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HP】《神奇动物在哪里》英文杂志翻译(上)

戈德里克山谷2019-05-08 21:43:24

以下为知乎用户@菁菁 翻译

哈利波特出生54年前,美国充满误解的巫师社会——却得谨防这里别变成一座动物园

“他观察这座城市就像在观察一处自然栖息地,”Eddie Redmayne说起Newt Scamander如何看待美国时说道,“对他来说这里完全是陌生的。”

“我觉得就像妈妈一样!”当Redmayne(小雀斑)被问及Newt和Tina(由Katherine Waterson扮演)的关系是否和罗赫一样时如此回答道。

“她觉得遇见Newt是一个重新找回工作的机会。”——Katherine Waterson

Alison Sudol称她扮演的Queenie与Jacob(Dan Fogler饰)之间的化学反应是“清纯又甜蜜的”。


Carmen Ejogo(Colin Farrrell合影,中间)告诉Us记者她扮演的角色,美国魔法联合会(MACUSA)主席Seraphina Picquery“代表了很多失败者”。

满世界地寻找神奇动物们并和他们面对面是英国魔法动物学家(是的没错,就是魔法界的动物学家!)Newt Scamander的第二本质。“他一直在四处寻找并揭露这些极其罕见并且已经濒临灭绝的魔法生物,他还把其中一些养在他那随身携带的魔法箱子里。”导演大卫耶次告诉Us。但是在Newt得以把所学汇集撰写成教材《神奇动物在哪里》之前(这本书后来成为霍格沃茨一年级学生必修教材),他必须得在1926年的纽约满大街抓回那些从箱子里逃窜的动物们。多亏有一伙迅速和他成为朋友的人,其中包括一位前傲罗,一位读心术女巫和一个麻鸡,他展开了一场奇幻的冒险。“有时候感觉像惊悚片,”Eddie Redmayne,Newt的扮演者说道,“这里面有很黑暗的一面,也有喜剧性的一面,还有一点浪漫元素。我们有这么多不同的流派特点,然而JK Rowling还是神奇的把它们交织在一起”Yates很同意,“Jo非常擅长于创造一个栩栩如生的形象。”


一群欢乐的人

在拍摄完最后四部哈利波特电影后,大卫耶次就收起他的活点地图继续前进。但是三年后,他收到了制片人大卫海曼的一通意料之外的电话:JK罗琳写了一个新故事。“我又被吸引了,”他告诉Us记者,“Jo乐于探索她的世界的另一个延伸。这是一个非常新颖的新起点。”制作了每一部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的海曼,急切地想再射出一道咒语,“回来的感觉真好,”他告诉Us说,“这个主题Jo在哈利波特系列里讨论过——狭隘和偏见——在这里也是主题。”

「这是给孩子们看的,但并不是毫无内涵,」Farrell谈及这部电影更深的主旨时表示,「它是人们某种共同经历的表达,关于被一个群体所排斥。」

时代广场的黑暗面:“像伏地魔和马尔福就是完全不能容忍非魔法族裔的那类人,”制片人David Heyman说,“这里的人和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那样子就好像‘这是我穿过最大的东西!’”Fogler告诉Us记者Ron Perlman当时的反应,Ron扮演巫师非法酒吧的妖精经营者,“但他可是地狱男爵啊!”

“没能演一位女巫我还是有点遗憾的,”Samantha Morton说,她饰演三个孩子的严厉的母亲以及第二赛勒姆博爱社会运动家Mary Lou Barebone.

作为一名傲罗以及美国魔法国会魔法安全部部长,Farrell说他所扮演的角色Percival Graves是一个“非常精明又野心勃勃的人。”

“那个箱子一直都在他身边,”耶次谈到Newt的行李箱时说,“他用咒语在里面创造了一个内在世界——但是只有Jo才知道他是怎么学会的了。”

“巫师们在社会中是紧密联系的团体,”耶次对Us谈及Redmayne 以及Katherine Waterson所扮演的角色时所说。

“这是一种用金属片装饰的风格,让我想起了尼日利亚民族的头饰,”Ejogo谈及她的角色头饰时如此说道。

“我们能保有秘密是很稀奇的,但是在魔法世界里,秘密是很重要的,”Ezra Miller(左,与Farrell合影)告诉Us他所饰演的角色的想法。

“跟虚荣浮夸没什么关系,她就是喜欢有女人味儿!”Sudol谈及扮演“粉红色灵魂”的Queenie时说道。


美女与野兽

复古时尚!“用20年代的眼光设计魔法世界是非常让人兴奋的,”服装设计师Colleen Atwood告诉Us.为了设计出造型,她把风格转向了逼真的串珠,长夹克和钟型女帽,她说像是“压扁了”一样的帽子就像女巫帽。“这是个秘密的世界,所以并没有什么可以让你认出是巫师的特征,”获奖无数的Atwood说她将主要集中在设计独特的配色和营造欧式氛围上。“这种风格对于巫师来说绝对是很时兴的。”

Miller(上图)说他最喜欢的魔法用品是隐形衣,“要是能隐形多棒啊!”他补充道。

第一眼感觉就对了!Waterson告诉Us记者她和Redmayne在第一次电影试镜时就立刻热络起来了,“他非常非常靠谱,后来也帮了我很多。”

“前方还有更大的危险在等待,”Ejogo这样暗示美国魔法联合国会主席的职责。

Jon Voight,老Henry Shaw的扮演者,在英国利物浦圣乔治大礼堂拍摄了这一幕。

“我们工作的方式非常像,”Redmayne谈及和Waterson一起拍电影时所说的,“我很欣赏她!”

