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技术多元化对企业持续创新的影响 ——基于佳能的纵向案例分析《技术经济》

中国技术经济学会2022-07-31 14:06:49

技术多元化对企业持续创新的影响
——基于佳能的纵向案例分析

何郁冰,周 慧

(福州大学 经济与管理学院,福州 350108)

摘 要:基于资源能力和知识学习的视角,采用单案例研究方法探索了日本佳能公司的技术多元化战略的形成及演化过程,进而总结了技术多元化对企业持续创新的影响机制。研究发现:技术机会能力、产品开发战略以及外部知识获取在技术多元化影响企业持续创新的过程中起中介作用;不同类型的技术多元化对企业持续创新的影响路径存在差异。

关键词:技术多元化;持续创新;佳能;案例研究

在高度复杂和不确定性的市场竞争中,企业创新贵在持续,也难在持续[1]。即使企业在某一时刻能够实现成功创新,但若创新缺乏持久性(persistence),则创新带来的优势也会快速消失[2-3]。当前有关持续创新的影响因素及实现机制的讨论主要集中于组织管理层面,聚焦的变量包括企业家精神[4]、战略导向[5]、制度和文化[5]和组织惯例[6]等,较少涉及企业内部知识基础的作用。研究表明,企业对多样性知识进行创造和吸收、组织和配置[7],本质上是一个以探索、学习、互动、开发、利用为手段的技术知识再生活动[8]。随着已有技术的淘汰率剧增,技术基础范围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企业技术创新的可持续性,依赖产品创新的企业须拥有一定范围的技术专长[9],技术能力单一的企业将难以构建“生产一代、储备一代、研制一代、筹划一代”的持续创新能力,最终面临已有竞争优势被削弱或丧失的困境。

被誉为“创新常青树”的日本佳能(Canon)公司,无论是在早期的技术追赶还是在后期的引领式创新的过程中,都高度重视围绕核心技术领域向外拓展,在精密光学、机械科学、化学、光电子学等方面积累了多样性的知识和能力,开发出照相机、复印机、激光打印机、气泡喷射打印机等划时代产品,构建了强大的持续创新能力[10]。那么,技术多元化战略是如何影响佳能的持续创新的?基于对佳能的纵向案例分析,本文探讨技术多元化对企业持续创新的影响机制,以期对中国企业提供启示。

1 文献回顾与理论基础

1.1 技术多元化

当前学者们普遍接受“技术多元化是企业拓展技术基础和能力范围的方式和策略”的观点,认为技术基础范围宽广的企业在动态竞争环境中能更好地抓住新兴的技术机会以实现持续成长[11-13]。在本质上,技术多元化表现为企业在保持和增强核心能力的前提下扩展技术创新活动的范围,进而在某一时段发展新的技术知识或能力,技术存量具有分散性而非聚焦性[13]。技术多样化包含着知识积累和能力转换的动态演化,以及组织内外部技术资源的有机协同[14]。多范围的技术基础使得企业能较好地应对技术范式转变带来的创新间断性,增强创新的持久性。这一思路有助于弥补当前持续创新研究忽视企业技术基础范围的缺陷。

当然,过度的技术多元化或在不合适的技术方向上进行探索会破坏企业组织的一致性(coherence),导致企业对其能力杠杆和组合能力失控,降低创新绩效。技术多元化还可能使企业分散创新精力,难以在某个技术领域取得创新的领先优势[13,15]。同时,探索性技术可能与企业的核心技术冲突,从而带来额外的协调成本(包括协调不同技术的组织与管理成本、搜寻新技术的成本等)。

基于技术搜索维度,可将技术多元化分为探索式(explorative)技术多元化与开发式(exploitative)技术多元化。前者旨在开辟全新的技术领域,避免企业陷入“能力陷阱”,表现为幅度较大的、激进的技术探索行为;后者旨在加大企业在某一技术领域的知识深度,使企业提高技术的“一阶能力”,表现为相对幅度较小的、渐进性的技术挖掘行为。研究表明:开发式技术多元化能使企业在有效利用原有技术领域知识的基础上增强其核心技术能力,企业能同时获得技术开发的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而探索式技术多元化使企业的技术能力拓展到全新的知识范围,使企业更快地探索到新兴的技术机会以进入全新的产品市场,但同时会带来高昂的研发成本,引致企业研发的规模不经济。

