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惠普的救赎者——梅格·惠特曼 商周视频

商业周刊中文版2020-10-16 14:42:15


编辑:孙昊然

惠普将分拆为两家独立的“财富50强”上市公司,分别名为惠普企业和惠普公司

“有问题是好事,只要能迅速解决它们”

想了解电子港湾(eBay)前CEO、惠普公司现任掌门人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就必须从26年前说起。那时,她刚刚成为贝恩咨询公司的初级合伙人,为才华横溢但刚愎自用的汤姆·蒂尔尼(Tom Tierney)工作。一天早晨,惠特曼即兴走进了他的办公室。时年31岁的她问这位令人畏惧的老板,他是否想听听员工们对其领导风格的意见。他点了点头。于是,惠特曼拿起一支毡头记号笔,在旁边的翻板上画出了一台巨大的蒸汽压路机。“这就是你,汤姆。”她解释说,“你太专横了,不让我们建立共识型领导力。”


直言不讳、平易近人、坚持不懈的惠特曼是惠普亟需的那种领导者。她果断而不专横,说服力强而不油腔滑调。她是团队建设者,知道想要实现好转,就必须改正成百上千个不起眼的缺陷,而不是把一切都押注于虚无缥缈的灵丹妙药。用惠普董事、硅谷顶尖创投人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的话说:“她是自惠普创始人之后该公司最好的CEO。”


然而,使这家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年营收1, 200亿美元,员工33万人)重回正轨,这是个极其艰巨的任务。在过去15年里进行了70多次并购的惠普不只是机构臃肿、杂乱无章、发展失速的问题,或许已经处在衰退状态中。这会吓倒惠特曼吗?“有问题是好事,只要能迅速解决它们。”为了让事情简单化,惠特曼将惠普分成两大集群。一个集群以企业技术客户为目标,主要由唐纳特利的企业硬件部门组成。惠普的另外一个集群主要向全球消费者出售打印机、PC、笔记本电脑和移动设备。惠特曼不只是想提高公司业绩。她也是为了遗馈而努力。“惠普对硅谷、对这个国家意味着很多东西。成为其中的一员令人非常自豪。这是家出色的公司,有出色的员工。我认为我们将重现辉煌。”



延伸阅读

MORE

惠普给科技界的反思和启示

撰文:Ashlee Vance、Aaron Ricade La

翻译:贾慧娟


北京时间2014年10月6日,惠普正式宣布将拆分成两家独立的上市公司:惠普企业公司(Hewlett-Packard Enterprise)和惠普公司(HP Inc。),惠特曼将担任惠普公司的董事长、惠普企业总裁兼CEO;Pat Russo将担任惠普企业董事长;Dion Weisler将担任惠普公司总裁兼CEO。本次拆分意味着惠普将把个人电脑、打印机业务与企业硬件业务分离。此外,惠普宣布将加大裁员计划至5.5万人,超过公司此前估计的4.5万至5万人。


它起家于车库,终崛起为硅谷标志,从1938年创立至今,它创造出无数影响人类文明的产品,它是惠普。如今它再一次站到了风口浪尖,它是如何栽倒的?人事动荡、高层变动频繁、战略摇摆不定……归根结底还是人事问题。商周独家披露惠普衰败之谜,值得所有中国公司关注。


1月16日,惠普公司为位于美国加州帕洛阿尔托市总部的新客户中心举行剪彩仪式。经过一年的整修,客户会议中心焕然一新。入口处原先是1980年代的灰色复古风格,如今这里极具现代感,随处可见开放空间和蓝色灯光。大厅中间的一棵弯曲老橡树也进行了重新设计,这是威廉·休利特(William Hewlett)和戴维·帕卡德(David Packard)在上世纪60年代种下的。“这象征着惠普将像这棵橡树一样,根基稳固、获得新生。”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说。惠特曼是惠普在两年半里上任的第四位首席执行官。私底下她很活泼,会一边坐在椅子上扭摆,一边向人们解释她手机上的乡村音乐铃声。


