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志愿者日记 断手的一生

白马雪山滇金丝猴2018-12-16 07:42:48


/写在前面的话/


白马雪山志愿者们来自天南地北,不同的职业不同的年龄,因为滇金丝猴,彼此相聚在这里。于物理角度而言,仅仅是一个人产生了位移,所不同的是距离的远近。但是深入每一个人,你会发现他们都带着故乡的烙印、旅途的见闻、人生的阅历……和任何一个人聊天都是见闻、思想的相互碰撞、相互补充。但更重要的是这里,白马雪山。这里云是云、鸟是鸟、风是风,所有这一切作用在我们的感官上,只有两个字,舒服。


所以,我们将「志愿者日记」里有趣、有料的奇趣见闻和此刻的心情心境随性分享给你们,也但愿你们能通过这些絮絮叨叨的言语和即刻的相片中,感受到美而小的确幸,仿佛自己也曾到过那个地方……




这是「志愿者日记」坚持记录的8


公猴断手的一生

 和鑫明

     在2008年深秋,我在响古箐海拔3800米左右的森林中监测滇金丝猴群,最近单位给我配了一台佳能450D单反相机和一只70-300mm的镜头,让我告别了“傻瓜相机”时代,我也对新相机爱不释手,每天都到猴群边进行拍摄。这天猴群在冷杉林中活动,冷杉树上有松萝,是它们的最爱。猴群今天相对安静,我先进行了GPS定位,然后开始拍照片。由于刚开始接触单反,拍摄技术非常有限,但这些都不能阻止我的拍摄热情,我一直拍到下午16:00左右,猴群向低海拔方向转移,我才结束了工作。


     一周后,我下山回到塔城管理所,对这一段时间照片进行整理,在电脑的大屏幕上一张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一只公猴的照片,特别之处在于它是一只没有右手前臂的公猴,从肘关节以下的手臂都没有了,照片上它正面看着镜头,端坐在树上,微张着嘴,可能是发现附近有人,有点惊奇,它残缺的右手在照片上非常明显。照片唤起了我对一只滇金丝猴的记忆,2007年我刚到塔城响古箐与护林员上山时,护林员就告诉我响古箐群里面有一只手臂残缺的小猴,当时我的心中就升腾起同情之意,茫茫林海这么广袤与复杂,健康的猴子生存都是艰辛的,何况是一只残疾的小猴。

     

     很快我们就有了第一次邂逅,在2007年10月左右猴群在响古箐中组后方的森林中活动,旱季开始了,猴群在白天会到水塘饮水,那天我们在水塘附近蹲守,下午猴群来到水边饮水。我看见了护林员说的残疾小猴,它与全雄单元的公猴一起活动,匆匆喝了水后就快速离去,它已经不是护林员所说的小猴,它长大了很多,已经是一只青少年猴了,虽然没有成年公猴的体格,但至少有30斤左右的体重,成年公猴的体重会在50斤以上。第一次邂逅就这样短短数秒时间就结束了。这一年,我有近300天在山上,天天与滇金丝猴群打交道但再也没有看见它。没想到在一年之后,我以这样的方式与它再次邂逅,并记录进了我的相机中,然而在此之后它的生命轨迹注定要与我有交集,它以一只滇金丝猴公猴再平凡不过的方式进入了我的视野,并深深感动了我。


     在2012年的冬天,响古箐来了4只流浪的滇金丝猴公猴,它们从野外群来到响古箐附近的展示群,它们出于对展示群公猴的忌惮没有敢进入猴群,在猴群周围游弋。它们中就包括1只断了手的公猴,我又拍了照片与前面拍的照片进行了仔细的对比,就是它!就是我以前在冷杉林中拍到的猴子,它又长大了,体格已经接近成年公猴,魁梧的身躯、锋利的獠牙、明亮的体色,它已经具备了公猴所应该具备的一切,除了那只残缺的手添了一点点遗憾,我们就叫它“断手”。他们就这样在群边观察,观察着群里面有没有比较弱的公猴,他们就会对其发起攻击,从而替代他们主雄的地位,继承被替代公猴的全部妻妾和子女。时间过了一个多月,看到没有机会,这群流浪猴悄然离开了响古箐。


     在2013年断手又出现在响古箐,在8月断手终于觅到机会,在与另外一只公猴一番搏斗后,它夺得了一个家庭,有3只母猴和1只小猴,开始了自己甜蜜的幸福生活,但动物的世界不容许你轻易享受生活的。看到是一只残疾的公猴,其他公猴向它发出了一波又一波的挑战,我甚至看见有3只全雄单元的公猴一起向它进攻,都被断手打败了。断手很聪明,因为他的1只手有残缺,在树上打斗手要抓住树枝又要攻击其他猴子,不好控制身体平衡,所以在打斗中,它总是将战斗引向地面,在地面它可以全力攻击,所以它的胜率很高,我们称它为“陆战之王”,但岁月的摧残加上连年征战,断手的身体状况开始下降,它不断失去妻儿,到最后就只有1只母猴跟着它,死心塌地的跟着它,很令人欣慰的是它们有了自己的后代,幸福的生活着,一直到现在。


     断手给我深深的启示,它给我们诠释了身残志坚的含义,它的条件是最差的,它以残缺的身体不仅要面对残酷的自然,还要面对其他公猴的竞争,它以坚定的毅力,以执着的追求,为了动物最本能的目标,赢得了最后的胜利,在我看来他已经是一个“猴生赢家”,它给我的精神感召力是震撼的,他的故事也影响着每一位看见过它和了解它的人,大家对它也是喜爱有加。我们也把它的故事写进了书,进行了传播,很多来响古箐看猴的人们都知道了断手的故事,而故事就是从我在3800米的冷杉林中拍的那张照片开始的。


     2018年4月24日凌晨4点左右,断手在打斗中不慎摔到地上死亡。




2012年断手刚到响古箐

                          摄影/和鑫明



2018年4月22日断手



断手一家,一个老婆,两个孩子。







2018年4月23日断手去世前一天



断手于2018年4月24日凌晨4点去世,它的老婆嘴部有伤疤。



断手去世后,它的老婆带着小一点的孩子。





断手去世后,另一只公猴春光一直跟随照顾保护断手的老婆及小孩子。但它拒绝接受断手的大儿子,这只可怜的小公猴目送母子跟随春光而去,满目戚戚然,实在令人心疼。它必须到全雄单元,开始独立生活。









断手的老婆和春光,能否终成眷属,且看缘分深浅。


摄影/李福惠



_END_

最后,欢迎大家给志愿者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