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拆分过后,惠普的未来在哪里?

互联网周刊2021-01-09 16:46:13


科技企业近年来可谓意气风发,跻身“独角兽俱乐部”的企业不断增多,忙着收购的也不在少数。先是Intel167亿美元收购altera,随后Dell斥资670亿美元将EMC纳至麾下,紧接着西部数据以190亿美元购入SanDisk,其他小规模的收购更是从来没有断过。这些收购尽管都金额庞大,但无一不是为了更好地发展自身业务,更快的弥补企业短板而作出的最佳选择。


然而,在这一大波收购潮中,却有一家科技巨头正在逆行。就在不久前,惠普CEO惠特曼宣布,将惠普一分为二拆分成两家独立的上市公司——惠普企业公司(Hewlett-Packard enterprise)与惠普公司(HP Inc)。这一拆分似乎为惠普多年以来业务重心与发展战略的频繁调整暂时画上了一个句号,但是否能够借此挽回惠普的颓势还尚未可知。


百年发展,惠普到底怎么了?


惠普如今到底跌到了一个怎样的谷底,看看其在股市上的表现便可窥一二,其目前的股价仅为今年预期收益7.3倍,在标普指数中成为最差的科技股之一。尽管惠特曼再三对投资者表示,“我们正在从扭亏模式过渡到增长模式”,但这仍旧没能挽回市场对于惠普的信心。


曾经叱咤风云的世界500强如今显然已经风光不再,尽管惠普在2001年收购康柏之后其在世界PC市场的占有份额一度高达19%之多,但随着近年来PC市场的衰落,惠普的渐入低迷显然有源可溯,但除此之外,惠普自身的问题显然要更为严重。


自2005年以来,惠普在这短暂的十年之中已经连续更换了四任CEO。这种管理层的频繁更换,带来的不仅仅是其公司发展战略上的不断变化、摇摆不定,更使得整个公司的人事随着战略的变化在不断改变,由此也导致了大量员工的不断离职,使得人心涣散毫无斗志。


在2005年,时任CEO卡丽(CarlyFiorina)宣布将PC业务同打印机业务这两大惠普的支柱业务进行合并,但其随后的继任者赫德又对这两大业务进行了拆分。此后,2010年上任的李艾科(Leo Apotheker)将PC业务进行了拆分,接着上任的惠特曼又将其计划全盘推翻,如今又宣布将惠普整个公司一分为二。这在外人看来,惠普似乎完全没有一套系统的、稳定的发展方案,每一位继任者都在忙于收拾前任留下的烂摊子,随即再让后来者收拾自己留下的烂摊子,而每一位CEO的发展方案似乎都不能讨得董事会的欢心,在2010年至2011年短短的一年时间里,惠普接连换了三任CEO。


除了在用人方面的失误之外,惠普最大的一个问题便是对资金的滥用。打印机作为惠普所有业务中增长最快的业务,在长达7年的时间内都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而相较于微软研究院、谷歌研究院在众人中的名望,惠普研究院可谓是籍籍无名,这同惠普曾经大幅度削减研发经费不无关联。与此相对的是,惠普在各种收购中却大肆撒钱,公开资料显示以130亿美元收购面向企业级服务的外包公司Electronic Data Systems Corp,后又以12亿美元收购移动设备制造商Plam,继而斥资100亿美元购买软件公司Autonomy。除此之外,惠普还将200亿现金用于自家股票的套现之上。然而这种大手笔的投资并没有给惠普带来预期的收效。第一笔投资造成了大客户的不断流失,第二笔投资尽管开发了WebOS,但随后很快便关闭了这一业务,第三笔投资更是在日后被证明为一次实打实的财务欺诈,而其所回购的股票由于惠普的股价一跌再跌最后也化为泡影。


这些投资上的失败对于本已陷入困局的惠普来说可谓是雪上加霜。在2007年惠普的账面上仍有110亿美元现金与5亿美元负债,而到了2012年底,这两项数字分别变成了95亿与20亿,不仅手持的资金在不断地减少,其负债更是处于成倍的增长之中。


而除了人员变动频繁、滥用资金投资失败这两点致命原因背后,移动互联网浪潮所带来的冲击,也使得惠普一向赖以生存的PC与打印机业务步履维艰。昔日的PC霸主在短短十年时间内衰败得如此之快,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不可想象的,不过好在惠普仍有一颗向上求生的心,只要时间愿意给之以机会,惠普东山再起或许也未必不是没有可能。


