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企业是如何失败的?

乔诺之声2020-02-16 07:32:55

“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

■ 来源:静逸投资(ID:jingyifund)

■ 乔诺商学院编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 关注乔诺之声,做行业领导者(ID:geonol)


查理·芒格说,“反过来想,总是反过来想”。研究失败,比研究成功更有价值。研究失败,我们可以更好地避开失败。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在商业领域,恰恰相反,失败的企业都有自己的共性。


什么是失败?企业短期一两年的业绩下滑或亏损并不代表企业失败。


我们这里将企业失败定义为:

企业的长期竞争力大幅衰落,长期亏损并损耗股东价值,更严重的结局是资不抵债或现金流枯竭导致破产。


企业失败的原因可以总结如下。


一、企业未能适应外部环境的重大变化


1技术变化或颠覆式创新的出现,导致企业主营产品所在品类整体不再被人们所需要


当年诺基亚前任CEO约玛·奥利拉在记者招待会上公布同意微软收购时最后说了一句话:“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


功能机的巅峰代表诺基亚未能适应智能机出现后用户需求的变化。虽然诺基亚用Symbian系统以及后来的windows phone系统做了一些智能机尝试,但整个公司仍然停留在功能机的思维上,导致了企业失败。


当汽车出现后,马车行业自然会消亡。很多公司的衰落都是因为遭遇了“马车时刻”。

如日中天的SONY的Walkman被Ipod颠覆;

柯达被数码相机颠覆;

佳能家用数码相机被高清拍照手机颠覆;

曾经在商务人群中风靡的蓝莓手机被苹果手机颠覆;

电子商务出现后,沃尔玛、家乐福等线下零售业的业绩下滑;

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在手机端就可以查看信息,电视台、报纸、杂志衰落;

滴滴、优步等共享打车出现后,出租车行业衰落。


雅虎的失败,很多人总结是管理层的短视,错过了对google、Facebook的收购,管理层频繁更迭。这些其实都是表象,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搜索对门户网站的颠覆式替代,站在当时的时点,未必那么容易判断搜索就是未来的趋势,否则无法解释google创始人几次想卖掉自己。


国内的搜狐、新浪、网易等门户网站也同样衰落,例如搜狐已经失去了存在感,新浪扣除微博后市值为负。网易之所以依然发展良好,得益于游戏、电商等业务的发展,并不依赖门户。


以上这些失败的共同特征都是,企业忽视了主营产品价值主张背后用户的底层需求,当技术变化或颠覆式创新出现,用户的底层需求被创新产品所更好地满足时,企业主营产品所在的品类整体不再被人们所需要。


这时,无论企业将产品做得多么精益求精,服务做得多么尽善尽美,都难以再挽回用户。


以马车为例,人们从来就不需要马车,甚至也从来不需要汽车,人们需要的是“长距离、安全、快速、舒适、低成本地移动”。如果有新的交通工具可以更好地满足这个需求,汽车也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被人们象抛弃马车一样抛弃掉,沦为少数场合才会使用的,象征意义大于实用价值的产品。


甚至可以进一步思考,人们为什么需要“长距离、安全、快速、舒适、低成本地移动”?可能是人需要到达远处某个无法移动的环境或物体,也可能是人需要接近远处其他的人。如果未来VR、AR、自动化物流、通讯产业可以发展到相当的高度,环境、物体可以快速来到人的身边,人与人可以真实地随时面对面交流,也许人们对汽车这样的载人交通工具的需求也会被大量替代。


打败汽车的可能不是另外一种“车”,这就像现在越来越多被谈到的“跨界竞争”和“降维打击”。


根据克里斯坦森在《创新者的窘境》一书中的观点,很多企业的失败并非管理不善、傲慢自大或决策失误,反而是过于注重客户当下的需求,导致创新能力下降,从而无法开拓新市场。


在颠覆式创新面前,过去的成功企业往往背着较大的包袱,而新兴的小企业没有包袱,容易把握新的创新潮流。克里斯坦森总结了在颠覆性创新面前,过去的领先企业走向失败的五大因素:

(1)用户控制了企业资源分配的模式,导致企业难以主动去做一些新的突破。

(2)一些新兴出现的小市场,无法解决大企业的增长需求,导致错失机会。

(3)新技术的最终用户和应用领域无法提前预知,失败是通往成功的必经之路。

(4)组织为维护现有模式的核心能力,既定流程和价值观,无法应对市场的破坏性变化。

(5)不满足主流市场的新技术,被舍弃后,结果在新兴市场大放异彩。


以苏宁电器为例,在淘宝、京东等电子商务企业发展之前,苏宁和国美如日中天,经常会有对厂家不利的一些霸王条款,很多厂家敢怒不敢言。2012年后,随着电商冲击的加剧,苏宁业绩不断下滑。2012年扣非净利润下滑45%,2013年继续下滑近90%,2014年至今,扣非净利润连续亏损。


数年间,苏宁的股票名称从“苏宁电器”改成“苏宁云商”又改成“苏宁易购”。苏宁虽然发展苏宁易购以及线上线下整合的O2O服务,但苏宁的高管团队不懂电商,整个业务系统也与电商不符,苏宁易购还会冲击线下的业务。苏宁成本高昂的线下门店可以作为苏宁易购的体验店,也可以作为京东的体验店。


电商使得消费者的底层需求更加清楚地显现,对于普通的标准化商品,消费者的购物需求在于以尽可能低的价格,相对短的时间买到正品,至于是在网上下单还是去实体店下单,消费者并不太关心。在标准化商品赢家通吃的电商领域,苏宁显然无法和京东抗衡。


所以,每家企业似乎都有自己的宿命,在遭遇创新者的窘境时,企业很难改变自己的基因,从而落入失败。


如何打破创新者的窘境?克里斯坦森提供了一些方案。


例如,分拆小团队,去试水新市场,由于团队规模小,这样很容易满足小机遇和小收益;适用节省成本的方法,不断尝试、学习、再尝试以取得成功;利用现有资源,但针对创新型组织,实现另一套不同的企业运作方式。


这些方法也许对转型期的企业有好处。作为投资者,从概率上看,遭遇创新者的窘境的公司很难成功。


为了投资变得简单,我们尽量避开转型期的企业,毕竟作为投资者我们掉头比企业简单得多。同时,我们尽量不去投资那些技术和商业模式可能变化较大的企业,去投资那些生意属性变化较小的企业,会更加简单有效。


2对重大风险、事故和危机缺少警觉,反应迟钝


重大的事故和危机,如果企业没有事前做充分的准备或者事后反应不迅速的话,足以让一些企业直接破产。


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三鹿集团虽然本身并未主动添加三聚氰胺,三聚氰胺主要是奶站添加,但三鹿是最大受害者,其产品带来的社会危害最大,最终企业破产,创始人落入牢狱之灾。当时国家的检测标准并不检测三聚氰胺,绝大部分乳企都检出三聚氰胺,三鹿是最倒霉的一家企业。但三鹿错在个别病例发生之初没有高度重视,没有及时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最终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有着158年历史的雷曼兄弟公司破产,美林公司和贝尔斯登公司被收购。美国国际集团(AIG)险些破产,被政府注资1800亿美元。这些企业破产或被收购的原因,就是过度参与了次级贷的金融衍生品。当房价一路上涨时,次级贷所蕴含的重大风险被掩盖了,一旦房价掉头向下,次级贷的风险就加倍暴露出来。


史学大家吕思勉提出过“风化”与“山崩”的著名史学观,吕思勉这样描述这两者的关系:

“所以现在的研究历史,方法和前人不同。现在的研究,是要重常人,重常事的。因为社会,正是在这里头变迁的。常人所做的常事是风化,特殊人所做的特殊事是山崩。不知道风化,当然不会知道山崩。若明白了风化,则山崩只是当然的结果。”


一些重要事故导致企业破产,只是最后一根稻草,企业往往内部已经出现了问题,这是“风化”,“风化”久了,一次特殊事件就可能导致“山崩”。


3企业命运过度依赖他人


当一家企业的命运掌握在他人手中,就有失败的风险。有的企业的原材料或者订单集中来自于少数的一两家大供应商或者大客户,而对方却有丰富的选择,这就是将企业命运过度依赖他人。

苹果供应链上的一些供应商企业就因为苹果选择新的供应商导致其破产,例如台湾厂商胜华科技(Wintek)曾经是苹果iPhone和iPad第二大触摸屏供应商,并问鼎全球触摸屏前三强。2012年苹果iPhone 5时选择了另一种不同的技术,In-cell 显示技术。2013年,苹果为iPad选择了薄膜触摸屏面板,而不是胜华科技生产的玻璃触摸屏面板。胜华科技出现连续三年巨额亏损,不得不关闭工厂并大幅裁员,2014年10月在台湾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2016年底,胜华科技被蓝思科技以 12.2 亿元的价钱收购。