硅谷以外的人对惠特曼了解最多的,可能是她短暂的政治生涯。她在担任eBay首席执行官十年后,2010年竞选加州州长失败。她在媒体上和她的前管家因她如何对待这位管家及是否知道这位管家是非法移民而大打口水战。这场争吵对她耗资1.5亿美元的竞选成为致命一击,但惠特曼说,她从中学会了如何解决危机。“进军政坛是我所做过的最困难的事情,”她说,“当公司面临挑战时,我就会想想这段经历。”


惠普现在的确面临着极大的挑战,它最重要的两种产品——个人电脑和打印机——销量都在下滑。此外,公司负债累累,斥资数十亿美元进行的收购都不怎么成功。2010年8月以来,惠普股价跌了70%,市值缩水近680亿美元。

尽管惠普仍是道指成分股,但目前市值只有290亿美元。“惠普在短时间里跌得很惨。”哈佛商学院教授威廉·乔治(William George)说,“看着惠普的股价你就会想:开玩笑吧,它就值这么点?”乔治还是埃克森美孚和高盛的董事。


惠普现在拥有不少业务,包括个人电脑、服务器和打印机等,虽然部分产品已陈旧过时,但仍有很多是公司的盈利机器,惠普的年营业利润超过120亿美元。不过,公司的高层变动太过混乱,“这是惠普有史以来遭受的最为严重的破坏之一,”乔治说,“他们将继续令股东失望,让股东流失,除非他们准备好做出一些艰难的决定。”


惠特曼说,她将做出这些决定,但真正的变革需要时间。“五年,”她说,“有些人不喜欢听到这个回答。”


在惠普之前,没人听说过在车库里发明个东西就能改变世界。“一个初创公司也可以成为最强大的公司,惠普完美地体现了这样的理念。”斯坦福大学硅谷档案馆历史学家莱斯利·伯林(Leslie Berlin)说,“现在这个理念对硅谷来说依然至关重要。”


这些年来,惠普已在转变,从制造科学仪器到计算器,再到个人电脑、打印机以及数据中心设备。惠普掌握了一种平衡,投入充足的研发经费推出新产品,同时从已有产品上继续赚钱。一路走来,惠普将硅谷的企业文化运用到实际中,创造了一种由工程师营造的轻松工作氛围。在这种氛围中,员工能分享公司的成功与进步。“这是一个由优秀的人创办、有优秀员工参与、能够生产出优秀产品的公司,”伯林说,“它曾是硅谷精神的核心。”


惠普开始走下坡路,其根源可以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卡莉·菲奥莉娜(Carly Fiorina)是担任惠普CEO的首位外来人员,在她的整个任期内,一直在试图消除她所认为的惠普根深蒂固的古板管理原则——比如不愿意大规模裁员——她认为正是这些因素制约了公司的发展。1999年,惠普出售了安捷伦科技公司(Agilent Technologies),这是与惠普的根基联系最为紧密的电子设备部门。


两年后,菲奥莉娜与休利特的儿子沃尔特(Walter)发生了激烈的股权斗争。之后,惠普收购了个人电脑制造商康柏公司。该交易让惠普规模大增,但合并后也丧失了统一的企业文化,使得公司逐渐沦为供应链的奴隶,而不再是一个致力于创新的公司。2005年初,菲奥莉娜被解聘,因为公司收益大大低于华尔街的预期。正是在她任职期间,惠普变成了一个“哑火”的庞然大物,并且公司高层开始勾心斗角,至今仍深受其害。


最为人诟病的一件事,是菲奥莉娜的董事会成员向记者泄露了董事会的会议信息。于是,一些董事便暗中监视惠普员工和记者,试图找出泄密者。“惠普董事会一直被视为典范,”特拉华大学温伯格公司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查尔斯·埃尔森(Charles Elson)说,“卡莉来后,情况就变了。”


2005年3月,惠普请来了马克·赫德(Mark Hurd)。赫德是一个西装革履、满嘴脏话、有点大男子主义的CEO。加入惠普前,赫德在NCR公司担任了两年高管。他在NCR干得不错,这是一家生产收银机和自动提款机的公司,当时还开发数据仓储软件,不少全球大型企业都用这种软件分析它们的产品、客户及销售数据。



