈的狼叔,与我们印象中应有的形象大相径庭,带着一种英雄迟暮的萧瑟和无奈…


非洲狮(Panthera leo


让我吃惊的是,他似乎并没有被自己族群抛弃,远远跟随着他的步伐,我们在深深的草丛中发现了他所属的狮群,几头健壮的母狮和她们半大不小的孩子。雄狮低着头钻进了灌丛,只露出那张沧桑的脸,眯着眼望着我们所在的方向,脸上是一种难以捉摸的表情。


健壮的母狮和她们半大不小的孩子


次日一早,我们在酒店不远处一片开阔的草地上遇见一头躺倒在一片空地上的雄狮,几辆车围着他,却不见他有任何动静,甚至在特写镜头中,也看不到胸口有任何起伏…


黑犀(Diceros bicornis)


几经周折,终于在第三天傍晚日落时分拍到了非洲五霸中最为稀少的黑犀牛,虽然它一直在灌丛旁深深的草海中觅食,几乎只露出脊背,但很幸运还是在天黑前抓到了它抬头回眸的一瞬间。至此,这次行程的非洲五霸终于集齐了。


猎豹(Acinonyx jubatus


普通斑马(Equus quagga)


绿狒狒(Papio anubis)


黑尾牛羚(Connochaetes taurinus)


这次马赛马拉之行,虽然有很多收获,但很可惜没能亲历“天国之渡”,不得不说是这次肯尼亚之行最大的遗憾。不过困倦的猎豹、深情的狒狒、搞怪的斑马二人组和正在行不可描述之事的汤氏瞪羚都让人过目难忘。荒草中的世界节奏太富于变化,让人流连忘返。


马赛马拉河上的暮色细雨


夜色下的塞丽娜旅行小屋


娜瓦莎湖

清晨,泛舟在娜瓦莎湖上,收获颇多。这里的鸟儿种类繁多,常常可以遇见白鹈鹕、斑鱼狗、长尾鸬鹚、噪鹮等很多种鸟类,湖面上四处可见相互偎依浮着头休息的河马。另外,湖面周围还有水羚和非洲水牛的身影。当然,最激动人心的还要数渔猎的吼海雕。


吼海雕(Haliaeetus vocifer)


河马(Hippopotamus amphibius)


博格里亚
从博格里亚到那库鲁,天空始终阴霾着。只有早晨在盐湖拍摄火烈鸟时,获得了一缕奢侈的阳光,离开博格里亚时,发现一对犀鸟,雄性带雌性检视了新房之后,马上开始了一次短暂的不可描述。迷雾中的傍晚,我们在那库鲁公园找到了南白犀一家三口,但不知是否因为天气阴冷,它们始终在抱团儿取暖,等了半个多小时,天擦黑时母犀牛才很不情愿地站起来给小犀牛喂了会儿奶。


湿地上的火烈鸟


 1DX2+Sigma 150-600mmS 

博戈里亚湖


大榕树上的鲑鱼餐厅 左一/赵超


#桑布鲁#

在一棵大榕树的树冠上吃完鲑鱼,驱车继续赶往桑布鲁保护区,寻找移动表情包长颈羚,却没想到一进公园大门就遇见了一坨萌到融化的地松鼠,接下来惊喜不断,这里有沙地上回望的胡狼、抢草根的狒狒妈妈、画风清奇的细纹斑马、神同步的格氏瞪羚母子、走位妖娆的表情包姐妹、萌猫耳属性的细纹斑马以及独木桥上杂耍的花豹君。


非洲地松鼠(Xerinae.sp)


细纹斑马(Equus grevyi


长颈羚(Litocranius walleri


(Panthera pardus)


绿长尾猴(Chlorocebus sabaeus)


橙头织雀(Ploceus bojeri


据说二战时期的轰炸机驾驶员眼瘸,将整群黑压压的野牛看成了敌军列队的士兵,投下了炸弹,不明真相的牛群被魂飞魄散地炸飞的同时,一汪清澈的泉眼被炸了出来,于是有了这么个景点纪念二战中莫名炮灰的酱油野牛(肉)...夕阳下清澈的泉水和水中长满绿苔的石块让我很感动,于是架好三脚架,使用广角镜头加偏振镜及渐变灰镜,用1/4秒的速度,10s自拍模式为大家拍下了这张合影,想想真的很久没这么大张旗鼓地拍一张合影了!