1.2 企业持续创新

创新领域的一个重要议题是曾经创新的企业是否或有多大可能在随后的发展阶段进行再创新,即企业如何保持创新的持续性[16]。持续创新的基础是企业在创新资源投入、研发努力等方面的系统性和长期性积累,需要企业具备组织更新以及开发新产品和新的商业模式的能力,即动态创新能力[17]。持续创新表现为创新过程、能力及效益获得的持续性,需要企业对探索式创新和开发式创新、渐进性创新与突破性/破坏性创新进行平衡及综合管理[18-19]

对于企业来说,持续创新是一个长期而艰苦的过程,本质上是企业对多样性知识进行创造和吸收、组织和配置[7],需要企业同时应对“创造性破坏”(探索性创新)和“创造性积累”(挖潜性创新)[20]。Cole[21]将持续创新看作企业不断开展探索与学习(probe-and-learn)的知识搜索过程。刘伟和向刚[22]以及Verona和Ravasi[7]认为,持续创新贯穿于知识的整合、重组和吸收等活动。

企业层面的持续创新研究的理论基础主要是资源基础观、能力理论和演化经济学,并形成了三个方面的分析逻辑,即“成功孕育成功”“干中学”和“研发成本”。这些理论基础通常用来解释创新持续性的原因及实现机制。从总体上看,相关研究多集中在重要性、概念界定及结构、动力机制、影响因素及其评价、与企业发展的关系等方面,关于持续创新前因的研究大多围绕企业家精神、经营战略、组织结构、管理机制和制度文化等视角开展,缺乏从内部技术能力的角度分析企业持续创新发生和发展的微观机理。

1.3 技术多元化对企业创新持续性的影响

在以往研究中,创新持续性(创造性积累)与技术多元化(创造性破坏)被认为是相互冲突的。但大量研究表明,技术多样性是企业提高持续创新能力的重要保证[23-24]。持续创新是一个创造性破坏与创造性积累并行的过程,基于“半稳定路径”进行技术搜索,并通过适当偏离技术轨道进行探索式创新[8]。因此,“技术多元化—持续创新”的关系具有一定的逻辑基础。

学者们主要基于知识、学习与资源、能力的视角探究技术多元化对企业持续创新 的影响机制,核心概念包括研发多样性[25],双重学习机制(探索式与开发式学习)[26],知识的创造、吸收、整合和重组能力[7],技术探索、惯域[6,23]等——这些都是企业持续创新的重要基础。Breschi等[27]从知识相关性的角度实证研究了技术多元化影响企业持续创新的原因,即大部分持续创新的企业在技术基础上都表现出多样性的趋势。Koren和Tenreyro[28]认为,技术多元化有助于缓解外界冲击对企业创新生产率的不利影响,且在难以准确获知未来需求的情况下,企业通过构建范围宽广的技术基础进行“能力储备”,可以增强技术竞争战略的柔性,更易在动态环境中生存[29]

2 研究方法

2.1 研究设计

本文旨在探索“技术多元化—持续创新”关系的微观机制,目的是发展而并非验证理论,因此采用单案例研究方法[30-31]。相对于大样本统计分析,案例研究能生动、细致地描述和剖析隐藏在复杂现象背后的变量关系,揭示现象背后的隐含机制[32],在展示动态过程方面具有优势——能深入揭示过程变化的特征,归纳总结纵向演进的路径[33]。同时,单案例研究较多案例研究更适合于对纵向演进过程进行深度探索和分析,更能提炼出揭示复杂现象的理论或规律[34]

