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高盛:一个“高贵”名字的卑微起源 ——罕见的投资银行高盛公司的大银章

上海市银行博物馆2019-02-11 09:22:19


↑↑↑点击上方“上海市银行博物馆”关注我们




文│姜建清


洋品牌进中国,往往会起个中文名,取中文名不只是把英文翻译成中文,许多成功的品牌名可以说是在原名基础上进行再创造。起一个符合“信、雅、达”要求的中文名字也不容易。一个好名字能给公司或产品品牌带来极大增值:如可口可乐,一直被认为是广告界翻译得最好的品牌名。简简单单四个字不仅中文读音和英文读音几乎完全吻合,中文的含义也非常巧妙地包含了英文的音译,还比英文更有寓意。可口可乐四个字生动地暗示出了产品给消费者带来的感受——好喝、清爽、快乐——可口亦可乐。奔驰是人们公认的翻译颇为妥帖的又一中文品牌,“MercedesBenz”在中国的名称“奔驰”,既有“飞奔”的涵义,听上去又与“Benz”谐音。 谷歌2006年设立中国分部后取的这个官方中文名,比起之前的诨名“古狗”、“狗狗”,应该更优雅大气了。Hewlett-Packard是两个创始人姓名组合而成,中文译为惠普(HP),恩惠普泽,境界顿出。汇丰的英文名称Honkong and Shanghai Banking Corp(香港和上海银行公司),又冗长又是中国地名,有悖于汇丰原来的广告语“全球性的地方银行”的涵义,英文名索性改按首位英文字母缩写“HSBC”,虽简洁但不如中文名“汇丰”有意义。汇丰两字取自“汇款丰裕”的意思,汇丰银行刚创立时以国际汇兑业务为主业,起名“汇丰”寓意汇兑业务昌盛繁荣。“汇丰”两个字结合在一起又有好运的寓意。“汇丰”这个中文名字由何人提出、在何时启用已经难以考证,但1881年曾纪泽为该行钞票题词,就有中文“汇丰”两字,以后沿用至今。

美国投资银行高盛(Goldman Sachs)的名称,原也是两个人的姓名组合,他们对公司的中文名称则选择了按首个英文字母GS的中文拼音直译,听上去颇像原有品牌,但赋予特别的涵义或标志。高盛,含“高度兴盛”之意。这是一个在中文里十分吉利的名称,是一个有助于增进其品牌形象的中文名称。这家美国投资银行很早就将中文名称注册并认为面向中国市场推出本地化品牌是正确的策略。这个中文名字甚至好过它英文名字本身,尤其Sachs这个字的发音,不了解的人经常误认为是Sex。高盛140多年的历史中有100多年是合伙人制公司,从1998年开始才改成股份制公众公司。在100多年的合伙人制公司时代,主要有三个家族控制和管理。他们分别是高曼家族、盛克斯家族和文伯格家族。高盛英文名称Goldman Sachs就是前两个家族高曼(Goldman)和盛克斯(Sachs)的姓的组合。他们的发家、兴盛、挫折的过程,就是一部资本主义发展史,就是华尔街的兴衰史。他们两个家族曾互相通婚,情同家人。又彼此反目,视为路人。他们之间的恩怨情仇,谁是谁非,至今还是一个谜,成为社会历史学家和传记作家考证研究的方向。

 

高盛的首位创始人——马库斯·高曼

图:马库斯·高曼的照片


这是一枚高盛公司的大纯银章,直径72MM,重246克。高浮雕银章铸造精美之极,美轮美奂。大银章由美国马里兰州伊斯顿的一家珠宝公司精心铸制。银章的一面是高盛公司的大楼图案,大楼的门牌上清晰可见还有“松树街30号”的标牌及高盛公司“创立于1869年”的文字。银章的另一面有两个人物,左边在前的大胡子,双眼炯炯有神,他即是高盛公司的创始人马库斯·高曼(Marcus Goldman),高盛公司名称有一半来自于他的姓。其实马库斯·高曼的原名是马克·高曼。他在1853年取得美国公民身份时,因移民局官员的笔误,他的名字被改成马库斯·高曼。马库斯·高曼出生于1821129日,原是德国巴伐利亚一位做牲口贩子的犹太人的儿子,为摆脱犹太人在德国的不佳境遇和追求美国梦,他在1848年来到美国,一开始他为谋生,以拉马车做流动商贩赚到了一些钱,并娶了一位德国姑娘为妻。以后马库斯夫妇贷款买了缝纫机,开设了裁缝店,成衣和衣帽的生意在不断扩大,赚到了第一桶金。随着纽约日渐成为美国的商业中心,1869年他们举家搬迁纽约。在美国南北战争后银行利率很高,马库斯·高曼也模仿德裔银行家的经营模式,于1869年在纽约曼哈顿南部松树街创建马库斯·高曼公司(Marcus Goldman & Co.),开发了一项小型商业票据贴现业务。每天早晨马库斯·高曼穿上礼服式外套,带上丝绸礼帽,去商人集中的女儿街,从一些皮革商人和珠宝商人那里低价买入本票,积少成多,随即或稍后坐马车赶往银行,将票据销售给银行,从中收取0.5个百分点的手续费。他就用这种最不起眼的手段,经营着最不起眼的生意。虽处在了金融食物链的最末端,但通过他的中介,小商人获得了融资,银行节省了办理琐碎业务的成本,而马库斯·高曼则得到了一些辛苦佣金。他的公司是微不足道的,票据并不多,马库斯常将收购来的票据或现金藏在他的黑色高檐礼帽边,当时有人戏称,银行家的财富大小可以从他的礼帽高度来衡量。

