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穿越前沿》连载 | 摸爬时代:微软死磕中文平台

在前线2021-11-25 14:11:20

文 / 刘克丽    录入 / 华仔     排版 / 许霜、华仔


19931012Windows 3.1中文操作系统发布。由于中文平台当时市场劲头十足和Windows 3.1中文版开始形成了市场竞争的势头。中国人要自己做中文平台卖给中国市场,微软公司做好了卖给中国市场,双方都有充足的理由。

 

我与杨天行司长有分歧

 

当时我对此事的看法是,所谓平台即种植应用软件的土地,即使是我们要平台也是为了种植上自己的应用软件,我们争夺“土地”是为了种应用软件,如果我们利用别人的土地种上自己的应用软件,又省事、省时间何尝不可?

 

可是当时主管此事的杨天行司长不同意我的观点,认为我在向着微软公司说话。我十分理解杨天行司长,如果我处于他的地位我也会和他的观点一致,甚至比他还强硬。

 

在此之前我与杨司长关系很好,不然,他也不会在见胡启立部长的时候带上我。可是就在中文平台之后,他对我开始冷淡,不过冷淡中也有真诚。

 

一次我们在谈及中文平台不欢而散之前,他的目光转向我(谈及中文平台时他的目光一直不看我)说:“克丽,你是一个有观点的记者,你的观点有问题但总比没观点强。”行了,只要有杨司长这句话就行了,杨司长没有给我扣帽子,他只是实事求是地陈述我工作的态度。

 

中文平台使命完成

 

中文平台的事情并没有完,到19944月比尔,盖茨首次访问中国,中文平台与微软中文化软件的矛盾问题达到了僵峰

 

6年过去了,现在很少有人再提中文平台这几个字。到Windows 98以后,中文平台没有再典型性的跟进产品,但是中文平台自1995年后已占半壁江山的市场局面依然保持。

 

实际上这都不重要,中文平台已完成了历史使命,比中文平台更辉煌的事业——应用软件时代来临了。从1996年起,不管是在中文平台上开发的软件,还是在Win系列中文平台上开发的中文应用软件,把国外的桌面应用软件彻底驱逐出中国市场,这才是中国计算机产业的百年大计。

 

加:当时中国用的人事、教育、财务、游戏(板卡)、防病毒(板卡)工业控制软件等都自已开发,但有些并没有进入流通领域。

 

微软死磕中文平台

 

回到19931012日这天的发布会。这次发布会特别强调“Windows 3.1中文操作系统采用国标码(GB2312-80)双字节内核汉化技术,提供统一应用程序设计接口标准,比西文同类产品快50%,而价格与西文同类产品等同(这是我写消息的导语)。

 

微软这招好厉害,购买中文平台也要购买西文Windows 3.1,中西文价格又等同,这不是分明要杀死中文平台又是什么?为什么微软这么痛恨中文平台,我始终不明白。

 

我为此去找过田本和(微软北京代表处负责人)和主管中国业务总裁杨绍纲及接下来的微软(中国)总经理、总裁杜家滨,他们都承认我的观点是对的。

 

Windows 3.1中文版开始,微软公司向中国购买了国标码,向用户提供True Type 字型,并开放了字型扩充接口,在输入法上也采取了开放的原则。

 

我为什么要交待这么多Windows 3.1的发布情况?这是因为Windows 95Windows NTWindows 98 等产品的中文版都沿袭了Windows 3.1的路子。

 

方正彩电出版系统出口

 

也就是在1993年的10月,北大方正集团的彩色电子出版系统采用了国际流行的PostScript 2,并且向海外华文报刊卖出50多套。

 

需要说明的是北大方正的电子出版系统应用软件全部建立在Windows操作系统上,至今为止,王选教授认为在Windows上开发自己的应用软件是方正集团的正确选择之一。

 

4大数据库公司进中国

 

199310月中旬,Informix公司总裁菲力浦·怀特访问中国。Informix公司1980年成立,它是继1991Oracle公司在北京设立办事处后来到中国开办办事处的第二家数据库公司,当时年营业额约4亿美元。

 

当时他的重要决定是放弃专用操作系统市场,致力于UnixNT操作系统市场。当时在中国已发展到20多家代理商,主要拳头产品是Informix On Line。随之而到中国来的是Sybase 公司和Ingres公司、Powersoft公司(后被Sybase公司收购)。

