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独家对话】从游走世界知名公司到创办Novumind,吴韧如何练就顶级计算科学家本色?丨Xtecher 封面

Xtecher2020-09-21 11:34:03

现在站在世界面前的,是一个全新科技公司——Novumind的创始人兼CEO吴韧,他正在用计算能力强悍的异构芯片敲开AI世界的大门。


人生履历中有太多精彩注脚的吴韧,在外界眼中呈现出的是抽象的、也是立体的。风云变幻的时代,吴韧从30多年前总结的真理出发,以计算能力为核心驱动力,一直走在AI领域的前沿。


吴韧将自己定义为计算科学家, 那么究竟是什么练就了他顶级计算科学家的本色?


作者|张通

采访、编辑|小鱼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吴韧被多数人所熟知,大多源于他的以下几段人生履历。

 

学术荣誉。吴韧独立设计完成的国际首个中国象棋超级程序——“梦入神机”曾两度获得计算机象棋奥林匹克比赛冠军;而后,其在博士课题研究中的《反溯算法及其应用》超过当代计算机科学泰斗、图灵奖获得者肯·汤普森发明的经典算法,他也是最早用反溯算法对中国象棋残局进行系统研究并有重大发现,并成为用计算机生成的知识填补人类知识误区的第一人。

 

职业生涯。吴韧早期曾担任美国惠普实验室资深科学家及CUDA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2011年加入AMD担任异构系统首席软件架构师;2013年,加入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nstitute of Deep Learning,IDL),出任“杰出科学家”。

 

展望辉煌的履历,吴韧的身上有太多精彩的注脚,但那些外界眼中的高光时刻,呈现出的吴韧还不够立体和丰满,世人目睹的是他超乎寻常的大脑,但关于他的性格、他一生的追求和抱负,却鲜为人知。

 

在与Xtecher的对话中,吴韧多次直言不讳:“离开惠普,是因为觉得惠普在决策上犯了不可理喻的错误”,而离开AMD的原因也大抵相同,“后来对AMD在异构芯片时间线上的布局有些失望”。在百度期间,吴韧后来由于一系列风波“出局”。

 

孰是孰非且不论断,当2015年6月离开百度,52岁的吴韧踏上了地中海的游轮,手机关机,一切归零。但早已习惯高速运转的大脑却停不下来,吴韧在思考一条清晰的道路,他要延续那件贯穿自己一生的事。两个月后,一家名为Novumind的科技企业悄然在硅谷诞生,吴韧第一次以创业者的身份,踏入他耕耘了数十载的AI领域,这一次,他可以随心所欲,面对未来光明的蓝图挥斥方遒。

 

当问及Novumind CEO吴韧,“您如何定位自己?”他回答,如果要给我贴上一个技术标签,我是“计算科学家”,“再退一步来讲,我是一个善良的人。”

 

为何他会如此定位自己?这样一名世界顶级的计算科学家又是怎样炼成的?答案就在Xtecher与吴韧的对话中。


30年前坚定计算能力是核心驱动力


Xtecher:您觉得目前AI的大环境如何?什么是AI的关键能力?


吴韧:这一轮的AI非常火,我觉得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去年AlphaGo跟李世乭的比赛,这是一个特别好的科普,把AI从一个强技术相关的话题变成全民皆知的话题。再回溯至1997年,国际象棋电脑“深蓝”战胜国象棋王卡斯帕罗夫,也是一次科普。尽管深蓝设计者不认为这是人工智能的进步,但我想说这还是人工智能。

 

为什么?因为深蓝的胜利是计算能力的胜利,它用了差不多480颗特别制造的VLSI(Very Large Scale Integration,大规模集成电路)象棋芯片,可以在一秒钟就算两亿步棋,如此强悍的计算能力,我觉得是上一轮AI成功的关键。

 

