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台积电拟A股IPO,一成股权实施CDR

中创海洋2019-04-04 07:51:17

台积电开启大陆IPO

 


据不具名消息,台积电提前开启大陆IPO,继富士康之后第二家台湾电子大型企业开启A股IPO通道。


本以为这是愚人节消息,小编特地翻墙去台湾媒体去查了下消息,最近确有消息传出,台积电拟实施大陆IPO。


无风不起浪,不便具名的券商人士判断台积电根本"不缺钱",要在大陆上市也不是出于财务考量,而是业务发展需要,且只要拿出一成股权去挂A股实施的CDR(中国存托凭证)即可。


一个湾湾的鸿海精密在大陆上市就受到追捧,要是台积电也来上市挂牌那会怎么样?也快了。赶紧找下与台积电有关联的上市公司。


在大陆挂牌有利有弊,安联中华新思路基金经理人许廷全表示,大陆A股的本益比诱人,以台积电所在的半导体产业而言,有关上市公司目前的本益比高达50倍至150倍;反观台积电今年的本益比,则在15倍至17倍之间。


大陆海协会会长陈德铭表示,大陆将支持如台积电等台湾高科技公司到大陆上市。


目前在大陆上市的台资企业大约22家。当中少数公司选择先在台湾下市,转去大陆A股挂牌,例如ERP大厂鼎新电脑(大陆称鼎捷软件)为发展大陆市场,与神州数码合资,选择在台湾下市,成功在大陆上市。多数的状况是,去对岸投资的非上市台资企业壮大了,为扩大大陆的内销实


 CDR是什么?

中国存托凭证(Chinese Depository Receipt,CDR),是指在境外(包括中国香港)上市公司将部分已发行上市的股票托管在当地保管银行,由中国境内的存托银行发行、在境内A股市场上市、以人民币交易结算、供国内投资者买卖的投资凭证,从而实现股票的异地买卖。


3月30日晚,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若干意见的通知》(以下称“《意见》”),证监会有关CDR试点意见已经国务院同意,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规则”的形式落锤,规格颇高。全文明确指导思想、试点原则、试点标准、试点方式、发行条件等十项内容,相关要点归纳如下:


试点企业具体标准


值得关注的是,和2月份传出的资本市场创新支持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四大新经济行业不同,本次《意见》明确七大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此外,和独角兽传统估值100亿准入门槛不同,本次《意见》将估值、营收等规模要求大幅提高。



台积电、三星、Intel 三家公司垄断了全球的高端芯片制程,被称为半导体三巨头。(Globalfoundry 已经沦为三星的附庸,德仪老了,联电现在就是个打酱油的,日企更是迅速溃败)


现在对中国出口的先进芯片厂商有两家,那么华为从台积电买一枚未封测芯片颗粒(die)可能是要价12美元(最近16纳米制程的LG.MS都卖到27美元了,10纳米制程颗粒只会更贵),假设台积电被国台办 以行政强制令踢出中国先进制程芯片市场(假设而已),那么华为只能从唯一的三星那里买先进制程芯片颗粒,理论上,三星把价格提到50美元一枚die都没问题,那华为还有什么价格竞争力可言?而且三星还可以选择不卖。


目前的逻辑芯片制造格局是,苹果的大多由台积电制造,高通的大多由三星制造。


以上说的还只是逻辑芯片,至于内存芯片(DRAM),三星和韩国海力士两家基本上是垄断地位,这两家韩国公司理论上将可以在内存芯片上随意涨价,或者对其他采购商断货。


在闪存芯片领域(NAND,就是存储芯片,和内存不是一回事,很多大V经常把两者搞混淆),三星是第一大寡头,市占率接近50%,剩下几家是海力士、东芝、Intel、镁光。寡头对市场的超控能力也是非常强的。三星自己的闪存NAND芯片大量被苹果订购,自己的会从海力士、东芝、镁光等其他厂商采购以补充自己旗下手机的产能缺口,三星通过这一进一出几乎可以撬动整个NAND芯片市场。


有人说华为可以选择自己造先进制程芯片啊,为什么不自己造?且不说半导体先进制程技术是半导体三巨头日积月累的结晶,就算华为掌握了先进制程技术,还是造不了先进制程芯片,因为华为不能买到制造先进制程芯片的高端芯片光刻机,这就涉及到北约瓦森纳协议体系中一家比台积电 还要重要得多的公司:荷兰芯片光刻机制造商 ASML



瓦森纳协议的限制清单会随着科技进步动态更新,可以确定的是,目前,ASML仍然不能向中国大陆出售ArF- immersion 1980Di及EUV光刻机,至于前几年中国内资本土厂商连ArF immersion 1970Ci都买不到。