马库斯·高曼公司也十分简陋,初创时公司坐落在松树街一间紧靠煤矿滑道的狭窄的底层建筑里(巧合的是20世纪30年代高盛公司又搬回松树街,即章中的大楼)。尽管如此他对外可以自称自己为“银行家及经纪人马库斯·高曼”,他也有了一位兼职的财会人员和一位职员了。马库斯工作勤奋,业务蒸蒸日上,在高盛公司的早期,马库斯一年可以完成价值500万美元的贸易商业票据交易。到1890年公司的年商业票据交易额达到3100万美元,1894年上升至6700万美元。高盛公司逐渐成为美国最大的商业票据交易商,其主导地位在超过一个世纪的时间里不可动摇(在20世纪60年代,高盛公司处理着全美国50%的商业票据交易)。马库斯一家的生活也幸福美满。他有两个儿子和三个女儿,从公司成立以后约50年里,高盛公司的合伙人全部是互通婚姻的高曼和盛克斯这两个家属的成员。其中小女儿路易莎的丈夫盛克斯和小儿子亨利,及他们的后代又将高盛的事业推向新的高度。马库斯·高曼直至1900年退休,他把高盛公司交给儿子亨利·高曼和女婿塞缪尔·盛克斯共同负责经营。1904720日马库斯·高曼去世,享年83岁。至去世前他都是高盛公司的合伙人之一。他大概永远不会想到,虽然起源卑微,但他创建的这家简陋的公司最终成为全球投资银行界的翘楚。

图:1860年左右美国的商业票据交换场所

 

高盛的首位合伙人——塞缪尔·盛克斯


银章上有人物的那一面,老马库斯·高曼的右边靠后的是高盛的首位合伙人塞缪尔·盛克斯,他卑恭地站在老马库斯·戈德曼身后。银章下面还有马库斯·高曼和塞缪尔·盛克斯的英文姓名全称。塞缪尔·盛克斯是马库斯·戈德曼的小女婿,马库斯·戈德曼的心爱的小女儿路易莎嫁给了他。不仅如此,马库斯·高曼与塞缪尔·盛克斯的老爸在德国就是亲密的好朋友,到美国打拼后一直保持着亲密的关系。路易莎的姐姐也嫁给了塞缪尔·盛克斯的的哥哥,两家是亲上加亲。

塞缪尔·盛克斯为人沉稳,十分懂事。因父亲突然病亡,他高中辍学,经营一家小干货店,承担起父亲留下的经济责任。马库斯·高曼很欣赏塞缪尔·盛克斯的为人。加之公司经营也日渐顺利,规模不断扩大,人手也比较匮乏。因此马库斯·高曼在60岁生日将临之际,他宣布邀请塞缪尔·盛克斯加入高盛公司。一年多后的1882年,他决定邀请萨缪尔·盛克斯为公司初级合伙人,并且从此把公司更名为高曼·盛克斯公司(M. Goldman and Sachs)。马库斯·戈德曼还慷慨地借给了他女婿15000美元,让他尽快结清原从事的干货生意,全身心地投身高盛公司。萨缪尔·盛克斯仅还清了这笔三年期的15000美元融资的三分之二,而由于萨缪尔·盛克斯的儿子沃尔特·盛克斯的出生,让兴奋的外公写下了免除余债的信函。1885年,马库斯·高曼又把他的儿子亨利·高曼和另一女婿带入了公司,并作为初级合伙人。1888年公司更名为高盛公司(Goldmam Saches & Co.)。1900年马库斯·高曼退休时,又指定萨缪尔·盛克斯为唯一的高级合伙人。塞缪尔·盛克斯怀揣理想,是把高盛这家原本很小的短期票据融资公司发展成世界一流公司的主导者,是与其他外国银行和其他金融中心创造良好关系的第一人,是一位伟大的保守派银行家。他和亨利·高曼一起发展了高盛的铁路债券、外汇套期交易、证券包销业务等,极大地提升了高盛公司的规模和影响力。1934年春季,塞缪尔·萨克斯去世,享年84岁。高盛的合伙人几乎都是家属姻亲。塞缪尔·盛克斯的弟弟和三个儿子以后也分别加入了高盛公司。其中尤为突出的是在1929年美国金融大危机后,高盛选择了哈佛大学毕业的马库斯·高曼的外孙,塞缪尔·盛克斯的儿子——沃尔特·盛克斯与悉尼·文伯格一起领导处于破产边缘的公司,延续了塞缪尔·盛克斯家族在高盛的权利影响。也就是这位沃尔特·盛克斯的出生使其外公免除了他父亲的5000美元欠债,因此沃尔特·盛克斯在回忆时自豪地说:“我出生的第一天就做成了我在高盛的第一笔生意”。1929年美国金融危机的阴影一直沉甸甸地压在这位一生谨慎的塞缪尔·盛克斯心头上,对于萨克斯家族来说,最大的伤害莫过于对他们家族企业名声的伤害,他们一家为高盛的成长倾注了无法计数的时间和精力。