根据本文的研究问题,所选择的案例企业须满足以下标准:该企业具有较强的持续创新能力,且其持续创新行为和绩效与技术多元化密切相关;该企业的经营时间较长,企业经历了不同的技术发展过程,从而能较好地体现技术多元化对持续创新的影响;该企业来自技术密集型行业,技术能力是企业提高创新绩效的关键前因变量。基于上述标准,本文选择日本佳能公司作为案例对象。原因如下:首先,佳能长期投资于技术探索,其持续创新能力强;其次,佳能创立于1937年,在早期的技术追赶和后期的引领式创新过程中完成了基于核心技术领域拓展的技术轨道跃迁,这一经历能较完整地体现出“多技术”能力对创新持续性的贡献;最后,佳能属于电子及通讯设备制造行业,技术动态性和研发需求度都很高,技术多元化对其创新绩效的影响较显著。

2.2 数据来源

本文所用的案例数据与资料主要来自佳能的官方网站,如佳能(全球)*http://global.canon/en、佳能(中国)*http://www.canon.com.cn/index.html等,还包括结合有关佳能的新闻报道、论坛信息、文献资料以及德温特专利数据库中数据等。具体而言:从佳能官方网站上可获得其整个技术发展背景信息以及其创新情况;在系统搜集网站上公开的技术信息的基础上,综合各类新闻报道、相关书籍和文献资料,作为验证本文理论框架的资料基础;利用德温特专利数据库中的数据进行专利分析,定量研究佳能专利技术的发展状况。

3 技术多元化影响佳能持续创新的案例阐述

在初期,佳能主要通过研制高级小型照相机和镜头切入影像市场,立志于生产出类似德国莱卡的高级国产相机。为了能够开发独创性技术,佳能在产品研发规划中针对精密光学与相机制造领域计划进行大量研发投资。1962年,佳能制定了面向多元化战略的第一次长期经营计划,从照相机领域拓展到办公用机械领域,并开始强调多样化技术开发的重要性。1988年,佳能为了在激烈的技术变革中获得竞争优势,提出了基于技术开发的二次创业战略,致力于成为“真正的全球性企业”。目前,佳能以光学技术为核心,其产品包括影像系统产品、办公用品以及产业设备等,佳能在全球拥有261家子公司、近20万名员工,2015年其营业收入为38002.71亿日元(约390亿美元),同比增长1.3%。

根据战略转型路径,本文将佳能在1933—2015年的发展划分为三个时期(如图1所示):“相机佳能”时期(1933—1961年)、“信息佳能”时期(1962—1987年)和“生态学佳能”时期(1988—2015)。在不同时期,佳能的技术多元化程度、持续创新能力以及两种类型技术多元化对持续创新的影响都存在一定差异。为了更清晰地理解技术多元化对持续创新的影响,本文遵循Dieleman和Sachs的方法,先分别对佳能在三个时期的变量间关系进行叙述,再进行理论构建。

图1 佳能成长的三个时期(1933—2015年)

3.1 “相机佳能”时期

20世纪30年代前,在日本相机市场处于垄断地位的产品是德国徕茨公司(Leitz)生产的莱卡相机(Leica)。佳能的前身——1933年成立于东京六本木的“精机光学研究所”,是一个研制精密光学仪器的科学机构,其建立初衷是研发高品质的相机。1934年,佳能在经历反复摸索后,成功地研制出日本第一台35毫米焦平面快门照相机“KWANON”,并在1935年申请注册商标“CANON”,标志着“相机佳能”时代开始。但是,此时的KWANON与莱卡相机相比并没有市场优势,佳能也对技术开发缺乏资金投入,并没有精力探索更多的新技术。1937年,佳能改为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为“精机光学工业株式会社”)以筹措外部资金、加大研发投入,接受日本光学工业株式会社(尼康的前身)镜头与取景构造技术的支援,积极开发新一代照相机,并将专利卖给了近江屋照相器械商店,以打开销路。

