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可怕的对手,三星在专利诉讼中如何利用“斗转星移”反转中国企业的

专利分析与布局2019-04-12 19:00:28

三星公司是韩国最大的跨国企业集团,2017年的营收1800亿美元,世界500强排名第15位,旗下的三星电子、三星物产、三星保险三大公司均位列世界500强,产业横跨电子、机械、化学、金融等众多领域。


三星公司也是世界上最具创新力的企业之一,在全世界范围提交过约70万件专利申请,在中国的专利申请就超过6万件,拥有约10万个专利家族,超过日本佳能的8万个专利家族和美国IBM4.5万个专利家族,是全球持有专利最多的跨国企业。三星的核心专利遍布通信、半导体、显示技术、新能源等几十个领域,在众多领域具有不可替代的话语权。


三星也是名副其实的全球公司,海外销售额高达90%,主要竞争对手均在国外。三星的市场扩张迅猛,与世界各地的竞争对手纠纷不断,在北美、中国都有不少专利诉讼,与苹果、高通、华为都有过正面冲突。


然而,让人吃惊的是三星的生命力极强,在大部分的诉讼中都是客场作战作为被告,但不落下风。在与苹果的专利大战中,苹果数次都想置三星于死地,但都不成功,直到如今,三星手机在全世界依然占据最大的市场份额。


近年来在中国的专利诉讼中,三星几乎都是防守一方。然而却在不利的局面之下沉着冷静,找到对手的弱点,把对手的攻击当成自己的武器,操作有点类似于金庸小说中慕容氏的“斗转星移”,借力打力,不论对方施出何种功夫来,都能将之转移力道,反击到对方自身。


在与中国的广晟数码和华为的专利诉讼中,三星将这种“斗转星移”的功夫发挥到极致,都是在谈判中拖延时间寻找对方的弱点,然后激怒对方使得对方提起专利诉讼,利用对方的材料借力打力反转对手。


三星与广晟数码专利诉讼:

具体内容参见本公众号文章:索赔4亿的标准必要专利竟然被自己的在先专利无效!


20177月份,广晟数码公司北京、深圳多地起诉三星、创维、海信等公司专利侵权,要求赔偿损失共计约4亿多元。涉案专利是国家标准的《多声道数字音频编解码技术规范》(GB/T22726-2008)(以下简称标准)的标准必要专利。


广晟数码的专利是国家标准的标准必要专利,在中国的实力和背景强大,是数字音频编解码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的依托单位,核心团队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内知名IT企业技术主管、高等院校教授、国家级研究机构资深研究员组成。


广晟数码的起诉让国内音频领域人人自危,这是一起涉及国家标准专利的诉讼,广晟数码也胸有成竹。但结果是三星竟然用广晟数码自己之前申请的专利将这件标准必要专利无效。这件专利有个巨大的瑕疵,就是申请时没有要求到合适的优先权,但要发现这个弱点也并非易事,否则这件专利也不会在中国获得授权了。


以三星在音视频编解码领域的实力,应该很早就看出其中的问题了,按照一般低调的处理方式,应该直接和对方谈判,将相关文件展示在对方面前,对方也就知难而退了,这样不需要走诉讼程序,可以节省很多成本。但三星选择的做法是让对方起诉,在诉讼中利用这个弱点直接反击,利用对方自己的文件无效掉这件专利,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给对手极大的威慑力。广晟数码起诉三星肯定肠子都悔青了,毕竟自己的专利被自己公开的文件无效肯定是件无奈的事情,没有任何还手的空间。



三星与华为专利诉讼:

具体内容参见本公众号文章:美国法院阻止中国法院的禁令会成为美国制裁华为的坑?


三星与华为都是世界通信巨头,双方都持有大量3G4G标准必要专利,双方都承诺在Frand(公平、合理、非歧视)的原则下许可自己的3G4G标准必要专利。2011年开始,华为和三星就各自持有的相关标准必要专利交叉许可进行协商,但双方对许可的范围有分歧。


为此,双方从2011年开始,在深圳、北京、上海、香港、首尔等地进行持续6年,多达15轮的专利许可谈判,但最后分歧依旧。三星认为华为的专利许可费率不合理,希望将标准必要专利和非标准必要专利绑定谈判,而华为认为三星一直在想方设法拖延许可,毫无诚意。


20165月,华为分别在美国和深圳对三星提起多起专利诉讼,20181月,深圳中院判决三星侵犯华为的两项专利权,三星在中国的产品面临禁售,局势看起来非常不利。


但接下来三星又使出了“斗转星移”的招式,利用华为在深圳法院的胜诉,直接向美国法院起诉华为,认为在华为在中国的起诉的目的是逼迫三星就范,接受不公平的许可条款,并且涉嫌垄断。最后美国法院判决华为不得在中国寻求对三星的禁令。


而三星采用的一个重要证据就是华为的一位高管自己公开的言论,就是起诉三星的目的不是把三星从中国踢出,而是以此作为让三星付出合适的专利许可费的筹码。



最后美国法院判决三星胜诉,指令华为在美国法院判决之前,不得在中国寻求对三星的禁令。


这一招借力打力的方法让华为进退两难,若要不理会美国法院的指令,可能面临在美国诉讼的不利局面,甚至招致反垄断调查,对未来争夺5G标准话语权都影响巨大。在中国胜诉了不但不能给自己带来正面作用,反而给自己惹来麻烦,自己胜诉的果实成了三星反击的武器。当然不排除美国法院对华为有偏见,但三星娴熟地运用“斗转星移”,找到华为高管的言论,以及众多诉讼技巧的操作,不得不让人佩服其手段。


三星在中国的这两起诉讼都是客场作战,被动应诉,对手是广晟数码和华为这样背景和实力雄厚的企业。三星在这两次诉讼中都运用“斗转星移”的绝技,利用对方自己公开的材料,甚至对方胜诉的果实,拿来当成反击对方的武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斗转星移,实力可见一斑。


与对手竞争,最好的办法就是要把对手研究透,向对手学习,三星公司能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的确有其值得称道的地方。


相关文章

美法院阻止中国法院的禁令会是美国制裁华为的坑?

索赔4亿的标准必要专利竟然被自己的在先专利无效

广晟数码索赔4亿,一个神奇的标准与专利玩家

为什么中国的企业普遍缺少核心技术和创新能力

美国封杀中兴,揭开了中国制造和科技创新的遮羞布

世界一流大学的调研笔记:为什么科技成果转化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