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中秋假期也过去了,今年你走过几条路|一个人和他的N条公路(从哈尔滨出发)

哈尔滨新闻网2019-05-27 21:48:03

我们的脚步,总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愈发匆忙,以至于无暇停歇,没空看看天上的月亮。


我们的脚步,总是离故乡越来越远,远得模糊了旧时的物事、故乡的月亮以及童年。


下面要介绍的这位朋友,一次次远离故乡,行走在不同的路上,但不管走了多远,最后总还是会回到这里,家。




      阿超最近完成一项大项目:把多年来在路上的照片制作好,铺满一面墙,作为多年旅行的纪念,让看到这面墙的朋友都很惊艳。很多照片在他以往的游记中都散乱地看过,今天集中在一起展现,一种力量从图片中升起,要远行的冲动有点难以压抑。怂恿他集中整理一下发出来,他还是有点犹豫。多劝几次,就有了下面的《公路日记》。图片很多,没有WIFI慎入~     



      地下室有一堵面积很大的空白墙面,有时用电脑久了就看着它休息一会儿眼睛,有一天忽然想到,用自己这些年拍的公路照片把它铺满,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

  挑选完照片放到同一个文件夹后,看着排列好的缩略图,自己也觉得有点小震憾,想起政治老师的一句话:量的积累会引起质的变化——这是我整个高中记住的两句话之一,另一句是“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虽然一直喜欢公路延伸到地平线尽头的样子,但之前并没有机会身临其境的看到,直到2007年第一次摩托旅行。从那时开始,我就把握每一次拍摄公路的机会,当作影像日记。

  公路最好看的样子,就是两条路肩在地平线上汇聚到一起。顺光时的蓝天白云绿草地,以及清晨和黄昏,都是非常美的时候。除此之外,恶劣天气最容易拍到精彩的画面。

  骑摩托车比驾驶汽车有更多机会拍到好看的照片,因为同是恶劣天气,汽车乘客多数时间都躲在驾驶室里面看着雨刷在风挡上摇摆,不自觉的留恋舒适感而不想下车。摩托车则不同,不管什么天气,人都跟环境融在一起,反正已经浑身湿透,不如淡定些,该走就走,该拍就拍。这点我和老漫是有共识的,每天两个人在路上流连拍照的时间跟骑行的时间差不多,这也是我俩跟别的摩友很难走到一起的主要原因。

  自己满意的照片多是在内蒙拍到的,那里有广袤的草原,笔直的公路和无尽的地平线,也是我最爱去的地方。




2007年7月12日,内蒙,省道S203,阿尔山至新巴尔虎左旗之间,诺门罕附近。
  尼康FM2,AIS24mm/2镜头,反转片。


  这可能是我第一次拍到这种类型的照片。




2007年7月13日,内蒙,无名自然路,贝尔苏木至贝尔湖之间。
  尼康FM2,AIS24mm/2镜头,反转片。


  草原深处除了我们几个人什么都没有,白菜第一次跑这么远的土路,酣畅淋漓。




 2008年8月27日,内蒙,口岸公路,有编号但地图上查不到,新巴尔虎右旗至阿日哈沙特口岸之间。
  尼康F90,AFS70-300mm镜头,反转片。
  

        那条公路在草原上起伏跌宕,直到越过地平线。我们几个往返160公里,就为了看两个觉得很污的地名,内蒙这侧叫阿日哈沙特,外蒙那侧叫哈毕日嘎。




 2008年9月4日,内蒙,国道G111,加格达奇至莫力达瓦旗之间。
  尼康F90,AFS70-300mm镜头,反转片。


  经历了前一天大兴安岭腹地的爆胎跟断油之后,逃出生天生天的我们格外开心,各个笑的像朵花,看什么都觉得漂亮。




2009年7月16日,内蒙,恶名昭著的省道S303,那时候路况尚可,东乌珠穆沁旗至满都胡宝拉格苏木之间。
  尼康D700,AFS70-300mm镜头。
  

        拍这张照片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一位摩的司机朋友的话:内蒙的路啊,走着走着,好像能走到云彩里。