2014年10月,苹果没有在iPhone 6和iPhone 6 Plus中使用蓝宝石屏幕,让GT Advanced Technologies遭受了致命打击,苹果此前投资GT Advanced并下了天价订单,最终却没有使用,让GTAT陷入破产。


2017年,苹果宣布将自主研发图形处理器,在未来 15-24 个月之后,会逐步降低对GPU供应商Imagination Technologies的依赖,Imagination Technologies的股价断崖式下跌70%。


2018年4月16日晚,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美国政府在未来7年内禁止中兴通讯向美国企业购买高端芯片等敏感产品。中兴有1-2月的零部件的存货。2018年5月,中兴公告称,若不能尽快达成和解,受拒绝令影响,公司主要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目前,该事件还在协商解决中,中兴仍然前途未卜。


二、企业的重大战略、经营决策、内部治理出现问题


1重大战略失误


商业世界的竞争非常残酷,对于一个非垄断的企业,一次大的战略失误,就足以让其走向衰败。竞争对手可不会给失误的企业太多改正错误的时间。


长虹曾经是国人骄傲的民族品牌。20世纪90年代,每销售三台彩电,就有一台是长虹,连续20年保持国内销量第一,第一条现代化彩电生产线。如今,长虹已经沦为二流企业。长虹的衰落,与两次关键经营决策失误有关,从囤积显像管,到押宝等离子,长虹在几次关键性豪赌中都以重伤收场。


1998年,长虹买断国内70%的显像管,想一次干掉所有竞争对手,但之后销售却不及预期,导致公司积攒了不少库存,长虹元气大伤,由盛转衰。2007年,彩电企业正处在由显像管(CRT)向等离子、液晶电视升级的十字路口。由于液晶面板投资门槛高,彩虹选择押宝投资等离子,投资近60亿元。后来彩电的技术路线是液晶面板,长虹巨额亏损,从此边缘化。


不同于白电,电视机是一个技术变化快速的行业,但长虹的轻率和豪赌,造成的经营失误是其衰败的主要原因。


李宁公司曾是运动品牌的领头羊,国人以穿李宁为傲,如今李宁的影响力大不如前。李宁2017年营收达到88.74亿人民币,依然没有达到其在2010年顶峰时的94.79亿元,昔日的“老二”安踏2017年营收达到166.9亿元人民币。


李宁在2012-2014年还出现连续三年亏损。李宁的衰落原因主要是经营决策失误。李宁的经营战略一直摇摆不定,品牌定位模糊,造成高端不如耐克、阿迪达斯,低端不如定位高性价比的安踏。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李宁”放弃了走高性价比路线,大幅提高产品价格,试图树立高端品牌形象,导致很多顾客转向其他廉价的国产品牌。


2010年6月,李宁将品牌口号由“一切皆有可能”改为“让改变发生”,试图抓住90后等年轻一代消费者,由于产品设计老化且消费者对李宁过往印象固化,这一改变不仅没有赢得年轻人,反而失去了老一代的消费者。


经营决策摇摆不定,李宁频繁更换管理层,导致李宁的衰落,相比于国外品牌和国产品牌都失去了优势。


经营战略和决策失误的案例还有很多。

泸州老窖曾是浓香酒的鼻祖,品牌非常强势。但如今已经跌出前三,主要是决策失误较多。例如发展了大量的经销商贴牌产品,2012年中央“八项规定”之后逆市提价妄图超越茅台和五粮液,产能建设不足等。


当当网,作为“中国的亚马逊”,起步较早,但过于短视地追求账面盈利,对图书之外的品类扩张太晚,导致被京东大幅超越,2018年被海航旗下天海投资收购。


凡客曾经是一家成功的企业,凡客体风靡一时,但陈年2011年制定了100亿不切实际的目标,造成库存堆积,产品质量下降,品类扩张混乱,盲目模仿小米,以做手机的方式做衬衫,以及内部管理出现问题,导致凡客衰落。


“e国”是2000年电子商务的明星企业,当时就试图实现一小时配送到家,其失败在于战略过于超前,当时中国的网购人群、物流、支付、配送都极不成熟,一小时配送导致订单越多亏损越大。



