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思享宋徽宗、西门庆都好这一口,却也因此走上了不归路

异见2019-02-10 12:42:43

文/爆笑煮国

 

公元1116年,离“靖康之耻”还有十年,离北宋灭亡还有十一年。

   

这一年,归化州(今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的许多百姓都自发的参加了一名辽国大官的葬礼。大安年间(辽道宗1085-1094年)这里遭灾,他拿出两千五百担谷物救济灾民。耶律洪基听说后赐官给他做,从创业右班殿直,累升到银青崇禄大夫、监察御史、支骑尉等,儿子娶了辽国皇族耶律氏——张世卿的故事和显赫、富贵的家族史深埋在了地底下。

 

直到公元1972-1993年,在宣化西北四公里的河子乡下八里村,文物工作者发掘清理了以张世卿墓为代表的十余座辽代时期的张氏家族墓,出土各种文物八百余件,壁画三百六十平方米。盛大的场面与显赫的家族变成了流传于当地人口中的传说和柏木棺材中的尸灰,只有墓穴中栩栩如生的壁画给我们再现了当年。

 

墓室里的密码

 

在张世卿墓室的壁画中,有一幅《点茶图》,画的是两个人配合正在点茶。看似恬淡的画面后面,涌动着壮阔的时代波澜。



 

在宋代,茶不仅对国计民生有着重大影响,甚至成为了牵动国际关系的战略物资。公元1116年,中国的茶文化更是发展到一个高潮。

 

据《宋史·食货志》等记载,北宋政府每年购买的茶叶总额有2906万余斤,除了官府买卖之外,社会上流通的还有折税茶、贡茶、耗茶以及无法禁止的私茶。北宋时期一年的茶叶产量在7000万斤至8000万斤之间。宋代的1斤折合现在1.1936市斤,换算下来,茶叶年产量当在8355.2万斤至9548.8万斤之间,接近1亿斤。

 

如此庞大的产量,直接带动了宋王朝GDP的发展。据《宋会要》记载,茶课一直是宋朝国家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高宗时国家财政收入仍有5940余万贯,茶利占6.4%;孝宗时为6530余万贯,茶利占12%。

 

除了正常的国内贸易,宋朝茶叶贸易最为显著的特点就是“茶马互市”。

 

“茶马互市”始于唐代,但唐对于马匹的需求不如宋迫切。汉唐开始,中原王朝的马源在河西走廊,西夏的崛起使得北宋失去了良马来源,尤其是燕云十六州被割给辽国之后,黄河平原上的汴京直接处于辽金铁骑威胁之下,北宋政府不得不花大力气从西北、西南等地牧民手中购买良马。《水浒传》里曾头市不过就是抢了梁山的一匹马,结果引得梁山头领率大军讨伐。


 

宋代的“茶马互市”,主要是为了博取良马,解决北方强敌的军事威胁,但这项政策是“双赢”的!茶在西北、西南地区受到了当地人民的普遍欢迎——“夷人不可一日无茶”。老家在归化州清河郡的张世卿显然是爱生活爱喝茶的潮流范儿人士。


不懂喝茶的皇帝不是好画家

 

作为官场中人,张世卿喝茶自然是讲究的,但比起下面这位大咖那就望尘莫及了。

 

公元1117年,史上最知名的文艺皇帝赵佶出版了《大观茶论》,稳居年度畅销书排行榜第一!

 

先须搅动茶膏,渐加周拂,手轻筅重,指绕腕旋,上下透彻,如酵蘖之起面。正束星皎月,灿然而生,则茶之根本立矣。第二汤自茶面注之,周回一线。急注急上,茶面不动,击指既力,色泽惭开,珠玑磊落。三汤多置。如前击拂,渐贵轻匀,同环旋复,表里洞彻,粟文蟹眼,泛结杂起,茶之色十已得其六七。四汤尚啬。筅欲转稍宽而勿速,其清真华彩,既已焕发,云雾渐生。五汤乃可少纵,筅欲轻匀而透达。如发立未尽,则击以作之;发立已过,则拂以敛之。结浚霭,结凝雪。茶色尽矣。六汤以观立作,乳点勃结则以筅著,居缓绕拂动而已,七汤以分轻清重浊,相稀稠得中,可欲则止。乳雾汹涌,溢盏而起,周回旋而不动,谓之咬盏。宜匀其轻清浮合者饮之。