2009年7月17日,内蒙,省道S303,满都胡宝拉格苏木至五岔沟之间。
  佳能EOS350D,17-40mm/4镜头。


  这是老漫在我身后拍的,很喜欢的照片之一,行李上夹着的几个水瓶子很煞风景。




2010年8月13日,甘肃,省道S314,锁阳城至敦煌之间。
  尼康D700,AF24-85mm镜头。


  当时已经晚上九点,路边撒尿时随手拍了几张,非常平淡,等于废片。有天练习后期软件时把各种数据都试了一下,无意中弄出这种魔幻感觉,觉得也挺好,就这么着了。




2013年5月28日,内蒙,还是口岸公路,新巴尔虎右旗至阿日哈沙特口岸之间。
  尼康D700,AF80-400mm镜头。


  大概还是2008年的拍摄位置,五年过去,这条路已经毁得面目全非,怎样在记忆里搜刮,都找不出原来的样子,非常失落。



     可能是季节不同,也可能是早晚光线方向的区别,反正就不是原来的样子,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2013年5月30日,内蒙,省道S303,满都胡宝拉格苏木至东乌珠穆沁旗之间。
  尼康D700,AF24-85mm镜头。 


  这个时候,S303已经变得很邪恶,400公里足足走了14个小时,隔着护板把油底壳都撞瘪了,以至于2014年骑摩托的时候没敢再走。




2013年5月30日,内蒙,省道S101,东乌珠穆沁旗附近。
  尼康D700,AF20mm镜头。


  快午夜时,上了平坦的S101,这才长出口气,有心情稳稳当当的用三脚架拍几张星空。




2013年10月8日,吉林,环山线,长白山西坡至北坡之间。
  尼康D700,AFS70-300镜头。


  因为缺少这种场景,拿它来凑数。当时拍了几张都不理想,下次认真点。




2013年12月2日,青海,国道G109,青藏公路,昆仑山口。
  尼康D700,AF24-85mm镜头。


  这张照片里几乎没有公路,因为只是想试着把太阳拍进画面,之前成功的例子不多,数码相机的星芒很少有完美的时候,这张也是。




2014年1月12日,四川,省道S301,川主寺至九寨沟之间,接近景区。
  富士X-E1,18-55mm镜头。
  

        从郎木寺出来就开始下大雪,一路上遇到无数事故,多数都是大货车,在东北练出来的冰雪路面驾驶经验到这里得心应手,甚至有点小小的优越感,不过,后来还是挂上了防滑链。
  这张照片是隔着风挡拍的,实际上风挡的反光、附着的杂物以及玻璃的变形都会让图像的画质直线下降,这也是少有汽车自驾拍摄到公路照片的原因。




2014年7月1日,黑龙江,省道S209,兴安林场至北极村之间,马上到一级路。
       GOPRO HERO3+ Black Edition。


  自从6月26日跟老漫出来,就没遇到过几次晴天,我钟爱的S209也因为修路变得面目全非,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还不如原来的砂石路面。



 2014年7月8日,内蒙,省道S201,额尔古纳至海拉尔之间,陈巴尔虎旗附近。
  富士X-E1,18-55mm镜头。


  仍然是连日的雨,在漠河躲了两天,在室韦躲了三天后,我和老漫毅然上路,爱咋咋地。




 2014年7月10日,内蒙,省道S203一级路,阿尔山至阿力得尔之间。
  GOPRO HERO3+ Black Edition。


  眼睁睁的看见着左前方那片暴雨夹枪带棒的向我们行驶的方向袭来,却无处躲藏,浇的差不多了见路边不远有处土房就过去避雨,雨停后推车离开,脚下没根,行李架撞碎了人家的汽车尾灯,赔了七百块,非常郁闷,后来考虑到人家去趟乌兰浩特的4S店往返汽油费就得四百块,也就平衡了。



2014年7月10日,内蒙,省道S203一级路,阿尔山至阿力得尔之间。
  GOPRO HERO3+ Black Edition。


  雨后的空气格外通透。大兴安岭森林的末端与呼伦贝尔草原的交界地带,有非常多的油菜田,每到7月盛开,路边黄黄绿绿的特别好看。有时候停车拍几张,审美疲劳了就利用佩戴式摄像机的间隔摄影功能记录,靠变换行驶线路的方式来构图,除了画质差点,也没什么不好。



 2014年7月10日,内蒙,省道S203一级路,阿尔山至阿力得尔之间。
  GOPRO HERO3+ Black Edition。


  每当自己的影子出现在车头前时,我就想办法拍几张,一般都是用这种办法把自己留在画面上。有时需要找几张自己的照片特别费劲,因为露脸的实在太少了。




2014年7月11日,内蒙,伪省道S101,阿力得尔至霍林郭勒之间。
  GOPRO HERO3+ Black Edition。


  头一天问当地人,地图上的这条路的路况如何,当地人说从来就没有公路,只是有编号的自然路,目前在修一级路,都是施工车辆。因为不想绕路400公路,我和老漫抱着侥幸心里走上这条路。跟这条路比,恶名昭著的S303和黑龙江的S209都是康庄大道,我俩被这条路操的的死去活来,不时的大雨,各种滑倒、摔车,不到200公里的路足足走了一天。
  能有心情拍照的地方,都是好路况,我们有点后悔昨天没走S303。