1942年,拥有医务工作经验的御手洗毅出任佳能总裁。他面临的严峻挑战是二战爆发带来的相机需求量骤减。随着照相机产业一落千丈,佳能只能暂时停止照相机的生产。为保持佳能的发展,御手洗毅提倡利用已有的相机技术生产医用X线照相机以及光线电话器、双筒望远镜等军需品。1945年,佳能恢复焦平面快门照相机的生产,再次挑战德国照相机。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加之国内外需求量上升,佳能专注于相机的研发工作,技术基础范围开始拓展。在此后的十多年里,佳能引进了一批原日本陆、海、空军系统的优秀技术人才,加强对新兴技术的探索,并在1952年和1956年相继推出世界首创同步闪光35毫米高级照相机和8毫米电影摄影机“Canon 81”。1959年,多技术能力初显的佳能成功地研制出“同步读取器”和首台单反相机“Canon Flex”,并在1961年完成了日本首创的转轮式微缩胶片系统。在这一时期,佳能在御手洗毅、铃川博等坚持的多元化经营战略下,组建了独立的技术部门,开始了对多元化技术的探索。

3.2 “信息佳能”时期

1962年,佳能制定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进入商务机领域,迅速改变产品经营战略,确定研发台式电子计算机,正式开启信息佳能时代。在这一时期,除了影像行业,佳能还计划进入通信、电视、无线电甚至医药行业,这无疑对其技术基础范围提出了更高要求。1962年9月,佳能成立了特机制作所,吸纳了原来负责制造同步读出器的技术人员,专门开展除照相机以外产品的研发。1963年,佳能推出了X光镜面反射式照相机,并着手开发光纤。1964年,佳能推出了世界首创10键式电子计算机“Canola 130”,并在两年后推出电子传真方式复印机“Canofax 1000”。

在复印机领域,由于掌握核心技术的“影印机之王”施乐公司(Xerox)不公开相关技术,因此佳能虽然通过了“E研究课题”成功开发出RCA的EF式复印机,但是仍无法获得竞争优势。佳能只得聚焦于硒静电复印机的开发,并在1968年推出独创的电子照相机方式——“佳能NP系统”,开拓了普通纸复印机(PPC)市场。1970年,佳能正式进入个人计算机市场,推出首创的普通纸复印机“NP-1100”,并相继推出世界首创液干式普通纸复印机“NP-70”和日本首创全彩色普通纸复印机。1974年,前田武男出任佳能董事长,进一步强调申请专利构筑参与壁垒的重要性,复印机业务正式成为佳能的经营支柱。在20世纪80年代,佳能凭借强大的专利能力与世界一流企业多次缔结技术联盟(如在复印机专用LSI领域与美国Intel公司合作),获取对方的技术资源,从而推动了持续创新。

3.3 “生态学佳能”时期

1988年,佳能提出“二次创业”,以“共生”为企业理念,在英国设立了第一个海外研究所——佳能欧洲研究中心,开始实施全球企业构想计划。经过长期的研发投资与技术积累,佳能的“多技术”能力为持续推出新产品提供了强大支撑。90年代初,佳能相继推出彩色气泡式喷墨复印机“A1”、光磁盘系统、配有世界最高60万像素的摄像机“RC-760”、软盘照相机“Q-PIC”、彩色激光复印机“CLC-500”、世界首创采用模糊控制的高速复印机“NP9800”及强介电性液晶显示屏“FLCD”、眼控AF单反相机“EOS5”等一系列新产品。从以相机起家的“相机佳能”时期,到向电子、复印机、印刷机等多领域发展的“信息佳能”时期,佳能已从本土的一家小作坊蜕变为国际知名企业。

1995年,御手洗富士夫接任佳能总裁后,开始关注技术与产品的相关性和协同效应,引进技术盘点制度,重新调整产品战略方向,主张加强在核心业务领域的发展,主要围绕办公影像设备类、电脑周边器材类、光学产品类以及照相机类等开展。形成聚焦力的佳能通过“技术—产品”的协同不断获得和巩固创新领先优势,各产品之间具有较强的技术关联性,一项技术的改进可以推进多个产品的更新,这些标志着“生态学佳能”时代的到来。比如,2000年佳能抓住技术机会研制出CMOS传感器代替传统的CCD传感器,并将此技术运用于上述三大业务领域,仅数码单镜反光相机的利润通过五年时间就上升了四倍,这充分体现了佳能的持续创新能力。