自然行团队野牛泉保护区合影

Canon 1dx mark2,16-35mmL,Cpl,Nd4渐变灰镜,Sirui N-2204x三脚架,Fotopro wh30云台


8月 斐济群岛


因为北京飞汤加需要在斐济转机,因此来回都有一天闲散时间,这些时间自然不能浪费,这是一天时间里拍摄的一些当地特有动物。其实来到一个不同的地方,哪怕只有不长的时间,我往往都会选择出门走走,有时甚至不需要仔细观察,都会有意外的收获,我想对我而言这也许是旅行的意义之一。


斐济鹦雀 (Erythrura pealii


坐车去海边的路上,瞟见路边树丛中有绿色的影子划过,第一感觉像鹦鹉,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一种雀,有着橙红色的脑袋和金属蓝的胸脯,身体则是草绿色的,它们在低矮的草丛和灌木中成群活动,忙碌地啄食着什么。我赶紧下车从后备箱里取出相机换上长焦,尝试趴在地上拍了几张,发现都不理想——草丛低矮,前景背景都比较凌乱,因为阴天的原因,光线也比较平淡。因为这次出门行李较多,长焦只带了一支轻便的70-300,所以需要特别小心地靠近被摄物,还需要随时跟着它们跳动的节奏反复调整构图,十分不好拍,在碎石地上拍了没一会,因为需要反复前后挪动角度,我双膝跪得都快出血了,因为毫无准备只穿了短裤凉鞋,脚心上还扎了个刺球半天拔不出来。好在后来鸟儿在灌木丛中有几张状态不错,难能可贵的是,阴云中这会儿露出了一丝阳光,于是我抢到了几张眼神不错的照片儿。


椰子蟹(Birgus latro)


在南太平洋诸岛,有机会能够在野外见到椰子蟹的踪影,它们的体型远比我想象的要庞大,雄性个体呈现出艳丽的蓝色更是令人难忘。虽然名叫“蟹”,这些陆生的庞然大物却并不是真正的螃蟹,而是寄居蟹的近亲;当在海洋中漂流的椰子蟹幼体刚刚登上陆地,体型尚不够巨大,甲壳也不够坚硬时,也会像寄居蟹一样将腹部藏在空螺壳中以此保护自己。


港湾广场上的当地风情表演

5D4+Sigma14mm 1.4 Art


港湾广场上的当地风情表演

5D4+Sigma14mm 1.4 Art


港湾广场上的当地风情表演

5D4+Sigma14mm 1.4 Art


8月 汤加王国


大翅鲸是一种在全世界海洋中都有分布的大型须鲸科,成鲸体长13--16米,体重25-30吨,最大体长可达到19米,体重超过40吨。大翅鲸拥有宽度可达体长三分之一的巨大尾鳍和所有鲸类中最长,长度可达6米的鳍状肢。这对巨大的鳍状肢使得体型庞大的大翅鲸在水下拥有良好的机动性,能够灵活地翻转身体和改变方向。


大翅鲸(Megaptera novaeangliae)


大翅鲸(Megaptera novaeangliae)


大翅鲸通常在两极或靠近两极食物充沛的高纬度海域进食,但这些海域的水温对于鲸脂还不够厚的初生幼鲸来说太低了,因此成年的大翅鲸需要进行长距离洄游,到靠近赤道的温暖低纬度海域进行繁殖,期间全程都不会进食,依靠在高纬度海域大量捕食积存的脂肪储备维生。


大翅鲸(Megaptera novaeangliae)


每年7-10月,南大洋种群的大翅鲸会来到南太平洋上温暖的热带岛国——汤加王国繁衍后代,并在这几个月的时间哺育幼鲸,这片海域虎鲸和大型鲨鱼等凶猛的捕食者较为罕见,温度适宜,海面平静,是不可多得的育儿场所。这段时间也是汤加王国观鲸的最佳时间。在这段时间不仅有机会看到母鲸哺育小鲸,更有机会看到更激烈的争斗场面。


大翅鲸(Megaptera novaeangliae)

用尾鳍拍浪


大翅鲸(Megaptera novaeangliae)

雄性之间正在争斗


来到汤加王国的不止有雌性和幼鲸,还有追逐而来的雄性。繁殖期间,多头雄鲸往往会追逐同一头雌鲸,并围绕雌鲸展开激烈的竞争,这种行为被称作Heat run,期间雄鲸们会跃身激浪,用巨大的鳍状肢和尾鳍拍打海面,数十吨重的庞大身躯互相推搡挤压掀起排山倒海的巨浪,有时也会激烈地冲撞对方并且喷出气泡警示竞争者。雌鲸会带领着进行heat run的雄鲸进行长距离的游动,期间体型较小、力量和耐力不足的个体往往会因为体力不支被竞争对手击败并逐渐退出追逐,只有最终的胜利者才能赢得与雌鲸交配的资格。


大翅鲸(Megaptera novaeangliae)


大翅鲸(Megaptera novaeangliae)

