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请发誓你再也不玩DOTA了

ONE文艺生活2018-11-08 14:27:01

《星球1301号》赵喻非 作品

不幸的是,信DOTA,未必得永生。

你的爱好也许是一种防腐剂

by 艾力

问他:在干吗?
回答:DOTA。
信息:在干吗?
回答:DOTA。
电话:在干吗?
回答:DOTA。

 

很多女生在网上哭诉,自己的男朋友一天到晚玩DOTA,陪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很想分手,但一想到因为一款游戏分手,就感到难以接受。

很多男生在网上忏悔,曾经因为玩DOTA而错过了一段感情,如果上天可以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想对她说,我爱你,如果非要为这段感情加一个承诺的话,那就是,我再也不玩DOTA了。

  

还有人说,如果你遇到一个男生在玩DOTA的时候回你信息,那你就嫁了吧。

  

自DOTA从欧洲传入中国,便开始在男生世界里风靡。虽然近年来各种单机、网游、桌游层出不穷,但唯有DOTA一领风骚近十年。

  

没有玩过DOTA的人,始终搞不懂它的魅力在哪里,为什么它能让这么多男生废寝忘食,不眠不休,甚至与女友一拍两散。

  

一度痴迷于电脑游戏的我,对这种沉迷的后果感同身受。

初中时,老师就曾经告诫痴迷游戏的我:“不要让你爱的事物害了你。”那时我并没有理解他的深意。

  

那时候,我曾经连续一周每天玩游戏到半夜3点,为了怕灯光从门缝漏出去,我用衣服把门缝塞得严严实实,这样,父母就不会发现我在玩游戏了。

 

我一度喜欢上了《勇者斗恶龙》系列,但当时只能在家里的步步高DVD上玩,由于DVD不能存储游戏,也就意味着不能关机。由于是在寒假,反正也不用出门上课,我想到一个非常绝的方法——把唯一能暴露DVD开机状态的红灯用胶布贴起来。自从用了这个方法,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玩游戏了。

但是,我的家里还有个聪明的妹妹,我这些诡计总是很容易被她给识破。于是我只好用零食和其他贿赂方式让她保密。就这样,整整玩了一周才关了DVD,关之前我用手摸了一下机身,烫到不行,感觉机子都差点儿自燃了。

  

为了玩游戏,我和父亲争执不断。他希望带我去附近的景区玩,我就想待在家里,他当着我的面掰碎了游戏盘。越是明令禁止,我越是不听。

  

高中时,我报了学校周六的一个电脑培训班,时间是早上9点到中午12点。但为了玩游戏,我告诉父母,培训要到下午6点结束,因此我可以正大光明地晚上七八点回家。你一定猜到了,下午的时间,我去网吧参加了游戏“培训”。

  

进入北大后,我发现玩游戏的知音并不难觅。宿舍一位室友来自银川,他也非常喜欢暴雪出品的游戏,尤其是《魔兽世界》。

好在,我在高中时养成一个习惯:绝不在自己的电脑上装游戏,即使现在也一样,因为我对自己的游戏瘾非常了解,一旦装了游戏我一定会玩得停不下来。室友没有听从我的劝告,认为自己的自控力很强,只会偶尔玩玩游戏,于是在自己的电脑上下载了游戏。一开始他确实还能控制自己,但后来却逐渐失控,开始了通宵达旦、不眠不休的游戏生涯。到了期末,8门科目,他挂了3门。北大和清华最大的区别是,北大的老师从来不管宿舍是否有电脑。而清华大一上半学期宿舍不允许有电脑,大一下半学期可以有电脑但没有网。北大强调的是自由,要么自由地生活,要么自由地死。而自由的代价就是挂科挂多了会被劝退回家。

  

有一阵,他深恶痛绝自己沉迷游戏的行为,把电脑锁在宿舍柜子里,上了两把锁,直接把钥匙扔掉,说要破釜沉舟,打死也不玩游戏了。当时,我由衷地佩服这哥们儿的决心,是条好汉。但好景不长,不到一个星期他就拿着非常巨大的剪子把锁打开了,理由是要用电脑写论文。再没过几天他故态复萌,又开始玩游戏了。