在北美,家养小精灵可以拥有家庭外的工作,比如在美国魔法联合国会工作。

“我总是希望孩子们在我身边时能感到安全而开心,这样他们会很舒服,”Morton说(穿紫色衣服为Morton,从右边起依次是Jenn Murray, Miller以及Faith Wood-Blagrove)。

“J.K. Rowling就是她的角色生平们的行走的百科全书。”——Eddie Redmayne

Redmayne碰巧就有一个跟Newt的一模一样的手提箱,“我不管什么时候开工都带着它。”

“(Newt)是一个很谦逊的人,”Redmayne说,“他绝对不是一个装腔作势的人。也许他有时候有点儿情绪化,但是并不是他刻意为之。”

一个麻鸡,一个魔法动物学家和一个魔杖许可办公室雇员走进了一家酒吧……“这群人有点儿鱼龙混杂,他们好像彼此格格不入,”Fogler说(左为Fogler,和Redmayne,Waterson的合影),“于是他们自成一个家。”

邪恶的力量:就好像对付一堆疯狂的生物(包括那种能把人脑吸出来的!)还不够挑战似的,美国巫师社会还得面对一群反巫师支持者,这群人希望再来一次1690年的赛勒姆猎巫运动。另外,还有一个美国版的“神秘人”、“极其坏的黑巫师”格林德沃,这是导演耶次告诉Us记者的。“在这个时代背景中,他很有魅力也很有诱惑性——就像伏地魔一样,在前三部哈利波特电影里并没有真正存在!”

在Farrell的巫师愿望清单上排名榜首的是幻影移形。“这个咒语太方便 了,”他对Us记者说,“我能回家看孩子,下午还能噗一下回到都柏林看望家人。”

“这是给孩子看的,但是比较微妙,”Farrell谈及电影更深的主题时说道,“这里面同样也有不同于寻常人生经历的体验。”

Atwood说演员们的服饰是“非常真实的”,比如说Shaw的(见上图,由Voight饰演)

“偶尔看她少女一下挺好玩儿的,”Atwood对Us记者谈及她为Tina选的轻佻Hepburn-esque式裙装时所说。

“Newt是自己的主人。他是个热情洋溢的人,愿意为了他的神奇动物们做任何事。”——Eddie Redmayne

Atwood告诉Us记者,她特意将Newt的花呢外套染深了一些,好让他从麻鸡中脱颖而出。

魔法背后:时间转换器转三下,就可以将你悄然带回伦敦摄影棚,探寻这些神奇生物是如何获得生命的秘密。

Alison Sudol(左,与耶次合影)和动作指导Alex Reynolds学挥了101次魔杖,“Qunnie不仅仅是拿着魔杖戳,”她说,“她得像在跳舞或者是某种艺术行为。”

“他穿了一条有点儿短的裤子,稍微露出了点脚踝,”Redmayne告诉Us记者Newt的标志性形象,“基本就是英伦-游猎的混合风。”

“剧本会营造出一种亲切的氛围,一切都是你熟悉而热爱的那样,但是会是一群新的人物来演绎这些故事。”——大卫耶次

除了纽约地铁站,影片摄制组还改造了一间报社和中央动物园。

「尽管这部影片拍摄规模很大,但他们同样为Newt的魔杖设计好了一切独特的细节。」——Eddie Redmayne

「这个剧本有一种随心而行的安适感——但它是一系列新人物的新故事。」——David Yates

当Eeddie Redmayne坐在纽约城市银行布景上时,他低头看向环绕在他四周的景象,被震惊了。“不管我往哪里看,都是密密麻麻1920年代的人群,烟雾从井盖和汽车尾气管里不断冒出,”他对着Us记者膜拜道,“就好像身处电影的黄金时代一样。”确实,这个新的魔法时代的第一印象就是由这个八部哈利波特电影背后的全明星团队打造的,包括制片人大卫海曼,四部哈利波特的导演大卫耶次以及原作者JK Rowling(同时也是本剧的编剧)。电影或许会是和原系列在同一个场景拍摄的,就是距离伦敦城区三十英里的Warner Bros.影城,但是电影背景却从英国来到了哈利波特系列故事几十年前的纽约。各种细节包括新闻上的假标题(“我好想偷一份啊!”Redmayne向Us坦白道)还有古董汽车(“简直像个游乐场一样……走在各种场景里,看着那些福特车!”Colin Farrell告诉Us)。模具设计师Stuart Craig说那些极其细节的设定都是直接来自罗琳的剧本(她人生的第一部剧本!)里重点标注的部分,比如说街道和建筑物的名字,Craig告诉Us说:“我感觉自己是实实在在跟着(罗琳)的步调走,以及她的灵感。”

“每次我拍完都得长点儿胡子,”Dan Fogler(右边,与耶次的合影)和Us开玩笑说他失去了标志性的胡须。

除了纽约地铁的布景以外,剧组还重现了一座报刊亭和中央公园。

大卫耶次(图左)第一次让Eddie Redmayne挥舞魔杖的时候,这位演员感觉自己被下咒了,“你心里那个9岁的孩子一直都梦想着成为一个巫师,”Redmayne告诉Us,“所以我立刻拾起了魔杖开始对战!”

“我希望我们尽量公正的对待了罗琳的文字。”——Eddie Redmayne


抬头!星星常常连在一只长棒尽头的网球上,以代替计算机合成的神奇动物们。

欢迎关注知乎‘雲绯’

雲绯哈迷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雲绯文史号:故纸堆间(yunfei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