危机-反思-改进


惠普如今的遭遇很容易使人想起同样曾经辉煌过的索尼。作为日式工业设计代表的索尼如今显然过得也并不好,自2010年以来,索尼宣告破产的谣言从未断过。在卖PC、买大楼之后,几个月前,索尼即将出售其手机业务的传闻也出现在了各大科技媒体的头条,尽管后来这一传言被其CEO平井一夫否认,但由此可以看出索尼尽管已经借助PS4的火热开始逐渐盈利,但无法掩盖其举步维艰的事实。


索尼目前的困境同样来源其发展战略上的失误,在产品研发上,索尼往往喜好推出一些小众的发烧级产品,而这些产品的背后必然是巨大的研发投入,而又因为其小众,其销售额往往无法填满其研发费用的缺口,导致在盈利上失去平衡。同时,索尼身上那种的专注精神,使其在执着开发技术的同时忽略了市场的同步拓展,尽管索尼产品在品质上有口皆碑,但失败的推广与营销使其始终无法摆脱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局面。


好在索尼如今已经渐渐回归到了正途,手机部门虽然仍旧在亏损,但相机设备、游戏领域等方面的营收已经使其在逐渐起死回生。


惠普的此次拆分,或许也能够取得这样的效果。有关研究表明,将一家大公司一分为二之后,在随后的一两年时间内,拆分后的独立公司在股价上的表现,将会超过同类公司,尽管惠普的股价自去年宣布拆分之后已经下降了17%。


而根据惠普目前所专注的方向——云计算、大数据、信息安全上来看,惠普企业公司似乎在未来的发展上能够更胜一筹。在已经公开的关于拆分方案的文件之中,惠普企业将拥有原惠普80%的员工、包括从企业软件到技术服务的庞大生产线以及520亿美元一年的实际营收。而原惠普的CEO也将继续坐镇惠普企业。相较之下,惠普公司则显得有些后继乏力,该公司的业务包含惠普的打印及PC业务,而这两者在近年来的表现都不算良好,虽然他们有可能在未来的几年内获得一些盈利,甚至超过惠普企业,但由于市场的收缩以及消费者兴趣的转移,越往后发展,可能越举步维艰。


而惠普之所以在公司发展生死存亡的关头如此坚定地要进行拆分,同最近科技界的发展方向是不无关系的。众所周知的是,PC业务作为惠普的利益核心,在公司的长期发展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支撑与维护作用。而由于PC出货量的全球性下降,这一支柱显得越来越不牢靠。与此同时,云计算的出现使众多公司纷纷将业务、存储转移到云端,云计算业务出现了爆发性增长。未来必然将是一个云的时代,这一趋势想必惠普不难发现。但由于公司体量的庞大,直接开始云技术的开发难以保证不会重蹈之前的覆辙,将惠普企业拆分出来,必然能够更为直接的发展云计算业务,且能够获得比PC业务更快的增长。


同时,这种拆分的趋势也早已在公司内部的业务发展中凸显出来,拆分之前的惠普,其业务早已一分为二,一边是PC与打印机主导的个人消费领域,另一边则是以服务器、云存储等为主导的企业级服务。这两者不仅业务内容不同,其不论是发展的方向、速度还是技术、规模都有着极大的差异。如若不进行及时的拆分,更有可能造成的是加速惠普的衰亡,而非又一次的腾飞。


惠普的创始人帕卡德在创立惠普时曾说,“我们的主要任务,是设计、开发和制造最完美的东西,促进科学进步以及人类福祉,我们决心为这个任务献身。”如今以这句话来看惠普的拆分,这尽管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拆分后的惠普必将摆脱掉原来沉重的枷锁,为一个老牌科技品牌带去生机。


结语


惠普早期发展中曾提出过公司发展的四个必须:必须获得盈利性增长;必须通过技术获得盈利;必须承认员工的价值,允许员工分享公司的成就;必须作为对整个社会负责的公民从事经营。或许惠普在近几年来或多或少的偏离这这条既定的道路,但如今看来拆分后的惠普显然又已拾起了这四个原则。


拆分后的惠普在短时间内必然会比拆分之前好过很多,但剩下的就看惠特曼们的决策了,这也正如惠特曼本人所说的那样,“我认为人们对此感到非常兴奋,所以现在是时候去实现我们的目标了。”


(文/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