  

我后来发现,如果只是用这种强烈逼迫自己的方式去戒掉网瘾,就好比一位教授提倡用电击治疗网瘾一样,其实并没有真正改变人的思想,也改变不了人的行为。真正治疗一个人对不好的东西成瘾的方式是让他在其他事情上得到更大的成就感,否则他就会陷入错误中,无法自拔。

  

尽管吸取了舍友的教训,大一时我还是有段时间沉迷于电脑,并且拖延症发作。由于学习压力大,我就通过玩游戏来解压。虽然不在宿舍玩游戏,但会去网吧包夜,曾经有一个月时间,只要有空我就会跑去玩。除了玩游戏,有时看美剧也会看一整夜。北大门口有个网吧,肯定毁了无数学生的人生梦想。大学旁的网吧对男生的吸引力就好比附近的服装店对女生的吸引力一样。现在,大家给我的标签是“阳光暖男”,但如果当时你遇到网吧里蓬头垢面、一身二手烟味道的我,肯定会想自戳双眼。

  

后来,我选择了远离网吧。

  

如果你爱某样东西,就不要让它成为你日后后悔的理由,爱之必以其道。我确实热爱游戏,但正是因为这份爱,我不能让它成为自己生命中遗憾的来源。

  

“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一入佳能,欲罢不能。一入尼康,无人生还。”这是单反持有者的一种调侃。我的一位朋友就是先买了单反相机,然后陷入了不断换镜头的循环。第一次买了佳能450D这种入门级单反后,他兴致勃勃地来给我看新拍的照片,大谈光影变化等专业术语。后来,他每次来都跟我讲“鱼眼”“LOMO”,他说得兴高采烈,我听得云山雾罩。与此同时,他也源源不断地购买新的镜头和升级设备,收入不高的他几个月内就投入了七八万,还借了我两万块。经济的拮据让他无法再花时间和金钱去做其他更有益的事,摄影成了他生活中唯一的爱好。


戒掉任何一个不良嗜好都不容易。我戒掉游戏瘾也是因为那次在网吧的濒死体验。但如果真的决心戒除的话,也还是有一些方法可以帮助自己的。比如你可以参加互助组,和有相同感受的朋友们一起分享感受,互相鼓励。

  

《纸牌屋》等很多美剧中出现过人们参加互助组的情节。极富盛名的AA meeting(全称是Alcoholics Anonymous Meeting)就是在美国很常见的戒酒互助会。

每次的互助会会有一位领导者维持场内秩序,选择一个相关的话题进行讨论,参与者可以在这个气氛下相对坦白地讲出自己的上瘾经历或者困惑,寻求同伴的帮助。大家也会对他的积极行为给予肯定和鼓励。经过一段时间,参与者之间通过紧密联系形成互助。

  

人生就像吃自助餐,如果一开始狂吃面包把胃填满,那后来的海鲜、生鱼片也就无法品尝了。如果你在需要奋斗的年龄,痴迷于在游戏里开着极品飞车在纽约飞驰,那就失去了积累实力真正去纽约观光的机会。

  

爱好是人生的调味剂而不是主菜。餐前沙拉再好吃,也要把胃留给真正的主食。

作者介绍
艾力
《奇葩说》辩手,作家。

微信公众号:酷艾英语

- 今日文章 -

漂亮朋友

他慌乱地向往过大千世界的华美,也冷静地厌恶过华美世界的虱子。

他诚挚地坚守过自己的每一分善良,

也坦然地面对过自己的每一段邪念。

文/梅骁(微博ID:,梅骁)


- 今日问题 -

如何正确做一个“自私”的人?

答/@郑泽帆dick


(阅读今日文章及今日问题,点击“ 阅读原文”下载ONE App)


微信:one_hanhan 微博:@一个App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