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惠普人事调整为何引发3千人罢工?

中国经济周刊2021-10-12 12:58:59


  《中国经济周刊》 见习记者 王博|北京报道


  无论杭州华三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华三”)这场罢工的结果如何,都将写入中国IT界发展的历史。


  在全球通信领域,华三(H3C)无疑是一个不容小觑的企业,这家总部位于杭州的公司成立仅12年,却拥有让全球顶级网络设备厂商思科都头疼不已的实力。因此,2015年新年伊始,由华三员工发起的这场罢工,让业界哗然,始料不及。


  改革开放30多年后,中国市场与国际环境的几经变迁,外资控股的本土企业已经与老东家度过最后的蜜月期,而由资本、文化、管理引发的矛盾在这时便也更加刺眼。



  一条任命引发的集体罢工


  1月17日(周六),惠普公司内部发布了一条任命,是关于其全资子公司华三的管理层安排:惠普中国区董事长毛渝南兼任华三董事长,全面负责公司业务,原华三董事长Matt Greenly将担任副董事长。


  据惠普内部人士反映,任命非常简单,以邮件形式发给惠普员工及华三部分高层,华三的普通员工并不知情。


  “我是1月19日(周一)在网上看新闻才知道公司的新任命,很惊讶,也很气愤。”一位在华三北京分公司工作并参与罢工的老员工李飞(化名)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1月19日,有杭州本地记者接到华三员工的微信,“你快来看看,现在闹大了”。此时,华三近3000名员工开始在杭州总部和北京分公司进行抗议,并喊出“毛渝南不走不复工”的口号,并集体起草了《致全体员工的信》。


  华三员工提出了四条集体诉求:不接受毛渝南在华三担任任何职务及插手华三业务,保持华三独立运营,保持现有管理团队稳定;立即召开员工代表大会,启动劳资谈判;明确员工利益,实现全员持股;在劳资双方没有达成书面协议之前保持继续罢工的权利。


  据媒体报道,一天后,也就是1月20日,惠普总部给出了简短的回复:不会撤销对毛渝南的任命,批准全员长期激励计划。但这样的回复未能安抚激动的员工。


  1月21日,华三市场部总裁王巍以华三老兵的身份在杭州罢工现场发表了公开演讲,提出:第一,争取员工福利与权益,员工要有重大事件的知情权、建议权,甚至是否决权,没有这些员工权益,华三没有未来;第二,毛渝南走人,“虽然毛先生是个特别有能力的人,但再优秀的胸外科医生也不合适做脑外科手术,会死人的!”第三,华三是一家特别的企业,外资但绝非外企文化,善良但绝不软弱,负责任但绝不唯命是从。


  1月23日,惠普HR发布辞退王巍的通知。


  当日下午,记者来到华三位于北京的办公室,一下电梯就可以看到办公室前台上贴着“十年青春这里撒,华三就是我的家”、“今天代表我自己,你我一起来争取”等标语。


  “以前我们以为华三是我们自己的,现在看到惠普的态度,才知道华三不是我们的。”李飞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我们昨天已经通过选举投票组成了38人的员工代表大会,这38人来自华三的研发、市场等各个部门,将代表员工和惠普进行谈判。我们不会接受辞退王巍。”



  惠普的如意算盘:把华三变成“中资控股”


  一条任命状何以引发如此轩然大波!这要从华三的背景说起。


  华三英文名H3C,来自华为与3Com的缩写,这曾是一家华为与3Com成立的合资公司。2006年底,华为将华三49.5%的股权出售给3Com。2008年4月,64岁的毛渝南被任命为3Com的CEO。2010年4月,惠普宣布以27亿美元完成对3Com的总体收购。据悉,在惠普公司对3Com进行收购时,毛渝南为惠普的整体业务提供战略咨询,并在之后担任惠普高级顾问。


  毛渝南有“台湾电信教父”的美誉,在加入3Com之前先后在亚洲和美国担任过阿尔卡特和国际电话电报公司(ITT)的管理职位。


  《致全体员工的信》称:“2010年公司股权变化时,毛渝南作为当时华三的董事长,攫取了2650万美元的巨大利益,员工一无所获。2015年毛渝南又回来了,准备再搞一把,我们能接受吗?”