——《大观茶论》

  

光写书还不够,在没有佳能的北宋,感动怎么能常在呢?赵佶把文艺界茶话会的亲密场景画了下来。图中右上有赵佶亲笔题诗:“题文会图:儒林华国古今同,吟咏飞毫醒醉中。多士作新知入彀,画图犹喜见文雄。”图左中为“天下一人”签押。左上方另有蔡京题诗:“臣京谨依韵和进:明时不与有唐同,八表人归大道中。可笑当年十八士,经纶谁是出群雄。”



△文会图,赵佶,宋代,绢本,设色,纵:184.4,厘米:宽123.9 cm,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谁曾想,此刻的春花秋月、雕阑玉砌,10年后都化作不堪,而赵佶也将重蹈另一位文艺皇帝李煜的覆辙。

 

王婆和西门大官人茶里有话

 

至少在当时,北宋还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皇帝提倡,喝茶在民间自然也是流行。

 

《水浒传》中有许多家茶楼,林冲买刀时就让鲁智深“在茶房里少待”;李逵劫法场就从“十字路口茶坊楼上”跳下来;史进在里面吃“泡茶”遇到了鲁达;宋江就经常去衙门对过的茶房喝茶;就连清风镇“也有几座小勾栏并茶坊酒肆”。

 

而最最值得细说的还是阳谷县紫石街那家——王婆茶楼!

  

公元1116年之前,这个姓王的老女人死之前,她一直在阳谷县紫石街巷口经营一间茶楼。茶楼的规模虽然不大,装修也一般般,但茶的品种很丰富:


1.梅汤

 

王婆出来道:“大官人,吃个‘梅汤’?”西门庆道:“最好,多加些酸。”王婆做了一个梅汤,双手递与西门庆。西门庆慢慢地吃了,盏托放在桌上。西门庆道:“王干娘,你这梅汤做得好,有多少在屋里?”王婆笑道:“老身做了一世媒,那讨一个在屋里。”西门庆道:“我问你梅汤,你却说做媒,差了多少?”王婆道:“老身只听的大官人问这‘媒’做得好,老身只道说做媒。”

——《水浒传》第二十三回


王婆用“梅汤”一语双关,暗示西门庆自己在做媒方面的能力。

 

梅汤究竟为何物?如何制作?《梦粱录》记载宋代茶嗣于“暑天添卖雪泡梅花酒”,《金瓶梅词话注释》:“北人每以酸梅配冰糖熬之,调以玫瑰、桂花等香味,加冰镇之。”是的,冰冰凉透心亮酸酸甜甜就是我!

 

《晒书堂笔记》:卖梅汤的茶婆两手拿着铜碗互相碰击,“冷冷作声,清圆而浏亮”。如果有人要买,她就用铁锥把冰块凿碎,把碎冰放到梅汤中。


这酸爽!

 



2.和合汤


看看天色黑了,王婆却才点上灯来,正要关门,只见西门庆又踅将来,迳去帘底下那座头上坐了,朝着武大门前只顾望。王婆道:大官人,吃个和合汤如何?西门庆道:最好,干娘,放甜些。王婆点一盏和合汤,递与西门庆吃。

——《水浒传》第二十三回

 

和合汤是那时新婚夫妇共喝的一种“泡茶”,据《西湖游览志余》载,“今婚礼祀好合,盖取和谐好合之意”,用果仁、蜜饯之类的甜食调和烹制而成。王婆用这碗和合汤继续暗示西门庆,西门庆也暗示要“放甜些”,看上去是在说茶,却各自另有用意。

 

3.姜茶

 

西门庆叫道:“乾娘,点两盏茶来。”王婆笑道:“大官人,来了?连日少见。且请坐。”便浓浓的点两盏姜茶,将来放在桌上。

——《水浒传》第二十三回

 

相对前两种茶,姜茶是一种再普通不过的饮品。是以一些姜片做佐料,加上点糖,和茶叶一起冲泡而成。这种茶用到《水浒传》中,则为王婆暗示西门庆要想成好事,需心狠手辣。

 

因为,西门庆又没感冒!