2014年7月11日,内蒙,伪省道S101,阿力得尔至霍林郭勒之间。
  富士X-E1,18-55mm镜头。


  从侥幸进入又无奈折返的施工隧道里爬出来,两部摩托车上和我们的身上板结着施工的水泥浆。这部车在进入隧道之前摔掉了前挡泥板,一路上前轮卷起的泥水有一半飞溅在我的头盔面罩上,苦不堪言。
  到了霍林郭勒的第一件事,是找个洗车行洗车,车太脏了,老板不愿给洗,我们自己动手洗的。第二天出发前,找修理部配挡泥板,车子虽然隔路,但恰好和大多数三轮农用车的挡泥板通用,装上去后看着也很协调。
  那些天造的特别惨,用了十年的防水行李袋散了花,在阿力得尔买了一块钱的胶丝袋子套着。霍林郭勒唯一能停放摩托车的是四星酒店,保安很狐疑的看着我们停车,听说我们要住宿才没出言驱逐。我把套在外面满是泥水的雨衣脱下,才去前台办理入住,然后出来伙同老漫夹着脏衣服,拎着头盔护具,扛着胶丝袋子,在服务员和其他住客惊愕的注视下,昂首阔步走进电梯,鞋里流出的水在光洁的大理石地面留下两行醒目的足迹。
  差不多有半个月时间,每天我跟老漫进入酒店房间,首先得把灌满水的靴子脱下来倒扣在地上涳水,然后才做其它事情。




  2014年7月12日,内蒙,白霍一级公路,霍林郭勒至西乌珠穆沁旗之间。
  GOPRO HERO3+ Black Edition。


  在霍林郭勒休息到中午,上路没多久,天边的云就开始变得狰狞,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路况好,距离近,不太在乎。



 2014年7月12日,内蒙,白霍一级公路,霍林郭勒至西乌珠穆沁旗之间。
  富士X-E1,18-55mm镜头。


  这天属于东边日出西边雨,顶着大雨浇得像王八蛋一样,从后视镜里却能看见蓝天白云,被雨水浸满的公路像一面镜子。



2014年7月12日,内蒙,白霍一级公路,霍林郭勒至西乌珠穆沁旗之间。
  松下GF1,奥林巴斯12-50mm镜头。


  跟老漫不约而同的停车拍照,相隔300米,我拍身后的风景,他拍了我。



 2014年7月12日,内蒙,白霍一级公路,霍林郭勒至西乌珠穆沁旗之间。
  GOPRO Hero3-Black Edition


  老漫的摄像机也拍了很多精彩的影像,偶尔偷几张。
  如果同行的伙伴也携带了摄录器材,包括相机、摄像机、手机等,应该定期校准时间,不然混编时会因为时间不统一造成图片及视频排序混乱。




2014年7月12日,内蒙,白霍一级公路,霍林郭勒至西乌珠穆沁旗之间。
  GOPRO HERO3+ Black Edition。


  巴拉嘎尔高勒就是西乌珠穆沁旗首府,现在我能记住很多像外文一样的内蒙地名,自己都佩服自己。




2014年7月13日,内蒙,省道S307,西乌珠穆沁旗至锡林浩特之间。
  富士X-E1,18-55mm镜头。


  本来想在西乌旗休息一天,天气非常好,但是中午吃了一顿极其不爽的包子后,我俩决定即刻出发去锡林浩特。
  没等出镇子,晴朗的天空就飘起了雨,各种雨,有的追着浇,有的堵着浇。




2014年7月13日,内蒙,省道S307,西乌珠穆沁旗至锡林浩特之间。
  富士X-E1,18-55mm镜头。


  在辽阔的内蒙草原,能看到哪块云是有雨的,也能分出雨的大小和走向。我们有时候进加油站躲雨,有时候判断着雨的方向决定是硬闯还是回避,那种体验妙不可言。 
  一次,看着笔直的公路右边下着暴雨,拍了些照片,走了没几公里,公路向右转了一个直角弯,我们便苦着脸撞进雨里。

 