  王鹏(化名)是华三市场部的一名销售人员,已经在华三工作了5年,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毛渝南擅长的是资本运作,根本不懂管理,他都70岁的人了,3Com时卖了一次华三,现在,华三又要出卖,他就再回来,帮着惠普把我们再卖一次。”


  据外媒报道,惠普一直在物色中国国内的买家,希望出售华三的大部分股权。


  惠普收购华三后,将服务器、存储、安全等产品打包融入华三的网络产品体系为其海外销售铺平了道路。华三借助惠普的国际渠道迅速拓展海外市场,成长为仅次于思科的网络设备商。据Gartner统计,2009年之后,惠普连续多个季度在全球网络设备市场排名第二,以收入统计,其市场份额超过8%,接近第三名Juniper的3倍。


  现在,惠普选择出售华三部分股权也是应势而为。自2013年轰动全球的斯诺登事件爆发后,网络信息安全问题引起世界各国的关注。2014年初,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宣告成立。2014年,在工信部组织的各项与科技企业的沟通座谈会中,都把实现“信息安全产品国产化”作为首要议题。而在企业层面,由阿里巴巴发起的去IOE化(针对外国IT设备,特别是美国产品的“严打”,减少甚至不再购买IBM、ORACLE、EMC等企业的产品)也愈演愈烈。这些都让华三这家位于本土的外资企业倍觉尴尬。


  在美国市场研究公司Forrester Research分析师安德烈·金德尼斯看来,现在网络设备行业正在上演重大转型,各大企业都在重新专注核心业务。而对于分拆后的惠普来说,中国的H3C可能有些难于管理。此外,惠普在亚太地区的营收也在降低。“如果惠普能够在中国找到H3C的卖家,就可以既卸下运营的责任,并依然不影响其获得部分利益。”


  “我们当然希望华三有国资背景,这样对未来的市场拓展与研发合作都有益。其实,华三的人才、税收、知识产权、产品,全部在中国,只要有一个中资控股的身份,我们就不再被动。”王鹏说。


  这是双方共赢的好事,可是为何会遭遇罢工呢?


惠普或许没有想到,一次正常的人事调整,竟引起如此强烈的抵触。


  华三员工:担心大裁员;“华三的成功源于华三的团结与自己做主”


  据媒体报道,惠普有着自己的如意算盘:计划把已经岌岌可危的服务器业务与华三的业务打包一起出卖,并只转让51%的股权给几个买家,估值约为50亿美元。这样一来,惠普不仅可以继续作为大股东掌控华三,还可以解决已经日落西山的服务器业务。


  “华三是优质资产,而惠普的服务器业务却不是,多了服务器业务不是单单多一条产品线的问题,我们的市场、研发、渠道都得做出调整,甚至会带来裁员。”王鹏说。


  “华三这么多年被卖来卖去,还能保持持续良好的增长势头,根本原因就是大家都比较稳定,无论高管还是普通员工,领导稳定了兄弟才会去拼。”李飞说,“如果从CEO到董事长都换了,一朝天子一朝臣,毛渝南肯定要把自己的心腹团队安排到华三进行深度整合,首先受到影响的就是市场部门。到时惠普只要把服务器、网络设备打包一起卖就好,根本没有必要留下两条业务线的销售人员。从惠普以前收购EDS的经历来看,长此以往华三没好结果。”


  2008年惠普进行了对著名IT公司EDS的收购,随即宣布深度整合计划,对该公司裁员2.7万名员工,不过到目前为止,惠普已经将其计划裁员数量扩大了近一倍,即计划裁员的人数扩大至4.5万人到5万人。


  资料显示,2003年华三成立时有1000人,12年过去了,这批老人还有超过700人在公司。“虽然数次易主,但我们一直独立运营,人员都非常稳定,这是公司发展的根本。”华三老员工李飞说。


  从公司成立时营收几亿元,到现在的近100亿元的营收,华三的员工把这10多年的迅猛增长归功于“华三的团结与自己做主”。


  据华三有关部门的员工透露,仅2013年华三的净利润就达6亿美元,“2014年的更多”。而据惠普发布的2013年财报显示,惠普全球2013年全年净利润为51亿美元。


  “现在有一个简单的对比,华三员工人数是惠普的1/70,贡献的利润是1/7。而就在这种情况下,惠普对华三的投入还在不断减少。”王鹏说。


  据知情人士透露,惠普在收购华三前曾答应过5年内管理层不变,开始于2009年底的收购,现在已满5年,惠普开始动作。


  “我们原班领导在的时候要得到股权或者激励都很困难,一旦进行中资收购或毛渝南的亲信团队把原班人马替换后,再想谈员工权益、福利会更加复杂。”李飞说。


惠普中国区董事长毛渝南


更多文章内容请点击页底阅读原文

——推荐给朋友

公众微信号:中国经济周刊
或搜微信号:chinaeconomicweekly
——内容分享
点击右上角 ☞“发送给朋友”或“分享到朋友圈”
扫一扫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