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最孤独的维权者,和三星打了603天架

智先生2020-04-18 09:30:50


“三星Note7爆炸案中,只有你一直维权到现在?”


“是的。”



先谈谈去年发生的一起事故,延续至今仍无定论:


2017年3月9日凌晨四点,贵州安顺普定县的冯先生从梦中惊醒,在刺鼻的浓烟中,他看到女儿撕心裂肺地哭着,胸前燃烧着大团火焰,床单被褥都在燃烧。


罪魁祸首是放在床头柜上充电的三星Note4爆炸了,喷出炽热的电池电芯,灼伤女儿的皮肤。冯先生立即抱起她赶往市里医院。


恰好是3月15日那天,三星公关回应媒体,称:


“第一时间收到汇报,售后也进行跟进,最关注用户的伤情,并进行了沟通。目前我们初步判定电池是假冒三星品牌的电池,但要等调查结果出来,才会有正式的官方声明。”


既然三星说电池是假的,媒体们觉得没有热度可跟,这件事就告一段落,仿佛从未发生过。


等到5月1日下午,有知乎用户告诉老回,当地有个小女孩被三星手机炸了,三星一直没管,家属都在手机店门口贴上告示:


老回觉得疑惑,问了一圈当初跟进过这消息的媒体,发现没有人收到过三星的“正式官方声明”,更没有人见过三星的“调查结果”。


老回从冯家得知,“他(三星员工)没拿任何证件,看了手机拍几张照,然后回去就说电池是假的。


作为“四炸机主”的老回(国行三星Note7第四炸),为了帮助冯先生维权,亲自跑贵州一趟。


老回打通了三星电子中国总部的高管电话,告诉他们自己就在贵州普定县:“如果你们继续装傻,我会如实把了解到的情况告知公众。


随后,在当地工商组织的沟通会议上,工商调查了经销商提供的进销存证据,确如经销商所说“进货渠道没问题,是三星生产的正品。”


冯先生也坚持说没有换过电池,就连手机后盖也没拆卸,手机包装盒完好。


三星员工赶到会场后,态度有点恶劣,表明自己的身份只是来了解情况,不参与调解。


既然有工商组织作证,老回以为三星没法继续隐瞒这场事故,会积极处理,于是回到了广州。


但他想错了,之后大半个月,三星并没有搭理冯先生,只能在微信上求助老回:“我该怎么办?”


5月18日,老回再次到达贵州,采用直播方式,让冯家在镜头前叙述事件的过程。


后来老回发现,甚少媒体对这新闻感兴趣,正如冯先生所说的:“现在又回到原点了,没人管。


思前想后,老回决定将冯先生请到北京,约了媒体和三星,进行全程直播对质。三星代表很尴尬,一直不肯交出电池检测报告。


后来实在没办法,只能请示公司,答应冯先生回到贵州后,就将电池检测报告给他看。


于是过了一个月,三星代表来到普定县工商局会场,本以为只有冯先生一人,却发现“老朋友”老回也在场,上演一场被打脸的精彩戏份:



因为普定县信访局会给冯先生提供法律援助,老回陪同冯先生一起去信访局联系律师,聊聊起诉策略。


但是到了信访局门口,老回遭到工作人员的殴打,造成轻微脑震荡和肾挫伤。(知乎@不老的老回有详细的视频,还原事实真相)。


事后,老回在翻阅前一天拍摄的视频时,发现正巧拍下信访局工作人员和三星贵州公司经理互留联系方式的一幕。



至今,老回仍没看到任何CT结果,也没见到普定县公安局的鉴定结论认定。


动手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被处理,没有一个站出来道歉,就连损坏的数码设备也没有任何赔偿。


七月上旬,冯先生带女儿去了贵阳做伤残鉴定,鉴定结果出来后,便进入起诉程序。


但迄今为止,仍停留在起诉的最初始阶段,因为三星经销商申请“管辖异议”,请求将本案移送申请人所在地的法院审理。(无论成功与否,都会延期开庭)


三星官方也在拖延时间,申请“延期举证”至2018年5月20日,也就是前几天:


我问老回:“离第一次庭审,大概还要多久时间?”