除了专门研究惠普的华尔街分析师以外,很少有人知道赫德是谁。实际上,赫德就是一个真人版收银机:把一张报表给他看一眼,他就能记住每一行的每一个数字。


此后,惠普个人电脑和服务器等业务开始盈利,并且利润不菲。在赫德执掌下,惠普22个季度中有21个季度的收入达到了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期,并且连续22个季度实现利润增长。惠普的收入增长了63%,股价翻了一番。“马克·赫德削减了成本,而且效果不错。”Robert W.Baird公司的分析师杰森·诺兰德(Jayson Noland)说,“但你不能一直削减成本,投资者希望看到增长。”


根据对数十位惠普前任高管的采访——为了避免与惠普结怨,几乎所有人都拒绝将他们的谈话记录下来,但他们都很欣赏赫德——可以说,赫德几乎是以一个公司创始人的权威来运营惠普的。实际上,他既是首席执行官,又是首席财务官、首席运营官,还是销售总监。“在他加入惠普30天到45天后,惠普上下已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说他未曾受到赫德的影响,不管这种影响是大还是小。”惠普前副总裁桑迪普·约里(Sandeep Johri)说,“有时他们可能不太喜欢这种影响,但他们的确感受到了。”


任何聘请外来顾问的要求都必须得到赫德批准。惠普每年用于麦肯锡和贝恩等咨询公司的费用从约1亿美元削减到几乎为零。公司还将每年发放奖金的制度分拆到每个季度;员工被详细分级,并根据他们的业绩发放奖金;每年业绩垫底排名后10%的员工将被解职。他还让海德思哲(Heidrick&Struggles,一家人力咨询服务公司)与惠普的所有管理人员进行面谈,然后分析,赫德还亲自审核评估结果。


如果某一款打印机的销量增速放缓,该产品的负责人很快会收到赫德毫不留情的斥责信。如果越南的不动产成本出现异常,或者巴西汇率的变化影响了服务器的利润率,赫德肯定会知道。一位高管回忆说,有一次,赫德发现有715名员工在圣迭戈负责编写数万个打印机驱动程序,他把这个团队削减到了64人,并且程序的数量也大大减少。“很难相信在一个有着30万名员工的公司,一个人可以有这么大的影响。”约里说。


无论赫德的影响力有多大,惠普董事会并不认为公司缺他不可。

2010年8月,在董事会的压力下,赫德被迫辞职。董事会此前获知,一位名叫乔迪·费希尔(Jodie Fisher)的惠普前营销顾问投诉赫德对她进行性骚扰。赫德对该指控予以否认,并不愿将此事公之于众,但一些董事会成员指责他试图掩盖与费希尔的关系。


“董事会清楚,公司领导层的这一变化对任何与惠普相关的人来说都是始料未及的,但我们有强大的领导来推动我们的业务,还有强大的员工团队来推动公司的业绩。”惠普董事罗伯特·瑞安(Robert Ryan)当时说。惠普对赫德与费希尔之间的电子邮件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费希尔提出的性骚扰指控不一定站得住脚。不过,惠普董事会最终还是让赫德走人了事。


就在赫德迫于董事会压力辞职后的三天,他收到了史蒂夫·乔布斯的电子邮件。这位苹果公司的创始人问赫德,他是否想跟人谈谈。乔布斯多年前曾经历过类似遭遇,当时苹果公司董事会也对他颇为不满。赫德和乔布斯共同的朋友、甲骨文公司CEO拉里·埃里森说,赫德被迫辞职是“自苹果董事会那帮蠢人解雇史蒂夫·乔布斯以来,企业界最糟糕的人事决定”。


据那些认识赫德和乔布斯但不希望具名的人说,赫德和乔布斯见了面,地点就在乔布斯家中,赫德并不想公开这次会面。两人谈了两个多小时,他让赫德尝试与董事会和解,力求复职。乔布斯甚至表示愿意给惠普的董事们写信,并亲自打电话给他们。


过去五年中,赫德将惠普打造成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2010年的销售额达到1260亿美元。公司股价、利润均不断增长。但乔布斯对赫德和其他朋友说,他认为董事会将破坏惠普的这种进步,并让公司陷入混乱。乔布斯不仅仅是在帮助赫德,也是为了支持休利特和帕卡德两位创始人留下的遗产。乔布斯认为,一个健康的惠普对硅谷至关重要。