在塞缪尔·萨克斯人生中的最后几年里,他总是反复地问他的儿子沃尔特·盛克斯,“现在人们是如何看待高盛的?”当然那时高盛公司头顶的乌云已经散去,沃尔特的回答能让塞缪尔·萨克斯含笑离去。但今天若塞缪尔·盛克斯在天堂俯瞰华尔街,看到今天的高盛公司受到如此多的恶评,心中不知作何感想。

 

两大家族——高与盛的分裂

马库斯·高曼夫妇十分宠爱小女儿路易莎,但不是爱屋及乌,其实做事谨慎、一丝不苟的小女婿塞缪尔·盛克斯也是他十分欣赏和信任的。盛克斯不仅成为高盛公司第一个合伙人,而且在老马库斯退休的1900年成为高盛公司第一个高级合伙人。甚至盛克斯入股高盛公司的股本投资也是老马库斯给的,且没有全部归还。高盛公司名上也赫然列上盛克斯的姓。但裂痕也因此产生。当塞缪尔·盛克斯在公司地位与日俱升的时期,马库斯·高曼的儿子亨利·高曼还作为游商,到处兜售纺织品,当然生活与社会地位远不如盛克斯。1985年亨利·高曼进入了高盛,只是一个初级合伙人。虽然1900年马库斯·高曼在退休时,将儿子亨利·高曼列为在高盛公司与盛克斯同等的地位和权利,并在1904年去世时的遗嘱中,明确亨利·高曼也列为高盛的高级合伙人和联席领导人。但两位姻亲兄弟间的不愉快已经存在着多年了。

 塞缪尔·盛克斯和亨利·高曼的个性也差异甚大。塞缪尔·盛克斯内敛沉稳、谨慎保守多疑,而亨利·高曼则思路活跃,敢于创新冒险。两个人如能互补,是最好的搭档。但事与愿违。个性和经营思路的差异,在老爸去世后两人的矛盾交锋常常发生,甚至争论得面红耳赤,不欢而散。两个家庭也刻意疏远。亲情日渐被仇怨替代。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两人的政治分歧使矛盾进一步激化,同为德裔,亨利·高曼鲜明地支持德国发动的战争,而塞缪尔·盛克斯明确地支持英法。而后亨利·高曼又犯下了巨大的错误,拒绝参加美国所有银行都参加的支持英法的贷款。因此高盛公司的声誉和海外业务受到了重大影响,成为高盛公司不可承受之重。塞缪尔·盛克斯和亨利·高曼的分歧也变为不可调和。1917年亨利·高曼正式提出离开高盛。他的离去,不仅使高曼家族完全退出了高盛公司,也对当时高盛公司的创新能力带来了重大影响,同时也带来了两个家族的悲剧。从此以后亨利·高曼再没有和塞缪尔·盛克斯讲过一句话,甚至和他的亲妹妹路易莎也如此。在此后的近百年中,两家的后人也互不往来,就像互不相识。

马库斯·高曼在弥留之际留下了这样一段话:“我死后最大的愿望,就是我的子孙后代能像我在世一样和谐相处,希望他们能时刻准备着相互安抚,相互征询意见,相互帮助,如果需要的话,提供必要的物资帮助。”是不是老马库斯已经看到些许端倪,或有所预感。但他是无力改变了,他留下了一个伟大的公司和一个分裂的家庭,对他而言,孰轻孰重呢?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即进入

“上海市银行博物馆”官方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