但是为什么到了2016年,才会有AI在围棋上的进步呢?是因为除了计算的能力之外,AI还需要在直觉的能力上做提升。相比于国际象棋,围棋非常考验直觉的能力。而这一轮人工智能的进步,恰恰让我们有了通过大数据、大计算完美再现直觉的能力,通过无数次训练之后,AI的直觉能力可以完全超过围棋大师。

 

我为什么说这两个事情?是因为在我眼里,无论是国际象棋的时代还是围棋的时代,计算能力都是核心驱动力,所以到这一轮人工智能的发展,我看到的是历史在重演。这也是为什么我在百度的时候,做了超级计算机用来做训练,因为计算能力是最根本、最关键的。

 

Xtecher:目前的公司也是基于您这个想法运行的吗?

 

吴韧:我成立Novumind,就是要把训练出来的强大模型,从云端再放到终端,放到所有我们生活中的小东西里面,为它们赋予智能。这才是人工智能真正落地的思路,也是Novumind初创时的初衷。

 

Xtecher:曾经,是什么样的机缘,让您这位计算机爱好者或者专家,去写中国象棋程序?

 

吴韧:1983年我在大三的时候接触到计算机,并于1986年编写出了中国大陆第一个中国象棋程序。因为我对中国的“琴棋书画”特别感兴趣,但在下棋方面我不是一个太有天赋的人,于是就想到用写一个程序在棋局上战胜别人。那个时候国内完全没有任何相关的资料,我只有一个简单的搜索算法,然后靠自己把所有的细节都想出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练习。

 

在这过程中,有一个非常强的性能指标的度量,程序是否足够强大直接与人对战就能够分辨。在象棋程序的进步中,我能够深刻体会到它的“进步”是可以量化的,就是计算能力的提升。所以30年前我就认识到“计算能力是核心驱动力”的真理。

 

Xtecher:除此之外,您在人工智能领域还有里程碑式的成果吗?

 

吴韧:2014年,在GTC大会上我首次提出两个公式“大数据+深度学习+高性能计算=更高智能”, 和 “大数据+深度学习+异构计算=成功”公式。因为强的计算能力才会得到更强的智能,这一点已经被世界各大公司所追随。 我认为人工智能要落地,必须要做端的计算达到端的智能,这一点也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同。


同样, 我们提出的从光学系统和色彩还原两个纬度进行数据增强的方法, 也对人工智能训练有深远影响。


练就顶级计算科学家本色



Xtecher:30多年前您就能对AI有非常超前的认知,这十分难能可贵,希望能从您的成长经历中找到答案。


吴韧回头来看,我觉得很多事我能成功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我做的事情都是自己非常感兴趣的。


初中时代,我对无线电尤其痴迷,当时我得到一本非常简单的无线电入门书,就开始尝试去做相关的东西。从一个矿石机开始,陆续做出了比较高级的收音机、电子管的音响、电子管的电视机,其中的音响到了我结婚的时候还在用。

 

当时困难是很大的,比如我做电视机的时候,只有电路图没有布线图,都是靠自己一遍遍尝试做出来。这个过程为我后来做象棋程序奠定了基础,因为我不会害怕要做的事有很多未知,我知道只要一直按着方向走,最终就一定能走得通。

 

Xtecher:学习之外,父母支持您做无线电这件事吗?

 

吴韧:虽然我父母是传统的中国人,但是他们对我的教育方式很西方化,我感兴趣他们就尽量配合,我玩无线电也会花一些钱,不过父母在这上面对我并没有什么限制。

 

我的爷爷是木匠,我父亲年轻的时候也是, 父亲对我的影响比较大。因为中国的木匠都很心灵手巧,擅长用各种简单办法解决问题,比方说很多在数学上很复杂的事情,在木匠的操作层面就有很直接的解决方案。这对我后来研究AI有很大的启发,一个看似很复杂的问题,它在物理层面上可能会很简单。

 

Xtecher:从计算机科学来看,您觉得这些经历给您的最大启示是什么?