“惠普是硅谷的元老公司。”Intuit公司董事长、苹果公司董事比尔·坎贝尔(Bill Campbell)说,“你不想看到它走下坡路。”



乔布斯最终没能帮助赫德与惠普达成和解。一年多后,乔布斯离世,他的预言成了现实。赫德同乔布斯谈话后的几个月后,惠普董事会挑选李艾科(Léo Apotheker)任CEO,并任命雷·莱恩(Ray Lane)担任董事长。


随着公司财富的减少,历任新CEO都归咎于赫德:他解雇了员工,缩小了办公面积,取消了福利,并且每个季度都要求员工用更少的资源做出更多的业绩。惠普已经精简到了“消瘦”的地步。到赫德离任时,惠普的内部技术系统已经陈旧过时,公司在移动、云计算等高增长领域没有任何有吸引力的产品。而且公司士气锐减,因为实行强制排名系统后,有才华的员工被筛选出局。高层管理人员还发现,对新鲜创意,赫德变得不那么愿意接受了。虽然这些批评中有很多确实不假,但还是没能解释为什么赫德离开后如此短的时间内,惠普的问题就恶化到如此地步。


很多人认为,惠普的销售业绩之所以一落千丈是因为它的产品不够好。但事实并非如此:在赫德掌舵的最后一年,惠普的营收达1260亿美元,2012年为1204亿美元。惠普依然是全球范围内企业电脑产品的主要供应商。“我认为惠普更像是早期的IBM,”Global Finance Private Capital的首席投资官克里斯·贝特尔森(Chris Bertelsen)说,梅格·惠特曼可以扭转公司的困境,惠普面临的最大挑战并不在于它的核心业务,而在于它的领导层。“眼下似乎是最黑暗的时刻,”前摩托罗拉首席执行官埃德·桑德尔(Ed Zander)说,“我认为惠普会生存下去,但问题是它能否重现辉煌。”


就在乔布斯建议赫德修补与惠普董事会关系的同时,赫德的朋友兼网球球友拉里·埃里森却为他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复仇”平台。赫德离开惠普一个月后,埃里森任命他为甲骨文公司联席总裁,甲骨文在数据中心软件和硬件业务领域是惠普的竞争对手。(赫德拒绝对本文置评,埃里森没有回复记者的采访要求。)


赫德离开惠普后,惠普曾任命首席财务官凯西·莱斯加克(Cathie Lesjak)为临时首席执行官。莱斯加克无意成为首席执行官,然而,惠普的一些部门总监却怀有此意。在幕后,惠普董事、曾是网景公司联合创始人的风投资本家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开始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寻找公司的下任领导。莱斯加克让投资者和媒体放心,惠普将延续赫德时期的财务纪律,同时会寻找一个既懂软件开发也懂销售的继任者。惠普将保持精简,并在高利润业务领域实现增长,同时展现出更多创新。而事实上,接下来却发生了一系列新的令人费解的举动。


首先,莱斯加克将公司下一季度的业绩预期上调了约5亿美元。两周后,惠普与戴尔为收购存储公司3PAR展开了竞购战;最终,惠普以23.5亿美元收购成功。十天后,惠普董事会批准了10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这一连串举动之后,惠普任命李艾科为新的首席执行官,并任命新加入董事会的雷·莱恩担任执行董事长。


李艾科在全球最大的软件公司之一SAP任职数十年,但在担任首席执行官不久后离职。莱恩一向被认为是企业电脑行业的“厉害人物”。上世纪90年代,他在甲骨文公司与埃里森共事8年,不仅帮助改善了客户关系,还针对公司过于自由的销售文化制订了严格的纪律。当他与埃里森闹翻后,莱恩跳槽去了硅谷知名风投公司凯鹏华盈。李艾科与莱恩的搭档标志着惠普开始从硬件业务转向利润率更高的企业应用领域。


2010年11月,李艾科上任。他在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头一个月再次上调惠普的销售额预期,但并未达到预期,自那之后惠普开始一而再再而三地令华尔街失望。同时,媒体也对李艾科冷嘲热讽,说他作为惠普CEO,人甚至都不在美国;惠普当时说,李艾科正在进行全球“倾听之旅”,与客户和员工交谈,并称他并不是试图躲避法院传票(加州法院要求他在甲骨文和SAP的官司中出庭做证)。