在茫茫大海中与这样的一家三口相遇,是非常需要缘分的,大翅鲸是一种非常聪明且温柔的生物,它们一眼就能分辨出人类和掠食者,因此,母鲸并不介意好奇的小鲸上前零距离地观察我。它从无尽的深蓝中径直向我游来,又贴着身从我身边擦过,我印象十分深刻,当它近在咫尺一甩尾巴调转方向时,我突然注意到它尾巴上的两只小红螃蟹起身挪了挪坐姿。每一头鲸就像一个移动的岛屿,它们身上有着一个独特的生物圈,这些生物间奇妙的依存关系令人感动。


大翅鲸(Megaptera novaeangliae)


记得有一个瞬间令我印象特别深刻,当我们母船螺旋桨启动调整位置时,本来已经远去的一头鲸突然游了回来,立起身在一个安全距离停下来,静静端详起螺旋桨激起的水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那一瞬间的状态明显是拥有智慧的生物才会有的。我一直觉得我们在这个星球上并不是唯一的高智商生命体,只是它们选择了更加自由简单的生活方式。


大翅鲸(Megaptera novaeangliae)


为了这次为期3周的行程我做了充分的准备,在此特别感谢上海适马提供了适马最新的一颗14mm 1.8 Art镜头,这颗镜头质感非常棒,超大光圈也为暗光环境和星空拍摄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在这三周的使用中,无论是水下使用还是星空拍摄都可圈可点。


张帆工作照 摄影/早晨


张帆工作照 摄影/刘一楠


此行主要使用的拍摄器材有佳能的5D4和5Dsr两台机身,镜头方面主要有8-15mmL,Sigma14mm 1.8 Art,16-35mmL,Sigma50mm1.4 Art,70-300mmL,此外还使用了大疆的精灵4pro+,Osmo+等摄影器材。


张帆拍摄大翅鲸的航拍工作视频
拍摄/Justashow   剪辑制作/张帆   @DJI Mavic


集市上的当地孩子

5D4+Sigma 50mm 1.4 Art


这是我第一次在水摄行程中使用到航拍器,这里分享的所有航拍照片来自大疆的精灵4pro+,这台无人机的暗光表现性能和操作性都非常棒,水上起落也非常方便。值得一提的是,之前见好多人拍摄的海上航拍照片都有点儿过曝,自己飞上去才明白这是为什么,我发现把曝光补偿降低到-2以上才能够保证沙滩的白色部分不会溢出。


观鲸船在午餐休息时停泊的无人岛


瓦瓦乌岛的悬崖地貌


每天傍晚我会提着无人机上海边飞行,这一天起飞后不多时天光开始变得暧昧,阳光像高原的空气,变得越来越稀薄,浓重的深紫色调笼罩了海边小镇的绝大部分,只有一小块区域被阳光染成金黄…


瓦瓦乌岛一座有名的教堂


这是一个安逸的小岛国,感觉国王应该特别宽厚,据说周日不准工作,甚至曾经不准洗衣服。观鲸自然是不营业的,水肺潜水因为要背气瓶,被认为是工作,当然也是想都不用想了。早上吃完早餐在空荡荡的大马路上开车回酒店,路上突然有个人跟我打招呼,仔细一看,警察局门口,我们观鲸船的船长穿着警服在热情地挥手呢…难道当警察是他的假期副业?幸好周日开车是可以的,因此我会选择环岛旅行。


汤加王国星罗棋布的小岛


在岛上唯一的一条公路上行车,会经过一片散落的小房子,据说这就是当地监狱,这边监狱的服刑方式是在海边度假独栋小别墅住着每天种菜,感觉十分世外桃源啊!


瓦瓦乌岛公路桥两侧的红树林地貌


来到一片地势很高的悬崖,俯瞰整个海岸,感觉棒极了。于是派小飞机出去侦察一番,在飞鸟的视角下,被迷人的蓝色海岸陶醉了。黄昏时分,暧昧的光影笼罩着整个海岸线,突起的崖壁还沐浴在暖色的金光中,而山谷和低地早已经慢慢隐没在混沌的灰紫色中,海面泛着紫红的色彩,而透明的海蓝色显得比往常更加深邃。


瓦瓦乌岛的悬崖地貌


国王殿下,这样应该不算在工作吧?


瓦瓦乌岛的悬崖地貌


最后感谢旅程中每一位陪伴过我的小伙伴,让我们来年8月回到这里再相见。


观鲸船上的合影



请继续关注《遨游海底》,之后这里将会有更多精彩照片和拍摄感受呈现给各位,欢迎大家随我的镜头一起遨游海底。


因为在公众号上超过三天没有阅读的消息将无法回复,请大家尽量用留言的方式与我联系。如果有任何想问我的问题,也欢迎给我留言,我会尽快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