 

吴韧:在计算机科学里面,我觉得普通人欠缺的还是对物理意义的认识,这可能是我比别人强的地方。其实任何一个东西出了问题,都可以从物理层面去解释它,这会给我非常多的提示。

 

我物理比较不错,在程序设计上也非常有天分,大三接触计算机之后,基本用了半年时间就把相关的东西自学会了。我对写程序很痴迷,现在写起程序还会废寝忘食。前几天做一个数独游戏,解不出来的时候,还没吃早饭专门写了一个程序去解题,写程序是我心里真正喜欢做的事情。

 

Xtecher:谈谈您大学毕业之后,比较典型的工作经历以及学术之路。

 

吴韧:毕业后,我在南开大学工作过一段时间,那时候南开大学有一位做博弈论的专家,所以我受邀去跟他合作,想把中国象棋做到下一个境界。到了1990年,由于契机,我来到美国一家做字符识别的公司负责用AI的方法做识别前的各种分析和处理,一年多之后,我还是希望有一个PhD的过程,所以来到伦敦大学攻读AI专业的博士。

 

也就是当时,我“站在图领奖获得者肯·汤普森的肩膀上”,研究了反溯算法及其应用,证明了一个被认为是平局的中国象棋残局是可以取胜的局。1995年,拿到博士学位后,我到美商泰瑞达(Teradyne)从事AI测试和纠错工作。一直到2000年去了惠普实验室,开始了11年左右的惠普生涯。

 

在惠普实验室的决策技术部门期间,我们用技术手段帮助惠普做商业分析和决策。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当时惠普的高层需要在季度中间就知道公司完整季度的收入情况。对于这样一个超级公司来说,这是一件极其复杂的事。当时我们想的办法是,用了所有惠普定单的数据,并用了四层深度神经网,完成了非常准确的预测。

 

实际上,在多数人的认知中,认为三层神经网就可以完成任务,但源于我小时候的经历,我更愿意去多尝试,最终试出来的结果就是四层比三层的好。而最终做出的这个惠普管理工具直到我离开的时候惠普的高层仍在使用。

 

Xtecher:如何总结在惠普11年中的收获?

 

吴韧:最大的收获还是跟非常聪明的人一起共事,这个经历非常好,不同领域的人可以一起工作、一起碰撞。由于我喜欢摄影,所以还曾去协助过惠普照相机的部门,这导致了我现在有世界上最好的一个白平衡的专利,色彩还原的专利在我手上。

 

同时在惠普期间,我最早认识到GPU的价值,是世界上第一个用GPU做大数据解析的人,从GPU进到高性能计算,做得非常成功。在这一轮的AI中,GPU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Xtecher:后来为什么去了AMD?

 

吴韧:一个是惠普后来做了很多我觉得不可理喻的错误,让我对他有一点丧失信心。更为重要的原因是,AMD当时主推的异构计算技术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当时的判断是异构计算将主导世界的未来。所以去了AMD的异构系统架构(HSA)团队负责整个软件和生态系统.

 

Xtecher:后来为什么离开AMD去了百度?

 

吴韧:百度那会儿对AI开始上心了,他们深度学习研究院确实在世界上看新的发展思路看得很准,然后邀请我来加盟。

 

Xtecher:如何理解异构?

 

吴韧:异构就是不同的架构在同一个东西中存在,比如在计算机里面,CPU和GPU就是异构。我们倘若把CPU和GPU甚至DSP放在一个芯片里面,那就是异构芯片。整体思路就是“术业有专攻”,我们把一堆擅长做不同事情的东西放在一起做任务。

 

通过异构实现在一个芯片上完成“术业有专攻”,一定是未来发展的趋势,所以目前Novumind就在做异构芯片。

 

Xtecher:Novumind目前发展处于什么样的阶段?

