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我与摄影(一):我为什么拿起了相机?

木兰清风摄2021-01-10 06:06:37

前几日在朋友圈里看到中国青年报4月25日摄影专版《中国乡镇干部》,刊登的是湖南省42岁的乡镇干部陈雄鹰的作品。从1997年起,陈雄鹰在走村访镇之时用相机记录下工作内容,也记录下了身边发生的故事。作为政府体制中最基层群体的一员,陈雄鹰用一张张珍贵的照片记录了中国乡村面貌20多年的变化。

他的这些照片基本都是一些工作照,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然而在二十多年之后的今天,照片记录的内容却令人感慨、感动。

我对陈雄鹰的这些照片感触更深。较之于他,作为在政府部门担任对外宣传工作的我,其实有更多地机会去拍类似的工作照。很显然,我做得没有他好。我也有陈雄鹰一样的专业的态度和对摄影的热爱,但对拍摄工作缺少系统的规划,对摄影的思考也是不够的。所以,我该好好想一想了。

我就写一个有关摄影的系列文章吧,反思、总结这几年的摄影实践和对摄影的理解。

2007年7月,我开始接触新闻工作,负责新闻采编,没有经过一天培训我就上岗了。上岗那天,我第一次拿起说明书,开始研究单反相机的操作。那是一台佳能350D数码单反,说明书有厚厚一本,看得人头疼,找不着北。现在想起来很好笑,对摄影一无所知,却要操作一台单反;啥都不懂,却拿着单反,出入一个个新闻现场。我将相机设成P档高速连拍,然后在一张张烂片中挑选出三五张来,居然次次都蒙混过关,照片频频登上各大媒体。

《黄陂木兰乡千亩红栀子喜获丰收》

2007年11月2日刊登于长江网


采访、拍照、写稿、投稿……那时候忙得晕头转向,那台单反似乎也玩顺手了,总能帮我完成宣传任务,所以没心思也没兴趣去研究它那些繁琐的操作,更别提研究摄影了。端起相机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完成工作任务。这种状态,大概持续了三年多吧。

《黄陂建成中南地区首座风车提水灌溉系统》

2017年11月21日刊登于湖北日报


在一次采访前的等待时间里,有一位领导问起我:我看人家拍一朵花,花是清楚的,背景是虚的,是怎么拍出来的?很惭愧,我没答上来。结果是被奚落了一番,羞得人满脸通红。是啊,玩相机那么久,连这个也不知道!

回来之后,我在网上下载了《纽约摄影学院教材》电子书,这才开始了对摄影的学习。这真是一本好教材,经过一段时间的阅读,我弄懂了那台单反相机。这对于我来说,这是个了不起的进步!自那以后,我对摄影产生了一些兴趣,眼睛看事物变得不同,出入新闻现场,有了更多的拍摄想法。那些跑黄陂的记者也常常说“你的照片比以前好了!”

可是自学总是很慢的,之后的几年里,我仍旧只是拍着新闻画面,也没有把摄影当成特别爱好。2014年,我被领导推荐加入了黄陂摄协,有一天,武汉晨报摄影部主任高勇来黄陂,拜访当时黄陂摄协主席喻建华老师。因为之前我经常向晨报投稿,时有新闻照片刊登,高老师对我有点印象,他问我:“你学摄影多久了?”我惭愧地回答:“拿相机7年了,学摄影才开始。”高老师哈哈大笑,然后鼓励我说“你还不错,好好学”。

高勇老师诚恳随和,不像在说笑话,得到他的肯定,我就下定了决心:好好研究一下吧!

于是,我拿起相机的目的有了根本性的转变——我要学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