4 案例讨论

通过分析佳能的三个发展阶段,本文发现,在技术多元化战略影响佳能持续创新的过程中,技术机会能力、外部知识获取和产品开发战略起着一定程度的中介作用,而不同时期的技术多元化程度的差异也影响着持续创新的实现路径,如图2所示。

1)传导机制一:“弱向技术多元化—产品开发战略—持续创新”。

在“相机佳能”时期,佳能面临强大的竞争对手的挑战,加上研发经费相对缺乏,作为初创企业的佳能并不拥有向多技术领域扩展的条件。而专一化产品战略对研发规模和资金等的要求较低,能使企业较快进入某一领域,达到创业的最初目的——赶超莱卡,研发一流的国产相机。因此,在这一时期,佳能主要采取的是弱向技术多元化战略,即主要采取技术专一化战略支撑初创企业的持续创新。

图2 佳能“技术多元化—持续创新”的传导机制

从“技术多元化—持续创新”的传导机制来看,“相机佳能”时期的佳能主要是在积累技术资源的基础上,通过实施产品开发战略实现持续创新。其具体表现为:第一,在早期的产品战略研发规划中,佳能聚焦于精密光学与相机制造领域,并投入了大量研发力量,以积累独创性技术。20世纪50年代后期,佳能相机成功进入国际市场,逐步实现了“赶超莱卡”的目标;第二,佳能适时调整产品开发战略,推出系列新产品,保证了创新的持续性,如20世纪40年代御手洗毅为应对二战爆发的市场变革而调整单一产品战略,将佳能定义为综合的照相机厂商,生产高等、中等以及医疗、军需等特殊用途的照相机。总体上看,佳能较多地整合了既有知识来配合产品开发战略,逐步改进相机系列产品,较少探索新技术领域的机会——直到1959年才开发出同步读出器。

1950—1957年佳能相机的销售额的路高涨,其已占据国内大部分市场,精密光学技术已实现“赶超莱卡”的目标。这表明,在初创阶段实施技术专一化战略有助于佳能快速进入某一技术领域,而产品开发战略在佳能创新过程中发挥了主要的中介作用。但是,由于相机属于耐用性产品,加上竞争对手的进入以及季节的影响,因此依托单一产品经营的弊端日趋明显。佳能要提高持续创新能力和绩效,需要具备一定范围的技术基础,需要在“非核心”的技术领域中培育能力,从初创阶段的技术专一化(弱向多元化)战略转向技术多元化战略。根据上述分析,本文提出命题1。

命题1:处于初创阶段的企业以技术专一化战略为主更能获得规模经济效益、促进企业持续创新,且产品开发战略在其中起中介作用;随着企业技术能力的提升,技术专一化战略的规模经济效应减弱。

2)传导机制二:“探索式技术多元化—技术机会能力/产品开发战略/外部知识获取—持续创新”。

通过分析可知,在“相机佳能”时期后期,技术专一化战略已出现严重弊端。为摆脱业绩下滑的困境,佳能需要通过积累多范围技术基础,识别与创造新技术机会,利用多技术的“交叉创新”,克服专一核心技术带来的“核心刚性”和“能力陷阱”。因此,进入“信息佳能”时期后,佳能的技术能力已不局限于某一知识领域,其专利趋向多样化,且呈现出一定程度的探索式技术多元化的特征,从而保证了创新的持续性。1969—2014年佳能专利拥有量和探索式技术多元化分布情况如图3所示。

