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支付宝微信被央行收编,各种PAY会过得更好吗?

科技侃点2019-11-07 13:09:36

打开手机扫一扫,已经成了中国特色的支付日常。去年,中国的移动支付完成了127.万亿美元的交易。我们跳过了信用卡,以野蛮生长的速度用二维码作媒介,跃进到无纸化消费时代。支付宝、微信等支付机构,以庞大的用户基数,彻底改变了中国的传统金融模式。

在创造机遇的同时,条码支付的危险性也日益凸显,清算机构遭到无视、中国的金融监管体系受到不断挑战。去年12月,央行发布281号文、296号文,一步步规范条码支付业务、支付机构。中国特色的条码支付,将逐步被国家的监管体系收编。

接下来,中国的条码支付将有哪些变化?在中国很“吃不开”的各种Pay,现在又过得怎样?国外的Visa、万事达等前辈们,转型科技公司的脚步中,都做了哪些呢?

微信被正式收编

4月1日,中国银联官方宣布,与财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展开微信条码支付业务合作。据悉,银联和微信支付已经完成了系统对接、联调测试、生产试验等准备工作。

银联与微信的合作,对我们这些日常买个早餐的用户,在初期合并其实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影响。而后期,微信支付也许会出现与信用卡类似的交易手续费,而手续费到底由交易的哪方承担、是否会降低小商户使用的积极性还未可知。

双方联手的背后,是央行刚刚推出的网联清算平台第42号通知。通知明确,6月30日之前,将关闭第三方支付直联银行的代扣通道,银行不得单独直接为第三方支付机构提供代扣通道。

在这一规定之前,支付宝、微信等支付机构,实际上是直接跳过银联,和各个商业银行签署代扣协议,完成跨行、异地交易。这样一来,银行卡的支付信息全部被支付机构获得,清算机构银联和背后的央行就失去了监管的渠道。随着支付宝和微信的用户和资金量的持续扩张,这样的央行无法控制的金融风险显然是不可以继续的。

支付宝还能观望几天?

微信已经完成了与清算机构合作的使命,留给巨头支付宝的时间也不多了,而支付宝现在考虑的,也许是选择哪家清算机构的问题。

我们工资卡上几乎都有的银联,是大家最熟悉、也是中国最老牌的清算机构,不过,它并不是中国唯一的清算机构。2017年初,在人民银行的牵头之下,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即“网联”正式成立。网联作为央行的“小儿子”、银联的弟弟,同样是一个清算机构,它的出现主要就是为了应对支付机构的线上业务。

早在2017年8月,央行就要求支付宝、财付通等45家机构,签署了《网联清算有限公司设立协议书》,在18年6月30日之前,全部接入网联,放弃直连模式。

于是,市场上就出现了两个同出央行之手的清算机构。在业务上,银联原本植根于线下业务,而网联覆盖线上交易。不过,随着市场的改变,银联在今年初上线无卡业务转接清算平台。一方面,是为断直联做好全面准备;另一方面,当然是和网联进行正面竞争。

当然,留给支付宝进行选择的时间也不多了,6月30日之前,网银或者网联总有一家要联手支付宝。

Apple Pay的扩张与Apply Pay Cash的困境

除了支付宝和微信,Apple Pay也许是国人最熟悉的移动支付手段了。再加上刚刚上线的京沪刷公交卡的业务,再次让Apple Pay的名字霸占了头条位置。

相比中国的条码支付,Apple Pay或者其他的各种Pay在技术上要来得更加安全。但是,入华的一年半的Apple Pay虽有银联的支持,在拓展市场的步伐上,则完全无法与支付宝或微信相比。

难以撼动50倍于美国市场的中国这,Apple Pay的主要发展渠道,依旧是海外市场。在美国和英国,Apple Pay已经逐渐成为年轻人尤其是千禧一代的主要移动支付手段,15%的千禧一代使用Apple Pay进行线上交易,10%进行线下交易。上个月,Apple Pay又与美国的25家银行签订了协议。