2盲目多元化导致多元恶化


多元化本身未必一定会导致企业失败,有时反而使企业更加成功。


GE、腾讯、美的、网易,众多的企业涉足的领域很多,但依然很成功。试想,如果网易固守门户,反而会失败。但两种情况下的多元化,会导致企业失败:

一是企业成功后盲目自大,进入自己能力圈之外的领域

二是企业面临短期困境时病急乱投医,盲目进入新业务,以至于主业失败。


春兰空调为例,90年代初期,是中国空调发展的黄金时期,空调企业有几百家,其中春兰空调是绝对的老大,一度占据市场份额近三分之一,年销售百万台。


据说春兰空调财大气粗,连业务员走路都是昂首挺胸,十分神气。而当时格力空调远不及春兰。如今除了部分中老年人,年轻人大多不知道还有春兰空调。春兰在空调成功后,先后进入冰箱、洗衣机、摩托车、房地产、机械制造、电子、商业贸易等各个领域,这些行业都没有做好,反而拖了空调的后腿,失败也就成为必然了。


两面针,曾是知名的国产牙膏,从1986年到2001年连续15年本土产销量第一,成为与高露洁、佳洁士等洋品牌三足鼎立的“本土牙膏第一品牌”。


在业务巅峰时期,两面针大举多元化扩张,涉足尿巾、卫生巾、洗涤用品、医药、三氯蔗糖、纸浆等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以及房地产开发经营、物业管理、室内装修、进出口贸易、酒店一次性用品等繁杂的业务,还投资中信证券等股票。最终陷入多线亏损的境地,而作为主营业务的牙膏也沦为无人问津。


两面针在中药牙膏这一品类是有核心优势的,从后来云南白药牙膏的发展可以看出这个品类也是有很好前景的。但两面针过早放弃专注核心业务,导致其全线溃败。



3经营激进导致资金链断裂


企业家往往具备一些冒险精神,也具有野心。当这种野心不受约束,超过了现实条件的允许时,就可能导致企业的失败。


乐视网曾是很被看好的公司,但2017年乐视帝国终于分崩离析。乐视失败的主要原因还是经营过于激进导致资金链断裂。


创始人贾跃亭致力打造基于视频产业、内容产业和智能终端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完整生态系统,生态系统形成闭环后就能实现“生态化反”(生态之间化学反应)。


乐视业务涵盖互联网视频、影视制作与发行、电视和手机智能终端、应用市场、电子商务、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等,旗下公司包括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移动、乐视影业、乐视体育、网酒网、乐视控股等。乐视的资金是有限的,但贾跃亭的梦想是无限的。


乐视的任何一项业务做到行业数一数二都非常难,例如主业乐视网就在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等竞争下沦为二流,电视业务、手机业务竞争都非常激烈,而且各项业务都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而各项业务都没有内生的盈利能力。贾跃亭的股权质押超过90%,资金窟窿巨大。过于激进的乐视在2017年尝到了苦果,资金链断裂并且大量供应商讨债。


安邦保险也是因激进扩张而失败。在短短几年时间后保费规模跃居保险业前列,也是依靠激进的扩张。注册资本是虚假注资,其产品是理财型万能险为主,在国内外激进购买资产。最终,其创始人吴小晖被调查。因为偿付能力出现问题,中国保监会决定于2018年2月23日起对安邦集团实施接管。


类似的例子还有南京雨润集团,雨润激进扩张肉制品、地产、旅游和物流业务,造成债务累累,创始人祝义才被调查,雨润帝国风雨飘摇。


孙宏斌曾经创立顺驰,激进扩张要超越万科导致资金链断裂,企业破产;


山东秦池酒,1996和1997连续两年花掉远超自身能力的广告费做央视的标王,后因川酒勾兑事件导致销量下滑,资金链断裂;


史玉柱的巨人集团成功后盲目膨胀,兴建70层巨人大厦导致资金链断裂。


德隆曾经是最大的民营企业,在产业整合思想下激进扩张,在十年间涉足制造业、零售业、金融业和旅游业等十几个行业,旗下拥有177家子孙公司和19家金融机构。为了解决扩张所需资金问题,德隆采用抬高股价获得质押贷款、挪用保证金、信托资金、民间非法融资等多种手段融资,最终危机爆发,2004年德隆系崩盘。