ASML在成就霸主地位前 击垮了日本的芯片光刻机制造商,佳能很早就识时务退出芯片光刻机市场,只保留面板光刻机,顶多就做些CMOS光刻机和元器件光刻机。尼康还在中低端芯片光刻机市场苦苦挣扎,越陷越深,拖累整个集团,如今尼康已经宣布在日本对相机业务和光刻机业务裁员超过1000人,intel从2015年起停止采购尼康的光刻机。目前尼康的窘境也是可见一斑。


(题外话:如今尼康、佳能的光刻机已不受瓦森纳协议限制,中国大陆可以随便买,但不一定都看得上,现在只有日吹的三井三菱帝国梦幻黑科技PPT敢吹尼康的芯片光刻机了。鉴定一个人是不是日吹或者精日,笔者推荐了一个标准,那就是这个人敢不敢承认ASML在芯片光刻机领域的绝对霸主地位)

为此,笔者再次拿ASML划时代的EUV光刻机NXE 3350B 镇楼,单台售价达一亿美元,已经准备出货第18台了。



ASML还收购全球顶级镜片厂商卡尔蔡司公司 旗下蔡司半导体设备镜片 Carl Zeiss SMT 24.9%股份,进一步整合EUV反射镜片的研发。


更加狂暴的最新EUV 光刻机NXE 3400B 于2017年刚刚成功下线第一台,ASML就已经接到了21台NXE 3400B订单,总价达到23亿欧元(约合28亿美元),截至2017年第二季度,ASML已经积压的来自半导体三巨头的NXE 3400B订单达到27台,总价超过28亿欧元(约合32亿美元),EUV产能供不应求。

EUV相关技术被荷兰ASML、德国卡尔.蔡司、比利时IMEC联合垄断,半导体设备产业链的EUV革命进展有条不紊,宣告了尼康等日本设备厂商的彻底衰败。


有人说中国也在努力研发光刻机啊,确实国家也很支持上海微电子,但现在做出的国产光刻机仍然只是i-line stepper和 KrF scanner层面的,中短期内只能跟日企杀低端市场。


光刻机这个市场的产值是高端占大头,中段占小头,低端忽略不计,我在关于光刻机市场的回答链接里分析过这点。

再说回台积电:


台积电、三星电子、intel三家公司就是芯片光刻机霸主荷兰ASML公司的股东,拥有ASML 1970Ci以上型号光刻机的优先供货权,台积电、三星、intel、ASML这四家公司掌控了全球半导体产业链超过70%的利润,而集成电路的设计领域的产值比重就比制造环节低多了(芯片设计商入行门槛也比制造商低多了,连土耳其这种国家都有芯片设计商),2016年芯片设计商ARM的年利润才刚超过4亿英镑,还不到半导体三巨头的零头。


下面新闻是三星电子2017年第2季度的运营利润——121亿美元(约合820亿人民币,超过苹果、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保守估计其中至少有60亿美元利润来自于半导体芯片:



(由于逻辑芯片、内存DRAM芯片、闪存NAND芯片、AMOLED屏幕价格持续上涨,投资机构预计三星电子和三星SDI于第3季度利润可能继续创新高)


台积电2016年的全年利润也超过了110亿美元,虽然比三星的利润少一大截,但是比全球所有的单纯芯片设计商的利润加起来都要多。


但是国内很多舆论长期以来制造了一种假象,搞得好像台积电和三星的芯片制造都是低端代工似的,这种心态多少有些自欺欺人。


这几个公司之间的关系还不止这么简单,荷兰ASML的三个大股东——荷兰ASM控股集团、荷兰飞利浦集团和美国投行摩根大通 同时也是台积电的 股东,其中飞利浦还是台积电的大股东。如果国民党关联基金会下属的股权党产将来被民进党清算干净,那么飞利浦可以坐稳台积电第一大股东。如今国民党党产系在台积电的持股已经越来越少,台湾股民也清楚,台积电已然成为外资,确切的说是荷资和美资控股。此外,荷兰ING银行集团、摩根斯坦利、摩根大通和德意志银行同为这些半导体大咖的债券承销商和持有者。


也正是因为荷资和美资对台积电的控股,才使得荷、美等瓦森纳协议体系国家队台积电源源不断的技术注入,台积电带动的台湾半导体上下游产业链集群又反过来为瓦森纳体系国家的其他投资基金回馈利益,如此循环往复,所以笔者并不认为台积电产业链的成功都归功于台湾人,至少和台湾皇民没一毛钱关系。(如果哪个台湾皇民说:“台湾是在日本殖民时期经济腾飞的,支那流亡政权只有十大豆腐渣建设。。。”,你用不着拿笔者以前写的那篇日本殖民台湾影响的文章去反驳他,用台积电打脸他就足够了,就这么任性!不过大家都知道台湾皇民是不会讲道理的。)


所以,不要以为有了强大的ASML光刻机就能造出先进制程的芯片,就好比有了锋利的菜刀和做出美味可口的菜肴是两码事,菜刀是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厨师的技艺也同样重要。ASML的EUV光刻机只是半导体三巨头能够造出先进制程芯片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三巨头的技术水平同样不可或缺。