在惠普,李艾科没有多少朋友。惠普的执行副总裁中,有大约一半都曾觊觎首席执行官的职位,一些前高管说,李艾科几乎不曾努力赢得他们的支持。还有个性方面的问题:李艾科性格有些孤僻,并且似乎不愿研究惠普的运营细节。一位负责服务业务的前高管回忆说,他有一次向李艾科汇报服务业务的情况,十几位员工在会议室听报告,但李艾科却打起了盹。大家坐立不安地等了大概15分钟,李艾科醒来后,让大家吃惊的是,他说,他想迅速略过服务业务的财务细节,然后讨论一下客户满意度的大致计划。


李艾科的发言人肖恩·希利(Sean Healy)回应说,“他通常每周工作90个小时,考察公司长期以来忽视的地方。在这么大的工作强度下,他在所参加的几百个会议中的一个会议上,打一下盹也是有可能的,他希望将惠普的长期重点转到财务报表之外的地方,例如客户满意度和产品性能。”


一些惠普前高管回忆说,惠普很快就回到了赫德掌舵前那种大手大脚花钱的时代,任何计划只要人们说是赫德曾经反对的,李艾科就会批准。李艾科不但给全体员工加薪,还把咨询顾问请回来。


2011年3月,李艾科上任4个月后终于举行了新闻发布会,阐述他的计划。他说,惠普将在其个人电脑、打印机以及所有新的移动设备上安装webOS操作系统,这是一款由Palm开发的移动软件。他还说公司还将进军云计算,尽管惠普当时还没有任何相关产品。


5个月后,李艾科放弃Palm软件计划,宣布将以100亿美元收购软件开发商Autonomy,收购价相当于后者年收入的10倍。惠普还宣布,将放弃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并考虑出售其年营收达400亿美元的个人电脑业务。接下来,惠普下调了下季度的收益预期。


计划宣布的当周,李艾科和他的团队马不停蹄地开会讨论该计划。在一次会议上,通信业务总监比尔·沃尔(Bill Wohl)和公关顾问乔艾尔·弗兰克(Joele Frank)提醒李艾科说,所有这些转变将使公司股价大跌,还会引发大量负面报道。据当时在场的一位人士描述,李艾科把一张椅子扔向沃尔,冲出会议室;李艾科还说,不想再在董事会看到弗兰克。对此,李艾科的发言人希利回应说,他只是推了一下椅子,而不是扔,“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关此事的传言显然是越来越夸张。”


一个月后,李艾科被解职,代替他的是梅格·惠特曼。


如果说惠普以往动荡的两年有一位“设计师”的话,此人便是董事长雷·莱恩。他策划了2011年1月的董事会改组,让惠特曼加入了董事会。(莱恩拒绝对本文置评。)


在这次改组中,惠普任命了五位新董事,并解聘了四位赫德时期的董事。据知情者说,莱恩告诉董事罗伯特·瑞安和露西·萨尔哈尼(Lucie Salhany),他需要解聘两名反对赫德的董事会成员,同时还要解聘赫德的两名效忠者,以此来实现平衡。这些董事说,后来他提议为他们开一个欢送会。可欢送会最终没有开成。“我不知道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惠普董事桑德尔说,“当发生所有这些变化时,很难干成什么事。”


瑞安除在惠普任董事外,还是花旗集团的董事、康奈尔大学的理事;萨尔哈尼曾是福克斯创始人巴里·迪勒(Barry Diller)的门徒。


莱恩其实也有支持者。“他总是直截了当,而且容易相处。”前Sun Microsystems公司CEO斯科特·麦克尼利(Scott McNealy)说。Sun Microsystems将甲骨文视为紧密的合作伙伴。麦克尼利说,莱恩是一位“经济型志愿者”,他愿意在退休后花大量时间来拯救惠普,“这么做是为了公司,而不是为了他的名声。”



对这样的评价,几位惠普前高管极不认同,他们说,莱恩的权力欲很大。“你不能因为莱恩把好多跟他关系密切的人拉进了董事会而觉得他情有可原。董事会的意义就在于让公司时刻铭记它代表着什么,以及它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威廉·乔治说,“我认为他们失去了作为董事的意义。”