4过度追求短期利润,盲目扩大规模,管理失控、产品质量下降


良好的产品和服务是企业的立身之本,如果过度追求短期利润,盲目扩大规模,不再重视产品和服务质量以及消费者体验,企业不可避免走向衰败。


小肥羊曾经多年是本土餐饮老大,如今却很少人知道。


1999年,小肥羊在内蒙古包头市开了第一家面积300平方米的火锅店。此后,小肥羊不断降低门槛,加盟连锁疯狂跑马圈地,2001年小肥羊加盟店已高达721家。


2004年,小肥羊实现了43.3亿元的营业额(要知道呷哺呷哺到了2017年销售额还不到40亿)。过快发展加盟,导致小肥羊管控力薄弱,加盟店在菜品、形象、环境、财务等各个方面失控,消费者体验变差。2007年,小肥羊不得不收缩加盟,门店从700多家降至300多家。2011年被百胜收购后,整合效果一般。小肥羊的存在感越来越弱。


和小肥羊类似的还有很多,例如沙县小吃、黄焖鸡米饭等都曾经开遍全国,但过度的加盟连锁迟早会透支品牌,造成品牌的衰落。

曾经的三株口服液全国风靡,1996年销售额到了80亿,吴炳新定下1999年要达到900亿销售额的目标。三株各种手段虚假宣传,不断夸大三株口服液的功能,1997年《八瓶三株口服液喝死一条老汉》的文章到处流传,三株在消费者心目完全倒塌,企业也归于破产。



5竞争失败


商业世界充满了竞争,很多企业的失败是被更强大的竞争对手打败。


快的、优步被滴滴打败,ebay中国被淘宝打败,米聊被微信打败。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兴起时,往往有多个甚至成千上百个竞争对手,最终活下来的可能只有两三个。


我国的光伏行业由于产品同质化和产能过剩,也频频爆发价格战,已经有无锡尚德、超日等多家新能源企业破产。


航空公司由于产品的过度同质化,在历史上是竞争非常激烈的行业。巴菲特曾经建议在Google上搜索关键词“airlines bankrupcy”。按此方法,我们可以得到仅仅美国破产的航空公司名单就高达近100家。我们同样可以查询到倒闭的上百家汽车公司。


我们如果在百度上搜索中国互联网公司阵亡名单,可以得到近千家,可见竞争之惨烈。


6管理层矛盾


管理层的矛盾,将导致企业无法聚精会神发展业务,导致企业失败。

国美曾是国内家电连锁业老大,2008年11月,国美公司董事长黄光裕涉嫌违法被羁押,原国美公司总裁、职业经理人陈晓接任董事长,陈晓上任后开始“去黄化”,大肆侵犯大股东黄光裕的利益,国美职业经理人和大股东的斗争事件称为“国美事件”。国美两年的内斗导致其无法集中精力做好业务,被竞争对手苏宁公司赶超,失掉了国内家电连锁业老大的地位。


三、企业的价值观偏离了正道


1企财务造假


企业财务造假的目的要么是伪造业绩使得管理层获得相应的激励,要么是为了抬高股价从资本市场获得融资,根本的原因是企业的核心价值观偏离了正道。财务造假会给企业带来巨大的信用危机,从而导致企业破产。

银广夏编造萃取产品出口德国实现1999年、2000年财务报表的暴利,因其诱人前景,股价一年多上涨近8倍。2001年8月,《财经》杂志发表“银广夏陷阱”一文,银广夏财务造假事件被曝光,银广夏最终破产。


蓝田股份曾是中国农业第一股,也是资本市场上的绩优股。2001年10月,刘姝威发表题为《应立即停止对蓝田股份发放贷款》的600字短文,揭露出财务造假的问题,最终导致蓝田股份于2003年被终止上市,最终破产重整。蓝田财务造假的主要原因是其董事长瞿兆玉扩张业务心切,为了获得融资,不惜恶劣造假。


安然公司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商品和服务公司之一,名列《财富》杂志“美国500强”的第七名,2001年安然拥有约21000名雇员。2001年12月2日,安然公司突然向纽约破产法院申请破产。安然破产原因是为了业绩增长和股价,从而换取高报酬、高奖金、高期权,不惜铤而走险,通过财务造假隐瞒债务、虚报利润。由于安然事件牵连,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于2002年倒闭。倒闭之前,安达信是和普华永道、毕马威、安永、德勤比肩的全球五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 


