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从惠普总裁到竞选总统,她的人生就是寻找挑战 故事

缪斯夫人2021-10-11 07:46:34

有言在先


在美国大选刚刚拉开帷幕时,以强势著称的川普曾经向一位女性对手“认怂”。她就是卡莉•菲奥莉娜 (Carly Fiorina),惠普公司的前CEO,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除了希拉里之外的另一位女性参选人。


《财富》杂志曾将她评为全美“最有权威的商界女性”。她在5年半的时间里,带领惠普公司大刀阔斧地进行内部改革,走出了科技界景气低迷的岁月,也成功进行了高科技界最富争议性的并购案。从她的履历看,菲奥莉娜无疑是大众语境下的女强人。即使如此,她也曾“失业过”。 2005年,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她被惠普董事会要求辞职。 她把这一段的心路历程写在自传《直面挑战》里。


今天,夫人想把菲奥莉娜的经历分享给大家。无论名人还是普通人,都会遇到挫折,但愿当我们经历低谷时,能够从这些榜样女性的经历中得到力量。

撰文卡莉•菲奥莉娜

翻译 | 陈丽芳

责编 | 李汪洋



在离开惠普公司后的6年时间里,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一方面,媒体报道极具攻击性,唯恐天下不乱。但我和惠普公司其他精英一起励精图治、顺应潮流所做的变革,在我被惠普公司解雇后的很多年里一直有效。我们将惠普公司的收入翻倍,创造了900亿美元的营业收入,将增长速度从2%提高到9%,现金流增加了三倍,使惠普公司在多个方面都从市场的后进者变成了市场的引领者,为美国和世界各地的人们创造了就业机会。我们的努力也大大提升了惠普公司的创新水平,创新率翻了三倍,现在平均每天获得的专利数量平均高达11项。然而,媒体却完全忽略了这些事实。很多人公然抨击我的领导风格,奥普拉•温弗瑞曾告诫我,别去在意媒体对你的报道。能经得起赞扬,就能经得起诋毁。与媒体公然驳斥我的情况相反,在我离开惠普公司后,我收到了很多的个人来信。其中包括当时的美国总统小布什。我曾经给他提过建议,他打电话来问我是否愿意去他的政府工作。我还收到了一些科技行业高管的来信。当时,史蒂夫•乔布斯也曾给我打过电话,让我很是感动。电话中,史蒂夫非常和蔼,也很气愤,他说:“他们会后悔的。”他不仅给了我莫大的支持,更给了我难得的建议。



离职后,我取消了一切演讲活动,但唯有北卡罗来纳理工州立大学的毕业典礼致辞和校长沟通后还是按原计划进行。“很多人都问我,在这个时候失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告诉毕业生:“实际上,我对自己选择的人生感到自豪,虽然我也曾经犯过错,但我从不遗憾。我曾料想过的最糟糕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几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解雇,媒体对我紧咬不放,几个月来,我的个人生活也成了媒体追逐的新闻。但即使如此,又能怎样?我依然泰然自若,我还在这里。


听到这番话,在场的所有毕业生都站了起来,掌声雷动,为我欢呼。我们不仅要生存下去,更要奋起——无论外界对你下了怎样的结论,无论大众如何诋毁你,我们一定要从内心认同自己的正直和勤奋。


后来,我涉足政坛,是因为我知道政界人士制定的政策会从很多方面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我们需要激发民众的潜能来帮助我们解决问题、治愈伤口,允许每一个美国人,无论男女老幼都能过上有尊严、有目标的日子。我们需要的是不同的政策和领导。


2007年初夏,我在美国国防部和情报机构工作的时候,约翰•麦凯恩参议员希望我出面帮助他完成美国总统竞选。我非常支持约翰的竞选理念,所以,我答应了。很快,我就和约翰同舟共济了。2007年的夏天即将结束,约翰•麦凯恩的竞选活动逐渐演变成为美国总统候选人竞选历史上最声势浩大的一场复出行动。我们所到之处,媒体蜂拥而至,就怕自己抢不到新闻头条。筹款活动如火如荼,人群规模变得越来越大。2008年,在确定约翰为共和党的总统竞选人之后,我在竞选活动中的角色也变得更加正式,主要负责向女性选民做陈述。有人曾说,2008年美国总统所在党派的候选人面临的是大萧条以来最严峻的经济危机,肯定会竞选失利。也许他们是正确的。我只知道,对于约翰•麦凯恩所说的话、所做的事情,虽然我未必全部赞同,但他的确是我所见过的人中最正直的一个。但是,我却无法陪着他走完竞选的最后几个星期,因为我代理人的身份已经被取消了。



在圣路易斯广播电台接受采访时,有人问我,佩林州长是否有管理惠普公司的能力。我所犯的第一个错误是我做了这样的回应——萨拉•佩林竞选的是美国副总统,而非首席执行官。我还是诚实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当时真是有些犯傻,而且我还说,我觉得她没有能力胜任首席执行官。其实,不是说她没有这个潜能(毕竟,我也是从秘书起步),而是因为她没有受过相关的培训和经验。后来,有人要求我澄清那句话的意思,我就说约翰•麦凯恩、巴拉克•奥巴马和乔•拜登都无法很好地管理惠普公司。虽然担任美国总统或者副总统也许需要相关的经历,但美国毕竟是“民治国家”,很多不同领域的工作经验都可以帮助一个人胜任美国总统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作为美国总统候选人,约翰•麦凯恩和巴拉克•奥巴马的竞选资格是对等的,没有孰优孰劣一说,对此,我从不怀疑。


我接受了参与美国总统竞选活动的挑战,因为我相信约翰•麦凯恩这个人,而且我也希望能从中学习和成长。甚至可以说,我从中吸取了深刻的教训。在华盛顿这样的地方,即使所说的主张有道理,但不符合政治套路,也肯定会有相应的后果。作为约翰•麦凯恩竞选活动的发言人,一路走来,我觉得很有意义。现在,我开始认真考虑,该是为自己代言的时候了。


在考虑是否参加这次竞选的时候,我知道要和博克瑟竞争,就意味着我要和华盛顿政府内部支持博克瑟长达30年的人士,以及以他们为代表的权势阶级竞争。如果参与竞选,我还要对抗以博克瑟为代表的裙带主义文化。那个时候,我知道的只有这些。但是,我不知道的是,人生还有更大的挑战在等待着我。


不要违背自己的本性和良心做事,不要委曲求全,不要放弃信仰。不论要面对怎样的结果,做自己永远比出卖自己的灵魂要好。



《直面挑战》

本文由中信出版集团授权发布


反鸡汤,反狗血
一个爱拿数据和事实说话的另类情感公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