图3 1969—2014年佳能专利拥有量及其探索式 技术多元化分布 资料来源:Derwent数据库。

探索式技术多元化战略使佳能较好地识别和把握住新兴的技术机会,向潜在的全新产品领域进军。佳能同步制定了相应的产品开发战略,明确了技术变革与创新的方向以及外部技术搜索领域。期间,佳能通过与外部研发机构、企业合作,从不相关领域吸收多元化的技术知识,有效地嵌入外部知识网络,并进行内外部技术知识的重新配置,从而促进了企业的持续创新。例如:1964年佳能成功研发出世界最早的数值式电子计算机。佳能正是利用先前开发同步读声器时积累的电子技术知识,才成功抓住进入电子技术领域的技术机会。1965年和1975年,佳能分别抓住进入复印机领域和打印机领域的机会,研制出第一台佳能传真机和激光束打印机。值得注意的是,在复印机领域,1968年佳能决定开发NP系列复印机。在1973年台式计算机经营失败后,佳能便朝着文字处理器、个人电脑和电子字典等方向转变。其中NP系列技术、数字数据处理等技术应用于打印机领域,对激光打印机、喷墨式打印机、个人打印机等产品的研发起到重要作用。根据上述分析,本文提出命题2。

命题2:当企业成功进入某一产品领域但技术基础较弱时,实施探索式技术多元化主导型战略能较好地应对技术范式转变带来的创新间断性、提高创新持续性,且存在如图2所示的路径一——技术机会能力、外部知识获取和产品开发战略的中介作用。

3)传导机制三:“开发式技术多元化—产品开发战略/外部知识获取/技术机会能力—持续创新”。

在“信息佳能”时期,佳能通过实施探索式技术多元化战略加速拓展了知识基础范围,减小了技术核心刚性及路径依赖的影响,提高了企业的技术竞争能力和研发效率。但是,1988年佳能进入“生态学佳能”时期后,进入了第二次创业阶段,过多的探索式研发导致公司陷入销售额不断增长、利润波动下滑的困境(见图3)。为此,佳能开始在关注探索式技术多元化战略的同时,强调以挖掘现有技术领域知识为目标的开发式技术多元化战略。

案例分析表明,为扭转经营停滞不前或业绩下滑的局面,佳能需要重新调整产品战略方向,克服只重视技术多元化带来的技术范围经济而丧失规模范围经济的弊端,提高企业持续创新的绩效。在这一过程中,佳能需要同时从内外部获取与现有专长技术领域相关联的知识,提高“技术—产品”在创新过程中的协同度,即技术相关的产品多元化和产品相关的技术多元化。在未能准确获知未来需求的情况下,创建多元化技术基础的“能力储备”有效提升了佳能的吸收能力,从而使佳能得以预测技术进展和商业潜能,并发掘新的技术机会,进而协调产品系统和供应链间的持续发展和持续创新。结合佳能在“信息佳能”(1961—1987年)时期的表现,即在多元化技术能力较强时非相关技术多元化战略对企业持续创新的作用下降甚至带来绩效下降,本文提出命题3。

命题3:当企业的多元化技术能力较强时,实施开发式技术多元化主导型战略能使企业形成一定的聚焦战略、集中创新精力,在某个技术领域获得持续创新的领先优势,且存在如图2所示的路径二——产品开发战略、外部知识获取和技术机会能力在其中的中介作用。

5 研究发现与管理启示

尽管有关技术多元化与企业持续创新的实证研究已有一些成果[3,23,25],但是大多聚焦于技术多元化对创新持续性的影响程度,缺乏分析两者间影响的内在机理。本文从知识学习和资源能力的视角,通过分析1933—2015年佳能的发展历程,探讨了技术多元化影响企业持续创新的机制与途径。针对佳能的案例研究表明,企业持续创新与发展离不开技术多元化的驱动作用。具体来说,在初创阶段,企业应实行技术专一化战略,以更好地获得规模经济效益、保持创新的持续性,此时产品开发战略起着明显的中介作用。先前的技术基础范围影响企业对技术多元化战略的选择,在“探索式技术多元化—企业持续创新”关系的实现过程中,技术机会能力、外部知识获取和产品开发战略按一定次序关联起着中介作用;而在“开发式技术多元化—创新持续性”关系的实现过程中,产品开发战略、外部知识获取和技术机会能力按一定次序关联起着中介作用。本文的研究结论是对技术多元化战略和持续创新有关理论的有益补充。