辉山乳业是一家覆盖全产业链的乳制品公司,业务涉及草料种植、奶牛养殖、液态奶和奶粉的生产及销售,2013年香港上市。2016年12月,美国做空机构浑水发布两份做空报告,称辉山乳业大量虚报收入,价值接近于零,是一个骗子公司。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暴跌85%,可见如果在港股踩到财务造假公司后果多么惨烈。造假事件导致辉山乳业资金链断裂和债务危机。



2违背政府政策或社会公序良俗,触碰到监管底线


有些公司因为违反政府政策、或者传播的内容造成不良社会影响,触碰到监管底线,导致企业破产。


2004年江苏常州的民营企业家戴国芳的铁本公司发展得如日中天,本有希望并肩宝钢,却成为政府树立宏观调控权威的典型,企业破产,企业家入狱。铁本是政府用行政手段宏观调控导致企业破产的案例。


上世纪,由于政府和民营企业家产权不清晰,造成的企业失败案例层出不穷,例如健力宝、云南红塔山、科龙电器等等,也产生了褚时健、李经纬等众多悲剧企业家。当然,这种情况有中国特殊的时代背景,随着我国产权制度的清晰,这样的案例已经很少见。


美团网CEO王兴曾经创立的饭否,是一个提供140字的迷你博客网站。饭否是中国大陆地区第一家提供微博服务的网站,被称为中国版Twitter,比新浪微博更早。


2009年新疆爆发“75事件”,饭否网的网友言论超过了监管部门的底线,导致自2009年7月7日起,饭否网被关闭,直到2010年11月25日再度开放。一年多的关闭导致饭否用户流失、团队解散,期间新浪微博强势崛起,饭否再也没有机会。


曾经的“快播”,是全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但因为大量传播不良信息,企业倒闭,创始人王欣被判有期徒刑;


2018年由于传播低俗内容,内涵段子被关闭;


分贝网曾是华人第一音乐社区,是中国首屈一指的网络歌手聚集地,《老鼠爱大米》等网络歌曲风靡一时,2009年其创始人郑立涉嫌经营色情视频聊天业务被捕,最终导致企业倒闭。


所以,我们看到当下的互联网平台非常注意政治问题,不敢轻易触碰监管红线。


还有一些企业直接采取非法集资、庞氏骗局等手段,以诈骗钱财为目的,例如e租宝(涉案762亿)、泛亚等,还有众多跑路的P2P平台。近些年又兴起的区块链、虚拟货币、ICO等。很多创业公司的目的也不是把企业做好,而是to VC,骗取资金。价值观扭曲,这些企业最终的结局必然是失败。


四、总结


我们列举了企业失败常见的一些共性的原因,但一家企业的失败往往并不是一个原因,而是多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例如,2018年,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排名前三的企业沃特玛遭遇债务危机,就是多种原因共同作用的结果。

第一,技术路线的变化。沃特玛的产品磷酸铁锂电池,动力电池行业的发展,不耐低温、能量密度相对小的磷酸铁锂电池正逐渐被市场淘汰,高能量密度高的三元电池市场份额增加。


第二,政府政策变化。2017年,政府调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加大了对高能量密度动力电池的支持力度,导致沃特玛电池达不到补贴规定的能量密度要求。2016年骗补问题爆发后,新能源汽车补贴由预拨制改为清算制,车企需要先行垫付资金,导致企业资金压力增大。


第三,企业战略失误,经营激进。沃特玛低估行业困难,追求产能快速扩大,试图以规模扩张换取利润,过度负债,短债长投,导致债务违约。


第四,企业价值观也有一定问题。企业存在赚快钱和机会主义的倾向。


在投资中,掌握了企业失败的一般性原因,我们可以提前警惕到企业的失败。毕竟,无论我们买入一家企业的价格有多么大的安全边际,如果上了一艘即将沉没的船,那么安全边际将毫无意义。


乔诺商学院近期公开课

6月07-09日 |《回归客户·夏季管理论坛》厦门站 

6 月 15 日 |《走进公牛:人力资源如何推动业务变革》

6月22-23日 |《全面预算与责任中心管理》杭州站

6月22-23日 |《激活组织的绩效与激励机制》上海站

6月22-23日 |《战略规划与战略执行》厦门站

6月29-30日 |华为集成交付体系运作上海站

7月19-21日 |《产品全流程管理的商业成功》上海站

7月25-26日 |《业务流程再造与组织变革》厦门站

7月27-28日 |《企业文化建设与干部管理机制》杭州站


成就下一个行业领导者
乔诺之声(geonol)


点击‘阅读原文’或致电40069861188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