 

回想起Informix公司这么多年走过的路未免有些奇异,6年来Informix致力于UnixNT的策略没有变,只提供数据库产品而不提供绝大部分工具和应用软件的市场策略也没有变。

 

SUN以量取胜策略失败

 

19931019日美国政府宣布放宽计算机出口政策,DEC Alpha AXP工作站才得以在北京亮相,这时已距Alpha平台产品的宣布有近11个月的时间( Alpha及其产品发布于1992 1111日)。

 

1994年我去访问SUN公司总部


“以量取胜”,这是1027SUN北京代表处在北京举行的新技术新产品研讨会的口号,这说明SUN公司当年虽然在Sparc平台上已占有38%的工作站市场份额,并已累计生产了百万台工作站,但是和当时英特尔每年2000万片的CPU销量相比,SUN Sparc还算凤毛麟角。

 

这么多年过去了,英特尔公司芯片年出货量已上亿片了吧,Sparc还是没有以量取胜。不过SUN公司当年 41亿美元的年营额如今已突破了百亿美元,而且利润一直保持在14%

 

对话SUN总裁Scott McNealy

 

此研讨会12天之后,SUN公司总裁Scott McNealy访问北京。在北京举办的记者招待会上他刚坐定,我第一个举手提问,没想到Scott向我微笑着说你的工作热情令人敬佩,不过我要先说几句。弄得我好不尴尬,全场大笑。

 

不过我只需要1分钟就调整了自己尴尬的情绪,我想我只是为工作太着急了,这有什么好尴尬的?等他一说完客套话我再次第一个提问。我说:我有4个问题:

 

1SUN公司认为当前市场发展的最新动态是什么?

2SUN公司最大的喜悦和压力是什么?

3Solaris 64操作系统什么时候发布?

4SUN公司准备在哪些方面与中国合作?

 

当年39岁的McNealy回答我说:目前国际信息市场最新增长点在于电子邮件,每月以8.5%速度增长。SUN公司的开放政策使SUN公司最大的压力来自于兼容机厂商,他们从价格、销售渠道、地理位置、品种上包围SUN公司的正牌产品,惠普PAAlphaMIPS 平台都不会给SUN公司造成压力,IBM PowerPC则会在一段时间里成为Sparc平台的竞争对手。

 

1998年在旧金山我与SUN公司总裁Scott McNealy合影


至于64位操作系统的推出问题,我认为目前市场还不成熟,用户正在致力于将8位、16 位应用软件移植到32位软、硬件平台上,我们应该重视这个市场机会。

 

1995SUN准备推出全64Sparc芯片,支持4GB内存。我们已经与俄罗斯签订了技术开发、高级编译、无线通信网络、系统集成等协议,我相信中国在上述方面也具有优势,同时我准备将Microsparc芯片在嵌入式领域与中国合作……”

 

从我当年的作品中可以看出McNealy是个很有技术、市场、演说魅力的人,在1993 年竟然能够看出电子邮件的市场增长,同时能够客观对待同自己竞争的合作伙伴。

 

但他的预测有两点是不对的,那就PowerPC根本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厉害,SUN公司的Solaris 64位操作系统于1998年才问世,比当初预料的推迟了3 年。


本文作者2018年5月16日加:SUN公司和Orac|e是好朋友,两位总裁在针对WinteL观点惊人的一致,这两人都非常有个人魅力,记者们都十分喜欢他们演讲,因为有料可写,当年我就想过,干脆这一软一硬的另类公司合并得了,没想到十几年后的2010年10月份真的完成合并了。

 

有问题胜过没观点

 

不管McNealy的预测对与否,他都是我最喜爱的IT领导人之一。

 

用杨司长说我的那句话来表达我对McNealy的看法是再合适不过了,那就是McNealy是个有观点的人,尽管他的观点有时有问题,但总比没观点强(我认为能与McNealy相比的人还有一个,那就是Oracle总裁Larry Ellison,我以后还会提到)。在此之后我又在中国、美国见过McNealy 3,每次听他的演说都给我非凡的感受。


刘克丽2000年2月


(本文转载自刘克丽总编微信公众号《穿越前沿》)


在前线 zaiqianxian121 (←长按复制)


《在前线》是新兴的移动互联网媒体,不但拥有40多年的媒体运作经验,更拥有前瞻的思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