2014年7月13日,内蒙,省道S307,西乌珠穆沁旗至锡林浩特之间。
  富士X-E1,18-55mm镜头。


  有时能看见彩虹,有时能看见闪电从乌云中劈到大地,就是没机会拍到。



2014年7月13日,内蒙,省道S307,西乌珠穆沁旗至锡林浩特之间。
  GOPRO HERO3+ Black Edition。


  如果雨太大,就在行驶中用GOPRO记录。




2014年7月13日,内蒙,省道S307,西乌珠穆沁旗至锡林浩特之间。
  GOPRO HERO3+ Black Edition。


  那天,我们还不知道似乎无尽的雨已经到了尽头。



2014年7月15日,内蒙,省道S309,锡林浩特至二连浩特之间。
  富士X-E1,18-55mm镜头。


  在锡林浩特收到朋友寄来的防水背包防水袋雨衣等爱心包裹,再次上路时却是蓝天白云,因为是一路向西,到下午要回头才拍的到顺光的公路。



 2014年7月15日,内蒙,省道S309,锡林浩特至二连浩特之间。
  GOPRO HERO3+ Black Edition。


  心情好的不得了。



2014年7月15日,内蒙,省道S309,锡林浩特至二连浩特之间。
  松下GF1,奥林巴斯12-50mm镜头。


  那天天气好路况好,我们俩互相拍了很多照片,要把之前的补回来。



2014年7月15日,内蒙,省道S309,锡林浩特至二连浩特之间。
  富士X-E1,18-55mm镜头。


  从锡林浩特出来不久,绿草就逐渐枯黄,有些地方甚至没有草。350公里的路程,中间只有两个镇子能吃饭加油,也只找到一个有阴凉的地方休息。有很长的路连电线杆都没有,地平线的两头隐约能看见手机信号塔,走近发现是用太阳能和风力供电。
  我和老漫特别喜欢没有电线杆的路,不过,想到几百平方公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时,也会有一丝丝的恐惧感。
  几百平方公里听起来很大,实际上我们前后左右各延伸各10公里,包围的面积就是400平方公里,实际上视距之内的面积,比这个概念要大得多。



2014年7月17日,内蒙,某条县道,四子王旗至乌拉特中旗之间。
  GOPRO HERO3+ Black Edition。


  这天到了内蒙中部,往南的路好走,但是很多人烟,于是引导着老漫往北靠,走了很多条编号的公路,老漫到下午几乎被我不时停下来看地图折磨疯了,好在路况尚可,风景也不算太差。



2014年7月20日,内蒙,省道S312,乌力吉苏木至额济纳旗之间。
  富士X-E1,18-55mm镜头。


  戈壁上酷热难当,贴着皮肤的外衣和头上的头盔都是烫手的,三百多公路的路程没有任何植物,除了两个加油站,只有路牌的阴影能够遮挡阳光。



2014年7月22日,内蒙,省道S315,额济纳旗至航天城之间,刚刚离开额济纳。
  GOPRO HERO3+ Black Edition。


  自从出了锡林浩特,我们已经有一周没挨浇了,就算阴天,也只有偶尔几滴小雨,略显枯燥。
  都说黑水城是个值得一去的地方,但是包括2015年再次来到这里,也没去。



2014年7月22日,内蒙,省道S315,额济纳旗至航天城之间。
  富士X-E1,18-55mm镜头。


  航天城建在茫茫的隔壁上,除了公路两侧部队的隔离网,再也没有其它参照物,这样的地貌无法判断距离,以至于我们路过火箭发射塔时,误以为是几公里外的手机信号塔,实际上那两个塔在二十公里外。
  两条路肩的交叉点,我们不知道距离有10公里、20公里,或者30公里?