中国大陆每年对台湾产生巨额贸易逆差,2016年中国大陆对台澎金马经济体的贸易逆差更是超过900亿美元,笔者总结了巨额逆差的3个原因:


1.在大日本帝国时代,日本效法当初英格兰争夺世界霸权的做法——《航海法案》,日本帝国议会在大正年间开始逐步完善实施日本版的《航海法案》,在日本所有的殖民地(台湾、满洲、朝鲜半岛)建立了完善的抵制中国货、抵制俄国货的措施。加上日本对台湾人民的同化、清洗、改造,以至于台湾皇民直到战后的今天依然保持着抵制中国货的消费观和潜意识。


2.台湾一直对大陆保持着较高的贸易壁垒,尤其是在绿营皇民执政期间,想尽各种办法设置变相贸易壁垒,台湾在海关、检疫、质检、商标法等领域对大陆企业的种种隐性限制条款法规已经涉嫌违反WTO游戏规则,中国大陆却几乎未采取诉讼维权。


3.中国大陆往往给予台湾企业更多的照顾,台湾企业在大陆遇到的贸易壁垒比其他国家要少,而中国大陆企业出口台湾的商品却要面对较高的贸易壁垒,台湾对中国大陆很多产品都有各种限制。


4.就是本文讨论的台积电,中国电子厂商每年向台积电购买大量的先进制程芯片颗粒,这是对台澎金马产生贸易逆差的一个巨大来源。(对韩国的贸易逆差也是同理)


中国大陆如果制裁台积电,就等于跟美国荷兰这两个重要瓦森纳国家翻脸,不是说不能翻脸,但中国此时就对瓦森纳体系翻脸底气尚不足,当下也没必要翻脸,当下翻脸也不是上上策。


而且大陆也没有足够充分的理由翻脸,毕竟台积电不是绿营企业,相反,早期的台积电是李国鼎时代的国民党党产企业,一度还被陈水扁喷为黑金政治产物。


张忠谋也拒绝了蔡英文的国务资政邀请函,书面理由是台积电外资持股近八成,市场及客户也有七八成在国外,作为公司负责人不宜担任资政一职。新闻视频如下:



说得谦虚点,中国产业的一些事还需要台积电的配合,比如台积电在南京独资设置16纳米制程12英寸晶圆厂(只有特殊技术型外资企业在大陆设厂才享有独资权利),虽然到2019年投产时16纳米已经谈不上先进制程了,投资30多亿美元也谈不上战略级投资,但是这个晶圆厂对中国半导体供应链的意义是重大的,美国为此百般质问,好在台积电在美国的关系也不少,张忠谋本人就有美国国籍。最终以当时的执政党国民党在立法院的优势,通过了南京晶圆厂的投资国会审核。


下图为台积电在南京投资的16纳米制程 FAB规划图:



(题外话,三星投资西安的 先进制程NAND存储芯片厂也是在中韩关系蜜月期顶住了美国的压力,进行各种说服疏通,才在韩国国会通过投资审核案的。2017年,三星将再往西安市投资90亿美元建设第二个NAND存储芯片FAB)


即使中国本土最强的半导体生产商 中芯国际 仍然有超过10%的股份是台积电持有的,而且中芯国际的创始人张汝京、CEO邱慈云、蒋尚义等高管基本都是以前的台积电管理层,中芯国际的技术进步和这些高管的在国际半导体领域的人脉、经验是密不可分。


所以,在中短期内,笔者不认为中国大陆官方会对台积电表露负面态度。


台积电在台湾的地位可不仅仅是占据台湾股市权重的两成这么简单。台湾是典型的外贸依赖型经济体,台积电所带动的产业链是支撑新台币汇率的基石。假如没有台积电,台湾的日月光、联发科这种企业的竞争力要大打折扣。这个产业链撑起了台湾中产阶级的半边天(也就是俗称的竹科人,新竹人的幸福感指数是全台湾最高)。下图是竹科人的工作照:



如果不包括电信诈骗业,台积电 就是台湾经济最后的堡垒,也是台湾最坚实的一座堡垒,它的利益关联是美国等西方瓦森纳体系国家维护台湾现状的重要原因之一。 众所周知,经济衰败往往是撕裂型社会的矛盾暴力化的导火索,即使将来没有“穷台战略”,一旦台积电崩塌,台湾将会瞬间“黎巴嫩化”。


最后也期待中国能努力追赶半导体先进制程技术,甚至自力更生把芯片光刻机做好,虽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且投入巨大,但只要国际政治贸易游戏规则不变,这种制约国家发展的瓶颈问题必须靠自我突破,别无选择。



顶级项目


(点击上方图片了解项目详情)

 往期精彩 

 史上最全金融知识 | 你要的、我都有!

A轮、B轮、C轮融资,股权不被稀释的秘密在这里

涨知识啦 ~  PE、VC和投行到底有什么区别?

什么是GP、LP、VC、PE、IB、FOF、TOT、M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