不过,在实际应用中,Apple Pay在美国的支付场景仍然要无法做到如中国的条码支付般普及。除了各大连锁店、超市、百货公司之外,仍有不少小型商铺、餐馆无法使用Apple Pay。这和吃个煎饼果子都能刷二维码的中国移动支付相比,还有着很大的距离。

▲Apple Pay Cash

除了支付功能以外,去年12月,苹果在升级iOS 11.2的同时,增加了Apple Pay Cash即虚拟借记卡的付款和转账功能。Apple Pay的美国用户都能通过iMessage使用Apple Pay Cash。从今年2月开始,这一功能还拓展到了巴西、爱尔兰、西班牙等国。

不过,在苹果之前,PayPal、Venmo等小额支付款项软件,已经占领了美国的转账市场。Venmo作为P2P支付平台,不仅能够让用户相互转账,更拓展除了自己的社交功能。这一点,是连一直想要扩展社交的支付宝都没能做到的。

Samsung Pay用户人数突破千万

自2015年8月上线以来,三星的Samsung Pay终于在上个月收获了一千万用户,共计交易1072亿人民币(18万亿韩元)。在占有率最高的韩国市场上,Samsung Pay的用户接近700万。

突破千万用户的同时,Samsung Pay进入意大利市场,至此,一共进入了21个国家和地区。至于手机端的支持上,除了高端机型,Samsung Pay在Galaxy A、J系列上,也能使用。

Huawei Pay Mi Pay试分一杯羹

除了国外的手机厂的各种Pay,中国的手机厂商也提供移动支付服务,最典型的就是华为和小米了。

Huawei Pay与Mi Pay在国内推出的时间,与苹果、三星的移动支付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基本相同。16年中,他们纷纷与商业银行、银联合作,进入市场。当时,除了支持的手机不同、线下的活动力度差别之外,华为与小米与海外的两个Pay的最大区别在于支持公交系统的手机刷卡服务。

不过,本土的手机品牌和外来的和尚一样,在中国市场上依旧遭到支付宝、微信的碾压。毕竟,不论手机卖得多好,用户也不可能超过不限手机型号的二维码支付。在难以发展的中国市场之外,小米、华为都想到了进军海外的计划。

去年,华为向欧盟申请了Huawei Pay的支付商标,被认为或将目光锁定一直在华为出售高端机的欧洲市场。据悉,小米希望在一年内,即18年底或者19年初进入美国市场。

老牌国际信用卡组织的科技化之路

维萨(Visa)、万事达(MasterCard)等传统国际信用卡品牌,也在移动支付的路上不断改进、革新。

2013年,万事达卡在当年的MWC上推出了移动支付平台扩展MasterPass(万事通)。从使用体验上来说,它支持二维码支付、可以与匹配了NFC功能的设备或在线虚钱包进行支付,与支付宝的使用方式基本一致,都能提供一键购买的快捷支付。

万事通一直在大力拓展自己的海外市场。一方面,它在今年进入了亚洲的印度、新加坡、中国香港等地。在香港,他们与打车软件HKTaxi合作,进入交通系统;在新加坡,他们与软银机器人合作,落地新加坡必胜客进行自助点餐和电子支付。

另一方面,万事达在非洲大力推广MASTERPASS QR的项目,与中小商户、当地的能源公司合作,推动非洲的电子支付业务。和当初没有建立起信用体系的中国一样,非洲也是电子支付发展的重镇,在货币不稳定的战乱地区普及率甚至超过中国。

Visa其实也早就进入了移动支付的业务。比如Visa payWave采用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的非接触式芯片,让卡片在读卡器4厘米的距离内,无需、密码、签字的基础上实现小额交易。

Visa还在2月起从东京试点,启动刷脸支付。在银行卡绑定了脸部验证的前提下,利用AI验证,进行结算。在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上,刷脸支付或将成为Visa全新的支付手段之一。

相比各种Pay或者中国的微信、支付宝,Visa和万事达在国际市场上的普及率要高出很多,对于有着国际支付需求的用户来说,来的更加方便。

就中国市场而言,央行从去年开始,鼓励外资进入中国清算市场,表示将平等对待国内、国际资金。当然,央行开放外资的细则仍未出台,要想撼动银联在国内的地位,也依旧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