他说:“估计要到今年8、9月份。”


大公司很喜欢用“管辖异议”来拖延时间,成功转移社会的关注度。


但冯先生的女儿年纪还小,如果一直拿不到赔偿金,将会错过最佳整容时间,三星手机实在害人不浅。


3月9日凌晨的爆炸,如果不是发生在贵州一个地级市边上小县城的一户农家里,而是在北上广之类的大城市,估计三星不敢在没有任何鉴定的情况下,就说发生爆炸的电池是假货了。



老回的维权之路同样艰难。


三星note7刚发布每几天,国外就接连出现电池燃烧的报道,三星公司声称:


“9月1日起在中国市场正式发售的国行版本,由于采用不同的电池供应商,而不在此次更换范畴,中国消费者可以放心购买”。


9月14日,三星公司再次发布类似的《最新声明》,强调中国消费者可放心购买及使用。


9月25日,基于三星的声明,老回购买国行Note7,第一次充电时手机就爆炸了。三星售后专员上门,想取走手机去检测,老回坚持共同检测,被拒绝了。


老回要求三星立即停止销售隐患产品,或公开告知公众国行Note7的事故报告,皆被拒绝。


更过分的是,时隔四天,三星电子继续“嘴硬”,将国内发生的Note7炸机案归为“外部加热”。


三星在知道老回的Note7炸了后,公告里仍继续声称“可以承诺设备的安全性和可靠性”:


老回每天在微博公开呼吁,要和三星共同检测手机的爆炸原因,三星没有答应,且从未向老回道歉。。


后来三星压不住了,只能全球召回Note7。同一天,央视消费主张栏目的记者找到老回,共同飞赴上海检测手机电池,证实到底是不是“外部加热”:

计算机断层扫描


最终,老回从泰尔实验室拿到中国最权威的检测报告,上面写着“未发现外部加热引起热损毁的痕迹”、“样品的热损毁由电池自燃所致”:


老回刚拿到检测报告,还没翻阅完毕就收到一个信号:三星公关企图有所动作。


事不宜迟,老回和央视栏目组一同前往三星电子中国总部。


在央视镜头的记录下,老回要求三星对自己手上的报告“未发现外部加热痕迹,手机热损毁由电池自燃所致”给予合理解释:


扯皮了许久,两位售后经理表示48小时内给老回一个答复。


两天后,投诉部门的经理打电话过来,意思是内部还在讨论,打电话只是为了表示仍在沟通的态度。


老回很果断:“那么请21日上午准备好,我继续去三星总部与三星们会谈,这次请叫上三星的法务部门,我们来谈谈如何遵守中国法律。


10月21日,老回背着拍摄设备来到三星电子总部。经过一番等候,三星总部来了半打人迎接。交涉一天,仍然是记录、上报和讨论,没有任何进展。


10月24日,老回继续来到三星总部,与三星售后投诉部门经理在会议室里喝茶。老回通过合规的访客手续,上了11楼的非禁止通行区域,希望和韩方高层对话。


这时韩方管理人员过来,给老回扣上非法入侵的帽子,并企图抢夺拍摄设备,用手卡住老回的脖子。


韩方管理人员高喊“报警”,老回欢迎他赶紧报,并拿出手机给展示Note7爆炸过程的视频,以及刚才冲突动手的录像。


最终韩方人员妥协,并说:公司的最高领导已经知道了,明天早上9点,会有韩方管理层和法务部们与我会谈。


10月25日早上,老回准时来到三星,从早上9点开始等到11点,仍未见到任何韩方管理层和法务团队。


于是,老回询问楼道里的保安,麻烦他帮忙通知联系。这次来了近十位保安,物业经理用十分难听的话要求老回必须离开。


老回拒绝,说今天已经和三星约定好时间,并且按规定办理的访客手续。物业经理称他在楼道里扰乱了办公秩序。


后来一位物业经理扬言要把老回铐起来,这时老回留了心眼:一个大厦物业怎么会有手铐这种警械?


他发现物业工作人员身上挂着的记录设备,上面有警察的徽章与字样,“非执法单位是不得持有、使用这种带有警察徽章与字样的警用装备。”


在三星售后投诉部门经理的调解下,老回只能继续等待,一直到下午五六点钟,三星的工作人员们已陆续下班。


老回跟售后投诉部门经理说:“请您上报,三星手机的消费者按照三星公司约的时间等待会谈,被放了一天鸽子。他决定今天不主动离开,等待三星公司进一步的解决,建议报警。


老回想看看这个荒诞的会谈怎么结束。到了晚上八点钟,无任何人打算对今天的约谈进行解释,也没任何安排或建议。


老回在微博上开启人生第一次视频直播,与一万多观众一同见证荒诞的一夜,带观众夜游三星总部公共区域、听会鬼叫的三星玻璃门、看马路对面的裤衩大楼……


他站在三星总部前台,拍下前台标语:“做中国人民喜爱的企业,贡献于中国社会的企业。


时间定格在10月26日早上6点11分,整整一个月,三星一个道歉都没有。


在回家的路上,老回突然明悟了:三星从始至终就没打算处理这起Note7手机爆炸事故,自上到下,三星公司的诚信只停留在纸面上。



老回起诉三星,因为它隐瞒了电池有问题的真相,根据消法的规定三倍赔偿。但三星拒不承认提前知道电池的缺陷。


这场官司从2016年11月17日开始起,将近一年才开庭,595天才进行一审第二次开庭。


在这个过程,三星多次以准备资料为由延长官司时间,不管目的如何,至少当年轰动的爆炸案如今早已消停,人们早已失去关注度。


第二次开庭前,老回在微博表态:


这次开庭就俩可能:


要么大家一起见证新的历史记录,见证@中国三星是怎么被一个消费者怼疯了的;见证因三星败诉后要面对18.9万台国行note7销售时欺诈的集体诉讼,每台三倍赔偿总计34亿多。


要么就是大家一起见证尽管法理、证据全都有官司却赢不了,共同见证“卧槽,这都能输?行不行啊?”的疑问。


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共同见证了一台三星手机爆炸595天后才进行一审第二次开庭,见证中国消费者维权是有多么的难。


在第一次开庭中,三星律师没有拿出任何新证据,整场都在装傻卖萌。或许他期望法官提问双方是否同意调解时我会让步,我坚定的以“不谈!”做出了回应。


第二次开庭因为也是公开审理,三星就算是装也得装出很有证据的样子,要不谁也没法配合演下去。


来看第二次开庭,虽然有不少媒体跟进,但作为旁听者无法接触证据,只能捕捉对话中的一部分内容,因此新闻内容稍显枯燥。


当老回告诉我庭审上的详细内容后,才发现这场法庭对质,三星完全落于下方。


用老回的话来形容是:


“三星自己提交的证据,没有一项是对我们不利的,要么被我们辩成无效,跟案件无关,要么它提供的证据,我们拆散后反而更有利。”


在不公开审理中,三星提供多份证据,其中有一份四百页全英文的电池检测报告,漏洞百出,被老回和他的律师怼成筛子:

因检测报告属商业机密,只有摘要可公开


从调查摘要来看,检测机构并未找到手机自燃的实际原因,只是说“最有可能”是电池原因,并未证实。


即使国内的电池安全,也不代表Note7手机用了就安全。


据林翔律师表示,检测机构对电池进行单独检测,并未把电池放在手机的使用环境下检测,因此不排除Note7本身手机设计就有问题。


更有意思的是,老回和律师看到检测报告里有一句话,大致意思是:因样本容量过小,不足以推断整个型号的电池状况,检测结果代表性有限。


检测机构已经委婉表示,三星却还要拿这个当证据,睁着眼睛说瞎话。


老回的代理律师林翔坦言:如果这份证据的局限性让外界得知,绝对会令三星集团付出巨大的代价。


此外,老回看到检测报告的样品图片,发现三星送检的电池是从机器上拆下来,在拆卸过程中已对电池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坏,发生褶皱变形。


因为三星手机用的是软袋装锂电池,装配时禁止任何的折损和磕碰,否则等于报废,就像下面这种: 


在三星的维修规定里,只要牵扯到拆电池行为,出于安全必然要换新电池,不能装回旧电池。因此三星检测报告的样本直接被否掉。


三星还提供一份光碟证据,里面有二十万台左右的手机序列号和电池序列号,但没有经过公证。


老回看见文件上面的修改日期为:2018年4月18号,一个两年前停产的机器,文件日期却还在更新,说明被篡改过,无法作为证据。


事实上,老回的重点是:国行手机明明说没有问题,那为什么还会炸?三星律师始终探讨ATL电池如何如何,他不关心,也不想知道。


三星律师使出了所有招,结果被老回这一方拆完了,都对这场官司的结果很乐观。


这也验证了老回的手机和检测报告,三星说的“可以放心”是扯淡。依照消法举证责任倒置,三星需要举证,证明自己没有欺诈。


如果证明不了,其他18.9万台购买过国行Note7的机主都可以依照中国现有法律起诉三星,要求三星依照消法里写的“惩罚性赔偿”,赔偿5988*3,即17964元。


这个数字,总共是34亿,还多。



网上有人疑问,三星对于note7事件明明已经道歉,并积极提供换机服务,为什么老回还不依不饶,是不是想讹钱?


