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传言:台积电开启大陆IPO;回应:没有发行CDR的计划

芯媒介2021-01-11 07:50:46

 台积电开启大陆IPO:


 


  据不具名消息,台积电提前开启大陆IPO(首次公开募股),继富士康之后第二家台湾电子大型企业开启A股IPO通道。


没有发行CDR的计划

4月2日午后台积电回应上市传闻,表示没有发行CDR的计划。今天上午据电子创新网报道,据不具名消息,台积电提前开启大陆IPO,继富士康之后第二家台湾电子大型企业开启A股IPO通道。

利弊分析:

有券商人士判断,台积电根本“不缺钱”,要在大陆上市也不是出于财务考量,而是业务发展需要,且只要拿出一成股权去挂A股实施的CDR(中国存托凭证)即可。

在大陆挂牌有利有弊,安联中华新思路基金经理人许廷全表示,大陆A股的本益比诱人,以台积电所在的半导体产业而言,有关上市公司目前的本益比高达50倍至150倍;反观台积电今年的本益比,则在15倍至17倍之间。

大陆海协会会长陈德铭表示,大陆将支持如台积电等台湾高科技公司到大陆上市。目前在大陆上市的台资企业大约22家。当中少数公司选择先在台湾下市,转去大陆A股挂牌,例如ERP大厂鼎新电脑(大陆称鼎捷软件)为发展大陆市场,与神州数码合资,选择在台湾下市,成功在大陆上市。


  试点企业具体标准:
 


  值得关注的是,和2月份传出的资本市场创新支持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四大新经济行业不同,本次《意见》明确七大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此外,和独角兽传统估值100亿准入门槛不同,本次《意见》将估值、营收等规模要求大幅提高。


  台积电、三星、Intel 这三家公司几乎垄断了全世界的高端集成电路的制作工艺,被称作芯片行业三巨头。


  现在对中国出口的先进芯片厂商有两家,那么华为从台积电买一枚未封测芯片颗粒可能是要价12美元,假设台积电被国台办 以行政强制令踢出中国先进制程芯片市场,那样华为就只能从唯一的三星手里买先进制作工艺芯片颗粒,理论上,三星把价格提到50美元一枚die都没问题,那华为还有什么价格竞争力可言?而且三星还可以选择不卖。


  目前的逻辑芯片制造格局是,苹果的大多由台积电制造,高通的大多由三星制造。


  以上说的还只是逻辑芯片,至于内存芯片,三星和韩国海力士两家基本上是垄断地位,这两家韩国公司理论上将可以在内存芯片上随意涨价,或者对其他采购商断货。


  在闪存芯片领域,三星是最大垄断资本家集团,市场占有率接近一半,剩下几家是海力士、东芝、Intel、镁光。寡头对市场的超控能力也是非常强的。三星自己的闪存NAND芯片大量被苹果订购,自己的会从海力士、东芝、镁光等其他厂商采购以补充自己旗下手机的产能缺口,三星通过这一进一出几乎可以撬动整个NAND芯片市场。


  有人说华为可以选择自己造先进制作芯片工艺啊,那为什么不自己制做呢?先不说集成电路制作工艺的技术是芯片三巨头日积月累的结晶,就算华为掌握了先进制程技术,还是造不了先进制程芯片,因为华为不能买到制造先进制程芯片的高端芯片光刻机,这就涉及到北约瓦森纳协议体系中一家比台积电 还要重要得多的公司:荷兰芯片光刻机制造商 ASML。


  瓦森纳协议的限制清单会随着科技进步动态更新,可以确定的是,目前,ASML仍然不能向中国大陆出售ArF- immersion 1980Di及EUV光刻机,至于前几年中国内资本土厂商连ArF immersion 1970Ci都买不到。


  ASML在成就霸主地位前 击垮了日本的芯片光刻机制造商,佳能很早就识时务退出芯片光刻机市场,只保留面板光刻机,顶多就做些CMOS光刻机和元器件光刻机。尼康还在中低端集成电路的光刻机市场苦苦运营,而且越陷越深,拖累整个集团,如今尼康已经宣布在日本对相机业务和光刻机业务裁员超过1000人,intel从2015年起停止采购尼康的光刻机。目前尼康的窘境也是可见一斑。


  为此,笔者再次拿ASML划时代的EUV光刻机NXE 3350B 镇楼,单台售价达一亿美元,已经准备出货第18台了。


  ASML不仅收购全球顶级镜片厂商卡尔蔡司公司旗下的蔡司芯片设备镜片 的Carl Zeiss SMT接近 25%的股份,而且进一步整合了EUV反射镜片的研发技术。

  更加狂暴的最新EUV 光刻机NXE 3400B 于2017年刚刚成功下线第一台,ASML就已经接到了21台NXE 3400B订单,总价达到23亿欧元,EUV产能供不应求。


  EUV相关技术被荷兰ASML、德国卡尔.蔡司、比利时IMEC联合垄断,半导体设备产业链的EUV革命进展有条不紊,宣告了尼康等日本设备厂商的彻底衰败。


  有人说中国也在努力研发光刻机啊,确实国家也很支持上海微电子,但现在做出的国产光刻机仍然只是i-line stepper和 KrF scanner层面的,中短期内只能跟日企杀低端市场。


  光刻机这个市场的产值是高端占大头,中段占小头,低端忽略不计,我在关于光刻机市场的回答链接里分析过这点。


  再说回台积电:


  台积电、三星电子、intel三家公司就是芯片光刻机霸主荷兰ASML公司大股东之一,而且拥有ASML 1970Ci以上的型号光刻机优先供货权,台积电、三星、intel、ASML这四家公司掌控了全球半导体产业链超过70%的利润,而集成电路的设计领域的产值比重就比制造环节低多了,2016年芯片设计商ARM的年利润才刚超过4亿英镑,还不到芯片三巨头的零头。


  三星电子2017年第2季度的运营利润121亿美元,保守估计其中至少有60亿美元利润来自于半导体芯片。


  台积电2016年的全年利润也超过了110亿美元,虽然比三星的利润少一大截,但是比全球所有的单纯芯片设计商的利润加起来都要多。


  但是由于国内众多舆论的长期以来制造的一种假象,弄得好像台积电以及三星的集成电路制造都是低端代加工一样的,这样的心态多多少少都有点自欺欺人。


  这几个公司之间关系似乎并不止这么简单吧,荷兰的ASML三个股东——荷兰ASM控股集团、荷兰飞利浦集团和美国投行摩根大通同时也是台积电的股东,其中飞利浦还是台积电的大股东。如果国民党关联基金会下属的股权党产将来被民进党清算干净,那么飞利浦可以坐稳台积电第一大股东。如今国民党党产系在台积电的持股已经越来越少,台湾股民也清楚,台积电已然成为外资,确切的说是荷资和美资控股。此外,荷兰ING银行集团、摩根斯坦利、摩根大通以及德意志银行都为这些芯片大咖们的债券承销商以及拥有者。


  也正是因为荷资和美资对台积电的控股,才使得荷、美等瓦森纳协议体系国家对台积电源源不断的技术注入,台积电带动的台湾半导体上下游产业链集群又反过来为瓦森纳体系国家的其他投资基金回馈利益,如此循环往复。


  所以,不要以为有了强大的ASML光刻机就能造出先进制程的芯片,就好比有了锋利的菜刀和做出美味可口的菜肴是两码事,菜刀是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厨师的技术也一样重要。ASML EUV的光刻机只是芯片三巨头能够造出先进制程芯片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三巨头的技术水平同样不可或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