2014年7月22日,内蒙,省道S315,额济纳旗至航天城之间。
  富士X-E1,18-55mm镜头。


  这条路禁止上网、拍照、打电话、旅游,但我们都做了,一边做一边到处观望,看看有没有哪个地堡里会伸出瞄准镜瞄着我们。
  真要是被瞄上,我俩也不会知道。



2014年7月22日,内蒙,省道S316,航天城至阿拉善右旗之间。
  富士X-E1,18-55mm镜头。


  戈壁上前一天下过雨,几百平方公里地区聚集的积水从几处低洼的公路涌到另外一侧,其中一处比我俩想象的湍急,挣扎着没被冲倒,但再次湿身。




2014年7月22日,内蒙,省道S316,航天城至阿拉善右旗之间。
  富士X-E1,18-55mm镜头。


  日落后气温急剧下降,休息时换上厚衣服,回头拍几张夕阳的余晖。
  前方远处已经能看见巴丹吉林镇的灯火,我们猜测还有十几公里,但足足走了三十公里才到。



2014年7月23日,内蒙,省道S317,阿拉善右旗至巴彦诺日公苏木之间。
  富士X-E1,18-55mm镜头。


  巴丹吉林上空飘着一簇箭头状的云朵,经久不散,指示着我们回家的方向。



2014年7月23日,内蒙,省道S317,阿拉善右旗至巴彦诺日公苏木之间。
  富士X-E1,18-55mm镜头。


  巴丹吉林上空飘着一簇箭头状的云朵,经久不散,指示着我们回家的方向。



2014年7月23日,内蒙,省道S317,阿拉善右旗至巴彦诺日公苏木之间。
  GOPRO HERO3+ Black Edition。


  从前一天开始,我们开始一路向东,日落时分,夕阳零角度照在我们的身后,从车轮到头盔,整个人和车的身影被投射到前方的公路上。



2014年7月23日,内蒙,省道S317,阿拉善右旗至巴彦诺日公苏木之间。
  松下GF1,奥林巴斯12-50mm镜头。


  在我追逐自己的时候,老漫回头拍下了耀眼的夕阳,每次看到这张照片,都能感受到阳光的温度。



2014年7月26日,内蒙,国道G109,杭锦旗附近。
  GOPRO HERO3+ Black Edition。


  草原上一颗孤零零的树,GOPRO的白平衡不是那么好,有时很精准,有时胡说八道,怎么调整都回不到正轨。



2014年7月28日,内蒙,省际通道之S105段,呼和浩特至化德县之间。
  GOPRO HERO3+ Black Edition。


  很久没被雨浇了,这天还是很幸运,直到住进旅店,暴雨才下来。
  手持GOPRO盲拍,扫到这么一张老漫的身影。



2014年7月29日,内蒙,国道G303,克什克腾至林西县之间。
  GOPRO HERO3+ Black Edition。


  旅游季节,克什克腾旗的酒店贵的离谱,200块钱只能住没有卫生间的脏屋子,我们一怒之下冒雨奔赴林西县,虽然2009年老漫被那儿的交警无故罚款200。
  有了昨天的经验,再次拍同类照片就比较容易了。



2014年10月5日,吉林,居然还是G303,集安附近。
  富士X-E1,18-55mm镜头。


  每年十一前后,集安附近的枫叶都非常漂亮,以至于搞了个枫叶节,公路上车水马龙,躲在隔离带外面,难得等到没有车的瞬间,却没有好的角度。



2014年11月23日,台湾,14甲公路,清静农场附近。
  富士X-E1,18-55mm镜头。   


  这张也算不上公路片,台湾的公路非常好,但是注意力太分散,没想到要拍,拿这张充数。
  台湾的公路除了高速,其余都非常窄,蜿蜒起伏,视线很差,但是因为大家都非常遵守交通规则,没有堵车,走了十几天没看到肇事。



2014年12月8日,海南,三亚湾路。
  富士X-E1,14mm/2.8镜头。


  早起去机场,等早饭时,在阳台上看到皎洁的月光和静谧的三亚湾,随手拍了几张。


 

 2014年12月8日,海南,三亚湾路。
  富士X-E1,14mm/2.8镜头。


  半小时后,月落,云涌。



2014年12月22日,内蒙,陈巴尔虎旗狼岛,无名路。
  富士X-E1,18mm/2镜头。


  朋友家的养狼基地,自己修的路。



  2014年12月22日,内蒙,陈巴尔虎旗狼岛,无名路。
  富士X-E1,18mm/2镜头。


  太阳落山后,天地间笼罩在白色和蓝色之中。



2014年12月24日,内蒙,莫尔道嘎,无名路。
  富士X-E1,尼康AF85mm/1.8镜头。


  林区的小路就是这样。



2014年12月24日,内蒙,莫尔道嘎,无名路。
  富士X-E1,18mm/2镜头。


  这样的景色,当地的司机也不常见到。




2015年1月5日,吉林,松天线,长白山西坡。
  尼康D700,24-85mm镜头。


  每年冬季,大雪覆盖了公路,隔离带只能露出一条小边边,或者干脆隐没在雪的下面。



2015年7月1日,新疆,国家高速G30,达坂城附近。
  富士X-E1,18-55mm镜头。   


  公路两侧是世界上最大的风力发电站,不过没有拍到那种阵势。




2015年10月14日,新疆,罗布泊边缘。
  尼康D800E,24-85mm镜头。


  这应该是一条有编号的公路,印象里貌似见过,虽然只是若干条车辙。
  这样的地方,一辈子总要来一次吧。




最后上墙的成果,希望以后能拍到更多更好的公路照片,替换掉这里面类似和重复的。



来源:小C的杂货店

由作者授权发布,版权所有,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