 

4.宽煎叶儿茶

 

婆子暗暗地欢喜,道:来了!这刷子当败!且把银两来藏了,便道:老身看大官人有些渴,吃个宽煎叶儿茶,如何?西门庆道:乾娘如何便猜得着?婆子道:有甚麽难猜。自古道:入门休问荣枯事,观看容颜便得知。老身异样跷蹊作怪的事都猜得着。西门庆道:我有一件心上的事,乾娘猜得着时,与你五两银子。

——《水浒传》第二十三回

 

制作成片状的茶业被称为“叶儿茶”,王婆请西门庆“吃个宽煎叶儿茶”,这里的“宽煎”就是略煮的意思。意思就是放宽心只需要给我一点点时间我还你一个大大的惊喜!

 

5.胡桃松子泡茶

 

那婆子欢喜无限,接入房里坐下,便浓浓地点道茶,撒上些出日松子胡桃肉,递与这妇人吃了。

——《水浒传》


根据《西湖游览志余》上面的记载,“立夏之日,人家各烹新茶,配以诸色细果,馈送亲戚比邻......”

 

这种茶不光是味道好,关键是对女人胃口,话说没有零食吃叫什么喝茶呢?

 

而伴着这一缕缕茶香引出的,却不是什么诗词,是“略施妙计,使阿罗汉抱住比丘尼;稍用机关,教李天王搂住鬼子母……教唆得织女害相思,调弄得嫦娥寻配偶。” 

 

虽然王婆没有读过小赵皇帝的《大观茶论》,但是教西门庆泡妞那十步和小赵讲泡茶的七步有异曲同工之妙:

 

第一步请潘金莲帮忙做衣服;

第二步请潘金莲来自己家里来做;

第三步等过一天,再让潘金莲来家,依然什么事都没有,让潘金莲安心再来;

第四步西门庆才出现,假装偶遇;

第五步当着潘金莲的面大夸西门庆,看潘金莲的反应,一旦潘金莲开口插话,则说明有戏;

第六步留西门庆吃饭,如果潘金莲不是执意要走,就更进一步;

第七步自己出去买菜,给西门庆和潘金莲留下单独相处的机会;

第八步让潘金莲和西门庆同桌吃饭,一起坐下来,什么事都好说了;

第九步喝得晕晕乎乎,假装没酒了,王婆出去买酒,让潘金莲和西门庆单独吃饭,这种时候就类似于球类比赛中所出现的赛点,再得一分,就胜了全局;

最后一步西门庆假装把筷子弄掉地上,捡筷子的时候捏一下潘金莲的脚,如果潘金莲还没有反对,则大功告成。



最终,西门庆按照这套方案再加上他“潘驴邓小闲”的条件,成功的在王婆茶房和阿莲XXOO忽而嗨哟!


人走茶也凉

 

宋徽宗赵佶要是把自己对茶的研究用到治国上,再不济也赶得及上个吊跳个海吧,何须被俘虏受尽屈辱?然而令他客死异乡的金国人对茶一点好感没有,也不晓得是不是拜读了《大观茶论》, 在《章宗本纪》里有一条尚书省的建议:

 

“茶饮食之余,非必用之物。比岁上下竞啜,农民尤甚,市井茶肆相属,商旅多以丝绢易茶,岁费不下百万,是以有用之物,而易无属之物也,若不禁,恐耕财弥甚。”听了这个建议后,金帝正式下令:“命七品以上官其家方许食茶,仍不得卖及馈献;不应留者,以斤两立罪赏。”

 

即使西门庆没有被阿莲的叉竿打中,王婆的茶房也注定被禁,因为阳谷县再过几年就被金国占领......




是谁让马粪味道的铁蹄踏碎茶香弥漫的河山?


不见南师久,谩说北群空。

当场只手,毕竟还我万夫雄。

自笑堂堂汉使,得似洋洋河水,依旧只流东。

且复穹庐拜,会向藁街逢。

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

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

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

胡运何须问,赫日自当中。

——《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陈亮.宋


关注公众号【异见】,回复小昭查看作者更多精彩文章:《歧示录(一):无臂书法家,你知道小撸怡情吗?》、《这十年来,我在每一个后宫斗得风生水起》、《你问我骑行到底有何意义?》、《异群人的绿皮火车与青春岁月》、《如何避免成为乌合之众》


投稿邮箱:972178487@qq.com了解更多请回复投稿


异见(微信号:yijian1000)

独树一帜的时代人文周刊 

自媒体第一联盟WeMedia成员

2015网易订阅年度影响力媒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