 

吴韧:2015年9月份公司员工开始入职,3个月之后我们就搭建了超级计算机NovuStar,它的运算能力是目前市面上最快的DGX-1的30倍。这个计算机能够支撑我的“大数据+深度学习+高性能计算=更高智能”的公式,我们有了数据、有了算法、有了强的计算能力以后,就不害怕跟任何人竞争。

 

目前,我们比较关注安防、医疗影像等领域。但Novumind的兴趣并不在于要解决某一个具体的问题,而是想要给所有的行业赋能,比如说未来医疗行业的所有人工智能公司,都可以用我们的产品把事情做得更好。

 

公司的核心能力还是用超级计算机去做训练,实现更强的AI的能力。制造异构芯片更好地支持AI模型,从而真正让AI从云端挪到各种各样的终端。相比于英伟达是为人工智能训练提供芯片,我们是想为人工智能应用提供芯片。

 

今年年底,我们的芯片就会落地。我认为在芯片设计上Novumind已经完全没有对手了,当务之急就是在执行上面不要出任何差错,不给对手机会。所以目前也在筹备新一轮融资,同时开发多个高性能的异构芯片。

 

Xtecher:自己创业后的感受,以及对Novumind未来有什么期待?

 

吴韧:我这一辈子只做我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我对AI非常感兴趣,并且在异构芯片领域,我们有机会做出一番事业。当我有能力做出一些对人类、对社会、对我自己都有好处的事情,我觉得不错。

 

我希望我的公司在智能物联网时代来临之前和来临之际提供所有必要的技术,如果能做到这一点的话,Novumind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

 

Xtecher:如何定义自己?

 

吴韧:如果要贴技术标签的话,我说我是一个计算科学家。因为我始终认为计算能力是最核心的能力,把计算做得更好、更快、更高效、更节能,就是最根本的进步。所以我最喜欢计算科学家这个标签。


但如果说从科学家的身份上退一步,我觉得我是一个好人,一个善良的人做自己感兴趣的事,这应该是最客观的描述。


写在最后


访谈过后,吴韧的形象逐渐饱满和立体。早在少年时代,科学技术基因就融入他的血液,铸就了他敢于探索、擅长从多个角度解决问题的科学思维。在风云变幻的时代,他从30多年前总结的真理出发,以计算能力为核心驱动力,一直走在AI领域的前沿。


回首吴韧的经历,何其丰富,何其传奇。而现在站在世界面前的,是一个全新科技公司——Novumind的创始人兼CEO吴韧,他正在用计算能力强悍的异构芯片敲开AI世界的大门。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但对于AI世界和吴韧而言,54岁的他仍旧正当年,正如他所言,一个善良的人持续做自己感兴趣的事,这是最好的状态。



━━━━━

封面设计:杨帅先  排版:Forest  校对:Forest

━━━━━

如果您有国内外科技行业新鲜资讯或独到见解,欢迎与Xtecher联系

微信:littlefish_forever

邮箱:xiru.duan@xtecher.com


Xtecher官网平台现开通认证作者,

有发稿意向的个人或媒体,可联系微信:springfreedom


(添加好友请注明公司、职位、事由)

点击 | 关键词 | 查看对应内容

Xtecher 精品封面



人工智能

快乐智慧 雷鸣 | 出门问问 李志飞

达闼科技 黄晓庆(上\) | Rokid 黄伽卫

驭势科技 吴甘沙 | 格灵深瞳 赵勇 

地平线 方懿 | 彩云天气 袁行远

车和家 李想51猎头 刘维

Face Think 杨松帆 | 中科视拓 山世光

深鉴科技 汪玉 | 越疆科技 刘培超

码隆科技 黄鼎隆 | 知觉科技 邹琪琳

钢铁侠科技 张锐 | 速感科技 陈震

梅卡曼德 邵天兰 | 艾米机器人 李友芳Novumind CEO吴韧 | 爱因互动 王守崑

Vizum 董霄剑 | 小鹏汽车 夏珩

阿里云的“硬骨头”

吴恩达终于离开,没人感到意外

腾讯优图,AI隐形战队

国产阿尔法狗战胜日本高手

BAT齐谈人工智能

阿里云,打响智能医疗第一枪

冷扑大师,从博弈算法到人类未来

28岁的《攻壳特工队》描述的未来

专访CMU计算机学院院长Andrew Moore

阿里云,用AI让中国“制造”变“智造”