三星确实觉得自己已经把该做的都做完了,于是就没有向爆炸案中的所有受害者说过哪怕一句的道歉,仅仅只是官方声明里“感到歉意”和“让你们困扰了”。


对爆炸案中的受害者来说,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困扰了,是赤裸裸的生命威胁。


再看《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三星刊登整版的道歉声明,并由三星电子北美总裁签名道歉:


中国只有官网致歉,且时隔大半年后,才正式表示对中国用户道歉。有意思的是,许多新闻稿都会加进这句话:


让三星高层鞠躬道歉,是否强人所难?并不是,否则三星管理层就不会摁着一群中国人下跪,号称用韩国人的方式道歉:


更不必说,三星多年以来的各种作死,字库门、频段门和地图门等。


最后再来说说三星S7 (edge)的问题。


在第二次庭审上,老回就已经说明,S7 edge比Note 7炸得更早,数量更多,造成的后果更严重,光国内他收集的事故就有五十多例,没收到的估计更多。


由于S7 edge事故机没有集中在某个时间点爆发,因此容易被人忽略,没有引起全球人民追着喊打的狼狈。


如果你对上面的资料保持怀疑,可直接去微博搜索:“S7 edge 空格 爆炸”,看看有多少起爆炸事故是悄悄发生;你也可以去一些数码论坛,将会见到更多的事故机主。


三星S7 edge事故合集 @老回


无良商家分为两类,第一类是谋财,偷工减料,高价低配等给消费者挖坑,还好说。第二类是害命,像什么汽车断轴、电池爆炸和热损毁等,是完全无法接受的。


哪怕商家在上面多挣一毛钱,多得一分钱的利,都是把消费者的安危置之脑后,十分得可耻。


如今三星S7 edge仍在各大电商平台销售,价格在2500-3000元之间:


我不是任何国产手机请来的水军,事实上,我和老回的观点相似:你买什么手机,那是自己的选择,由不得人干涉。


但消费者理应有最基本的知情权,官方应该对外如实告知手机存在的安全缺陷,且消费者愿打愿挨,那没有问题;


如果是逮住一个事故机主就公关一个,签各种保密协议,试图隐瞒真相,损害中国消费者的安全,那就很过分了。


借用老回的话:“既然打死都不道歉,那就打死好了。既然习惯性欺负消费者,那就怼死好了。”



“为什么中国消费者维权那么难?”这既是老回的心声,也是所有息事宁人默默忍受的消费者共同心声。


消费者维权难还在于,自身要当一名“完美维权者”,这本身就很荒谬。


再来看老回的维权之路。


从他的手机爆炸当天,微博上就有三星KOL造谣,说他找三星开口要5万赔偿;不到24小时,这个数字上升到20万赔偿;再然后是315万,最后升级为北京一套房。


抹黑、混淆言论是公关洗地的最常见手段,往往一个维权者还未呐喊,就被网友攻击成十恶不赦的贪婪碰瓷者。


如果老回真的勒索敲诈,想必最开心的肯定是三星官方,而不是网上一众洗地党和跳梁小丑。


老回的父亲在电视上看到他时,立马打电话过来,扔了一句:“千万别收三星的钱,我们家丢不起这个人。


老回对我说,他怼三星,最值得骄傲的是影响力,因为他绝对不虚构任何事,都是有讲事实摆证据,有大量视频和语音,让三星无可奈何。


“如果我有哪怕一句话不真实,给网友逮住,然后被广泛宣传,那我的影响力就大打折扣,影响我怼三星的心情了。”


我问:“如果重新选择,你还会再走这条路吗?”


老回:“如果重新选择,我依然会选择坚持我认为对的事,现在我做的就是对的。”


老回还将自己比喻为虎鲸:三星摊上我,算他们倒霉。


三星就像渔夫,一天到晚往海里扔小炸弹炸鱼,炸完就捞。炸鱼是不合法的,有一天他终于炸到了虎鲸,虎鲸把船给掀了。



不要说“正义会缺席,但不会迟到”,也不必说“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正义确实缺席了,并且迟到604天;为众人抱薪者,有的冻毙于风雪中,有的死于流言蜚语中,只剩老回一人,踽踽独行。


和三星掐架的这600多天里,老回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


这是一条世人不看好的路,这是仅凭一人力量难以抗衡的局面,这也是他选择的人生道路,看似强硬,却很薄弱,随时会被轻松瓦解。


我删除掉文章的许多内容,只有那些内容才让人感到真正的压抑和孤掌难鸣。


如果你是一名冷眼看客,还请多一份包容,去见证中国消费者维权的改革,或者目睹一颗鸡蛋奋不顾身撞向高墙的决心;


如果你是为不平声援,请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勇气,让它和萤火一般在黑暗里发光,不必等候炬火,能发一分热,就争一分光;


如果你是坚定的维权者,请尽管踏步向前,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


如果你是芸芸众生的平凡一员,宁可卑微如尘土,也不能扭曲如蛆虫。在还没被世界磨去棱角之前,请先努力做个有棱有角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