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案例惠普为什么反超了联想?

上海创业汇2019-11-09 08:09:01

在日前京东6·18购物节开幕战中,虽然联想夺得笔记本销量头名,但游戏本销量之冠被老对手惠普拿走。

  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惠普在该季度出货量同比增长4.3%,约56.8万台,联想仅增长了5000台。第三方机构IDC报告显示,惠普公司已经连续五个季度全球出货量领先,对第二名联想领先的幅度已经连续三个季度扩大。

短短两年半,在短暂的衰退过后,这家IT巨头的光辉岁月似乎又回来了。

“惠普之道”遭遇挑战

1939年,惠普由比尔·休利特和戴维·帕卡德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帕卡德家的车库里创建。在PC市场一路高歌猛进的时代,惠普逐渐成长为全球顶尖的个人电脑厂商。

在其成长过程中,作为创始人之一的休利特提出了自己的管理哲学,也就是流传业界已久的“惠普之道”。很长时间内,惠普之道富有魔力地驱动着公司的发展,也让惠普文化有着独特的内涵。

然而,市场是充满动荡的。

随着近些年移动互联网的井喷式发展,全球个人电脑和打印机业务的萎缩,也让这家硅谷出身的老牌科技公司面临巨大压力。

要命的是,惠普因为在前些年实施多次并购,体量非常庞大,市场反应不灵活。

在分拆前的2015年,惠普全球员工人数达20多万,业务基本囊括了与IT相关的各个领域,如同一艘“航空母舰”。

同时作为一个上市公司,惠普也很难被投资者定义,他们更无法准确预测其未来的增长潜力。

多年前,惠普对于自己成为卓越企业的考量在于两方面:一是追求不断成长和健康的财务绩效;二是要以创新的想法做产业的领导者。

但是在2013年,惠普的地位和业绩遭遇双重挑战。联想在完成对IBM PC业务收购的10年后拿下全球PC第一,抢了惠普的位子。失守阵地之后,惠普业绩也一蹶不振。

分拆,一键重启

以前,很多公司都追求大而全,努力变成多元化的企业。然而现在多元化、不够专注往往行不通。2015年11月原惠普正式分拆。市场一度出现了唱衰的声音:一代IT巨头是不是没落了?

现在的惠普,主营业务仅剩电脑、打印机和3D打印,以及与之相关的解决方案。

业务被清晰地划分后,留在惠普的员工仅为原来的1/4。到今天,惠普在中国有7000名员工,其中90后占到1/3,他们的平均年龄为32岁。相较于其他外企,这是一个比较年轻的组织,整个公司几乎被“一键重启”,完全进入创业的节奏。

为了匹配公司转型,组织结构也必然跟着变化。

以前,惠普通过兼并取得了迅速的壮大,并向多元化发展,而为避免机构臃肿,那时的惠普采取了分散经营的策略:通过建立一系列分部,进一步明确各自的目标和责任,提高效率,每个分部独立地负责自己的产品开发、制造和销售,以实现公司协调发展的目标。

一分为二后,“新惠普”开始根据自身业务模式,在去掉“历史包袱”的前提下,重新设计了更为简单、扁平的组织架构。所有的部门都至少减少一层管理层,砍掉一些冗余的职位。

不仅如此,近日据路透社报道,到2019财年结束,惠普公司还将裁掉4500名至5000名员工。并称,此次裁员是公司正在进行的重组计划的一部分。

建立“成长型思维”

分拆后的惠普,做了一件大胆的改革:取消绩效评分。这在绩效主义至上的外企,是极其少见的。

早年间,惠普的绩效管理是要让员工相信自己可以接受任何挑战,可以改变世界。这也是惠普独特的车库法则的主要精神体现之一。

对于新生代员工,不再用打分来衡量一个人的表现是他们乐于接受的。同时,他们更愿意追求自我工作的价值。

取消绩效评分的背后,有一个开创性的理论支撑:成长型思维。它的核心简单说,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做什么、不会做什么,或者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而更多是我还没有学会而已,或者我还在不断学习,所以我还有成长空间。

惠普更希望,关注员工明天比今天做得更好,每一天都在成长、进步,这比传统的打分制更具有激励意义。

举个简单的例子:有经理吐槽某个员工表现不好,通过HR“请”他/她“优雅地离开”。过去可能照办,但现在换成了另一种方式,运用成长型思维看待员工,了解员工的问题及专长所在,及时调整其工作内容。

为此,“经理”的领导力也被重新定义:在过去可能是指挥,下达“向前冲”的指令,但现在更多的是激励。管理层要做到三件事:一、畅想未来,帮助下属看未来的发展方向;二、激励团队,帮助员工转型、成长;三、跟团队站在一起,同心协力把事情做到。

然而这些不能只“画饼”,不谈结果。所有激励措施,均与绩效制度挂钩。但是这对于“重启”后的惠普,已经具有自我革新意义。

赋能员工创新

拆分后,原惠普首席执行官惠特曼成为慧与首席执行官,而原分管个人电脑业务的迪昂·韦斯勒则成为“新惠普”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这位新任CEO一上任,就提出了一个打破边界的理念:“创无止境”。

两年前,产品部一名员工有一个很头疼的现象,就是面对很多销售人员问询产品情况,哪怕一个小小数据,也挡不住每天上百人找他,而他要一一跟销售人员解答。面对这个“麻烦”,这名员工拉上另一个同事,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开发了一个小小的应用软件,其用途就是帮助业务团队以及不同的产品部门,通过这个软件分享关于数据方面的需求。

购买一个系统,放在以前需要“特批”,由公司层层许可才能完成,但现在,这名员工主动为公司解决了一个需求。

对于惠普来说,员工也是公司的“客户”,只有尊重员工,充分发挥其创新潜力,才能最大程度地提升公司效率,同时也有助于搭建积极的企业文化。而这,正是员工积极主动创新的根源。

事实上,以客户为中心,基于客户的反馈提出新的思路、开发和设计出满足客户实际需要的产品——这项“惠普之道”早已经是以一贯之的做法。

2017年1月,惠普推出了一款全新的口袋式照片打印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拍照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不过要将手机里的照片即时输出成品并不太方便。有一种途径,可以让爱拍照的人找回纸质相片的仪式感,也是一种独特需求。

惠普小印 Sprocket就因此而诞生。如肥皂盒般的体型,即时打印,令市场耳目一新。除此之外,惠普近两年还推出了数款创新产品:幽灵笔记本、畅游人、暗影精灵游戏本,以及最新由明星王源代言的“星系列”微边框轻薄本,一经推出,就受到新生代消费者的喜爱。

如今,无论是台式PC还是笔记本电脑,千篇一律的厚重都已经过时,不再受年轻人欢迎。惠普正在挖掘年轻人的市场,把产品做到更加精致、个性化,从产品和销量上均已经完成对这个市场的战略卡位。其中为中国游戏玩家打造的游戏本,目前在市场上很走俏。

除了继续深耕PC和打印机两大核心业务,惠普还在专注创新于未来市场。近两年大力发展的3D打印,将打印速度提高10倍,成本降低至原来的一半;以及研究混合现实技术(Blended Reality),都是惠普正在寻求“改变”的目标。


编辑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