CMU走出的智慧建筑新模式

AI时代,色情江湖攻防战


虚拟现实

Magic Leap:给科技创业公司耐心

IVLab用工业VR降低行业风险

AR/VR还会继续受投资人待见吗

诺亦腾 戴若犁 | 大朋VR 陈朝阳

Ximmerse 贺杰 | Pico 周宏伟
焰火工坊 娄池 | HTCVR 汪丛青 

七鑫易维 彭凡 | 影创科技 孙立

所思科技 罗子雄 | 凌宇智控 张道宁

Dexmo 谷逍驰


大数据

中网数据 孙远根 | 昆仑数据 陆薇

永洪科技 何春涛 | 华农天时 温晗秋子

GrowingIO 张溪梦 | ThinkingData 吕承通
神策数据 桑文锋 | 海云数据 冯一村

佳格数据 张弓 | 普林科技 王储

Datatist 宋碧莲 | 职品汇 龚才春

星环科技 孙元浩 | 人才易 葛昊

科技谷 陈思恩 | 四维图新 程鹏


航空航天

零壹空间 舒畅 | 天仪研究院 杨峰

“潇湘一号”科学实验卫星升空

融资逾亿,零壹空间与它的火箭长征


大健康

人本健康 陈恂 | Haplox 许明炎

奇云诺德 罗奇斌 | 基准医疗 范建兵

哈佛医学院 George Church

推想科技 陈宽

智能出行

小鹏汽车 夏珩 | 奇点汽车 沈海寅

禾赛科技 李一帆 | PulsAI 刘万千


Fintech

智能投顾:理性更多,还是赌性更硅谷投资人:真正的AI还得再等等

toC or toB谁的终结,谁的胜利

安防专家总论勒索病毒

数库科技 刘彦 | Ping++ 金亦冶

abc Fintech 杨永智 | 奇点机智 宋嘉伟

芥末金融 彭晨 | 蓝海智投 刘震

海鲸金融 丁华昆 | 资易通 盛洁俪

点融网 郭宇航


其他科技创业者
科幻作家 郝景芳 | Vinci 宋斯纯

禾赛科技 李一帆 | 诸葛io 孔淼

奥图科技 叶晨光 | 瀚诺半导体 张诚

51猎头 刘维 | 腾展科技 魏松祥

墨刀 张元一 | Phresh Amit

品类 唐十三 | 布比 蒋海

Plug and Play Saeed Amidim

集智俱乐部 张江 | NVIDIA 黄仁勋

NewGen Capital 张璐 | 纵目科技 唐锐Insta360刘靖康 | MORE Health甘伟杰


创业群像

“买买买”狂潮下物流巨链的前生今世

类定律:1年成为1亿美元公司的背后

华强北困局:离席的人,守望的人

区块链创业者们:黎明之前的那一刻

不开源的区块链都是“耍流氓”

华人对冲基金鼎新资本

一下科技通往纳斯达克之路

Uber无人车发生严重事故被叫停

神测数据,帮企业“打好数据底子”

布本智能,做有价值的云头条

个推,第三方推送里的“丐帮”

李志飞:并非上岸,只是出海

个性化时代的阅读之殇

个性化定制,空气从此不再共享

鳍源科技水下无人机:探索海底新纪元

FaceThink推出AI测评系统

30+汽车大佬:究竟需要哪种自动驾驶

比亚迪:从603.62%到-28.79%,只是一步之遥


如果你拥有高精尖科技创业项目,Xtecher将为你提供:

1.专业的科技人物特稿和视频拍摄

2.在Xtecher官网、APP、微信的全方位展示

3.最专业的科技圈投资人、政府资源、产业资源

4.创业企业品牌管家与PR服务

即刻扫码,联系我们。

微信号:Xtecher

关注未来的人

都关注了Xtec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