自从莱恩加入惠普董事会后,惠普至少收购了两家与莱恩有关联的公司。惠普斥资3.5亿美元收购了数据分析公司Vertica。在凯鹏华盈网站的莱恩个人简介页面中,他颇为得意地提到了这桩交易。惠普还斥资15亿美元收购了安全技术公司ArcSight,这也是凯鹏华盈投资的公司之一。


莱恩还批准收购了Autonomy,可这笔交易并不理想。去年11月惠普称,由于软件销售疲软,公司将对这项100亿美元的收购进行88亿美元的资产减计,还将对Autonomy的管理层提出会计欺诈指控。Autonomy的创始人兼前任首席执行官迈克·林奇(Mike Lynch)否认这些指控。



和莱恩一样,惠特曼也试图撇清自己与Autonomy收购案的关系,她在去年11月20日的电话会议上告诉分析师,问题应归咎于李艾科以及前并购事务负责人、首席技术官沙恩·罗宾森(Shane Robison)。“当时的首席执行官和负责这项交易的战略总监——李艾科和沙恩·罗宾森——都已离职。”惠特曼说。


罗宾森拒绝就本文接受采访,但李艾科在给彭博社的电子邮件中,将责任归咎于莱恩以及董事会的其他成员。“没有任何一位首席执行官能够独自对一项重大收购案做出决定,尤其是在一个像惠普这么大的公司里,当然他也不能在没有得到董事长全力支持的情况下做出决定。”他写道。


“实际情况并没有舆论描述的那么糟。”惠特曼说。在公司内部,她宣扬节俭和谦恭。遇上加班,惠特曼会订比萨饼或是从Chipotle餐厅订餐。“我们不是一家喜欢装样子的公司。”她说。为了证明她的观点,惠特曼将执行副总裁们“请”出了豪华的办公室,让他们在普通的小隔间里工作。此外,惠特曼还鼓励员工创新。通过推出新的平板电脑和带有可拆卸显示屏的笔记本电脑,惠普在个人电脑市场上的下滑势头已开始得到遏制。按惠特曼的说法,公司的服务业务经过重组将再次增长。此外,通过在产品上增加一系列新功能,惠普将使自己的打印机产品更具吸引力。


惠普或许还会重回智能手机领域。“最终,我们必须得这样做。”惠特曼说,“但我们必须找到如何才能不赔钱的办法。”她承认,惠普现在无法进行大规模的收购,但她坚称,外界对于现金紧张给公司造成的影响有些夸大其词。“我的前任们功不可没,他们为公司储备了非常强大的资产组合。”惠特曼说,惠普将利用这些存储、安全、网络和数据分析公司来扩充其数据中心产品线,这些产品如今已包括一整套云计算产品。惠普已开始围绕Salesforce.com和Workday的云服务来更新自己的技术系统,从而达到削减成本和升级系统的目的。


对惠普而言,最困难的任务或许是如何解决自2010年以来就面临的人才流失问题。虽然在惠特曼的领导下,员工流失率有所降低,但过去两年中,至少有120名管理人员离职,而且很多都去了竞争对手公司。1月4日,瑞银投资研究部门发表报告称,很多硅谷人担心的事情就要来了。报告首先讨论了惠普的管理层问题,以及惠普或许需要考虑进行分拆。瑞银称,它倾向于惠普“把企业业务和个人电脑、打印机业务分拆”,将数据中心业务组建为一个公司,再将个人电脑和打印机业务组建为另一家公司。在这份报告出炉之前,硅谷已有传言说,竞争对手和私募股权公司有意瓜分惠普的业务。几家硅谷公司的高管证实,他们一直在研究惠普的各项业务。


惠特曼说,惠普如果不分拆,将会变得更加强大。在她看来,惠普是唯一一家囊括了多种企业技术产品的公司,这些产品既包括硬件设备,也包括数据中心。公司未来几年的目标是通过云软件将所有产品整合在一起,并让客户相信,惠普能够将计算机系统的美观、安全与智能完美地结合到一起。“我们拭目以待吧。”惠特曼说,“我想,这将成为美国公司史上一次伟大的东山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