本文的不足主要体现在:一方面,由于本文进行的是单案例研究,因此研f受所选案例的影响较大,佳能独特的发展阶段和战略选择使“技术多元化—持续创新”的关系呈现出一定的特殊性,因此需要进一步提高本文研究结论的外部效度,如以发展中国家企业(尤其是中国制造业企业)为研究样本进行更深入的验证;另一方面,本研究属于定性研究,未来可考虑结合定量方法(如基于公开数据库的大样本统计)来提高研究结论的科学性和有效性,以取得更为科学的理论解释。

基于技术能力的持续创新正成为创新型企业发展的一个重要战略,这对企业的技术管理能力、研发组织结构、外部技术联系等都提出了新的要求。本研究表明,企业应根据自身的经营目标和资源约束,保持探索式技术多元化与开发式技术多元的动态平衡,充分发挥企业的冗余资源、互补资产等资源、能力优势,推动创新能力和绩效的持久性。比如:在初创期,企业为克服研发规模和资金的欠缺,采用技术专一化战略使有限精力集中于研发独创的创新技术,以较快地进入某一领域;在成长期,企业应在注重核心技术领域的同时,侧重于探索式技术多元化,发掘潜在的新兴技术机会,并调整产品开发战略、转换产业格局,有效地嵌入外部知识网络,进行技术知识的重新配置、接近或激活,补给探索式创新;进入到成熟期,企业应重视开发式技术多元化战略,提高技术与产品协同发展的能力,并依靠已积累的财务资源和知识资源进行适度的探索式创新,避免陷入核心刚性,在技术转型升级中持续创新。

参考文献:

[1] 段云龙,向刚,赵明元.我国企业持续创新过程的二次创新战略研究[J].华东经济管理,2006,20(12):89-90.

[2] HUANG C H,YANG C H.Persistence of innovation in Taiwan's manufacturing firms[J].Taiwan Economic Review,2010,2(38):199-231.

[3] ANTONELLI C,CRESPI F,SCELLATO G.Internal and external factors in innovation persistence[J].Economics of Innovation and New Technology,2013,22(3):256-280.

[4] 向刚,陈晓丽,李兴宽,等.创新型企业的持续创新动力评价模型构建与应用[J].科技管理研究,2011,31(4):53-56.

[5] ROPER S,HEWITT-DUNDAS N.Innovation persistence:Survey and case-study evidence[J].Research Policy,2008,37(1):149-162.

[6] 马蕾,刘小斌,阎立,等.技术惯域视角下企业持续创新动态过程研究--"南瑞继保"持续创新的纵向案例[J].科技与经济,2011,24(1):6-10.

[7] VERONA G,RAVASI D.Unbundling dynamic capabilities:an exploratory study of continuous product innovation[J].Industrial and Corporate Change,2003,12(3):577-606.

[8] LATHAM W R,LE BAS C.The Economics of Persistent Innovation:An Evolutionary View[M].Springer,Berlin,2006:121.

[9] MILLER D J,FERN M J,CARDINAL L B.The use of knowledge for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within diversified firms[J].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2007,50(2):307-325.

[10] WATANABE C,HUR J Y,MATSUMOTO K.Technological diversification and firm's techno-economic structure:an assessment of Canon's sustainable growth trajectory[J].Technological forecasting and social change,2005,72(1):11-27.

[11] CANTWELL J,PISCITELLO L.Accumulating technological competence:its changing impact on corporate diversi?cation and internationalization[J].Industrial and Corporate Change,2000,9:21-51.

[12] LETEN B,BELDERBOS R,LOOY B V.Technological diversification,coherence and performance of firms[J].Journal of Product Innovation Management,2007(24):567-579.

[13] CHEN Y S,SHIH C Y,CHANG C H.The effects of related and unrelated technological diversification on innovation performance and corporate growth in the Taiwan's semiconductor industry[J].Scientometrics,2012,92(1):117-134.

[14] 何郁冰,陈劲.技术多元化研究现状探析与整合框架构建[J].外国经济与管理,2012,34(1):46-56.

[15] HUANG Y F,CHEN C J.The impact of technological diversity and organizational slack on innovation[J].Technovation,2010,30(7):420-428.

[16] CLAUSEN T,POHJOLA M,SAPPRASERT K,et al.Innovation strategies as a source of persistent innovation[J].Industrial and Corporate Change,2011:dtr051.

[17] STEIBER A,ALNGE S.A corporate system for continuous innovation:the case of Google Inc.[J].European Journal of Innovation Management,2013,16(2):243-264.

[18] CEFIS E,ORSENIGO L.The persistence of innovative activities:a cross-countries and cross-sectors comparative analysis[J].Research Policy,2001,30(7):1139-1158.

[19] PASCHE M,MAGNUSSON M.Continuous innovation and improvement of product platforms[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echnology Management,2011,56(2-4):256-271.

[20] QUINTANA-GARCA C,BENAVIDES-VELASCO C A.Innovative competence,exploration and exploitation:the influence of technological diversification[J].Research Policy,2008,37(3):492-507.

[21] COLE R E.From continuous improvement to continuous innovation[J].Total Quality Management,2002,13(8):1051-1056.

[22] 刘伟,向刚.企业持续创新过程:从知识累积到持续学习的新视角[J].经济问题探索,2003(8):44-47.

[23] ROSENKOPF L,NERKAR A.Beyond local search:boundary spanning,exploration,and impact in the optical disk industry[J].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2001,22(4):287-306.

[24] NESTA L,SAVIOTTI P P.Coherence of the knowledge base and the firm's innovative performance:evidence from the US pharmaceutical industry[J].The Journal of Industrial Economics,2005,53(1):123-142.

[25] DUFLOS G. Persistence of innovation, technological change and quality-adjusted patents in the US Pharmaceutical industry[J]. Cahiers De La Maison Des Sciences Economiques, 2006.

[26] 王为东,王文平.基于企业学习策略的集群持续创新机制及实证研究[J].南开管理评论,2009(6):27-33.

[27] BRESCHI S,LISSONI F,MALERBA F.Knowledge-relatedness in firm technological diversification[J].Research Policy,2003,32(1):69-87.

[28] KOREN M,TENREYRO S.Technological diversification[R].CEP Discussion Paper No 824,2007.

[29] CHEN Y S,CHANG K C.Using the entropy-based patent measure to explore the influences of related and unrelated technological diversification upon technological competences and firm performance[J].Scientometrics,2012,90(3):825-841.

[30] YIN R.Case Study Research:Design and Methods[M].Thousands Oaks:Sage Publications,2003.

[31] EISENHARDT K M,GRAEBNER M E.Theory building from cases: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J].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2007,50(1):25-32.

[32] 黄江明,李亮,王伟.案例研究:从好的故事到好的理论--中国企业管理案例与理论构建研究论坛(2010)综述[J].管理世界,2011(2):118-126.

[33] ELSBACH K D,CABLE D M,SHERMAN J W.How passive 'face time'affects perceptions of employees:evidence of spontaneous trait inference[J].human Relations,2010,63(6):735-760.

[34] EISENHARDT K M.Building theories from case study research[J].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1989,14(4):532-550.

Impact of Technological Diversification of Enterprise's Persistent Innovation:Longitudinal Case Analysis on Canon

He Yubing,Zhou Hui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Fuzhou University,Fuzhou 350108,China)

Abstract:Based on the perspective of resource capability and knowledge learning,this paper investigates the formation and evolution of technological diversification strategy of Canon Co. in Japan by the method of single-case research,and analyzes the impact mechanism of technological diversification on persistent innovation.The result shows as follows: technological opportunity ability,product development strategy and external knowledge acquisition play intermediary roles in the process of the influence of technological diversification on enterprise's persistent innovation;different types of technological diversification have different impacts on enterprise's persistent innovation.

Keywords:technological diversification;persistent innovation;Canon;case study

收稿日期:2017-01-13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技术多元化对企业持续创新的影响及其作用机制研究”(71472046)

作者简介:何郁冰(1974—),男,湖南江永人,福州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研究方向:技术创新管理;周慧(1992—),女,湖南娄底人,福州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技术创新管理。

中图分类号:F27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980X(2017)03-0014-08


 请关注我们的订阅号和服务号,获得更多资讯与服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