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打印机价格协会

时艳强对话吴郎:说EOS是空气币的人一定生活在月球上

布洛克财经2021-04-02 14:45:02

【时点对话】第93期:时艳强对话吴郎


对话时间:6月22日18:00

微信社群:EOS真相擂台群

对话嘉宾:

吴郎

EOSUnion发起人

时艳强

布洛克科技创始人

全球高校区块链爱好者联盟主席



开场


时艳强:各位布洛克人,大家晚上好! 欢迎大家来到领先的区块链社群媒体【布洛克科技】,与3000+社群1000000+布洛克人一起参与【时点对话】节目,探讨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本期是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93期,主题:3元买入EOS,打死不卖。 嘉宾:吴郎。


吴郎,EOSUnion发起人,早期EOS布道者之一,EOS信仰者,从三元开始买入eos,并喊出打死不卖;让我们掌声有请今天的角儿:吴总。



【时点对话·第一问】


时艳强:吴总您曾就职于深圳某世界500强高科技企业和全球TOP10电信运营商,海外工作8年,游历20多个国家,那么您为何转到区块链行业?您是在什么契机下发起创建了EOSUnion的?您从结缘区块链一直到创建EOSUnion,都有哪些有意思的经历?您可以和大家具体介绍下EOSUnion。

 

吴郎:各位【布洛克科技】的朋友,大家好!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一问。大家好,我是吴郎,EOSUnion发起人之一,非常感谢布洛克科技邀请我来跟大家分享自己对EOS和在币圈的一些感想,非常感谢主持人时艳强。

 

借着第一问简单地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我本人是一个小小的程序员,程序写出来bug很多,2004年毕业之后进入世界五百强高科技企业差不多做了两年的开发,对代码开发兴趣不是很高,所以后来慢慢地转型到市场营销这块。08年派到国外去做市场方面的工作,从那之后断断续续在国外差不多待了八年的时间。工作过的地方差不多有二十个国家,主要还是第三世界国家、非洲、中东亚太这几个区域。自己一直也炒股票很多年,但是没赚到钱,所以也是个遗憾。

 

我是在2013年的时候我就接触比特币,当时比特币大概差不多在5美元上下,2013年底回来的时候已经涨到1000美元,是它第一次超过黄金的价格,当时国家七部委对比特币出了一些政策。从那之后,比特币从1000美元一直跌到差不多100美元,而且我记得很清楚在13年底、14年初差不多一两个月的时间,直接从一千多美元跌到两百美元,当时对于我这种老股民来讲,一个投资品种可以在一两个月之内跌到80%让我非常的震惊,我觉得这东西是不是太恐怖了,就没敢碰它,也没去真正的去钻研它。

 

15年自己股票也做的挺好,但最后还是回到解放前,所以16年又重新出去工作。我的人生也是跟股票一样跌宕起伏,我16年在迪拜工作,平时工作也不是很忙,就订阅了李笑来的财富自由之路。看了他的财富自由之路再慢慢来看李老师的一些文章,包括他的微博,发现他对比特币算是早期的信仰者,也是个传播者,所以才慢慢的了解到比特币确实还是有它的价值。

 

在2016年12月份,我记得那个时候比特币再次超过1000美金,而且再次超过黄金的价格。从那个时候我才真正的进入区块链行业,或者说进入到币圈里面来。按照李笑来老师说的,拿资产的10%作为投资试验,到17年上半年也经历了以太坊的大牛市,因为资产的10%,我觉得涨个10倍20倍也没多少,我记得以太坊从2017年3月份到2017年6月份,差不多6月底的时候从80块涨到2400多块,对我而言也非常震惊。经历过13年比特币的大跌,然后以太坊从3月份到6月份的一次大涨,通过这两个事件我才觉得要认真对待这个事情。所以在2017年EOS上云币网的时候,我就关注了EOS。那个时候因为关注的人太多,第一期众筹是0.8美元,第二天就到了1.6美元,差不多过两三天冲到了6美元,也就差不多40人民币,这对于在股票市场受过伤的人来说,一般都不不敢去追高了,所以那个时候我也没去追它,那个时候也确实对EOS了解的不是很多,所以从那个时候我把EOS能找到的英文文档、Youtobe视频,该看的我都学习了一遍,最后我决定要对EOS进行投资,

 

第一,是基于我对EOS的理解,因为我是做过java开发,我看到EOS做了很多工具包,这个开发人员以后是用的到的。而且在EOS的官网上首先有三个单词:USABLE、SCALABLE 、FLEXIBLE是真正的去做可扩展、高性能并发、高TPS的操作系统,这是我对它认知的确定。

 

第二,从投资技术方面来讲,它从40人民币跌到3块人民币,跌了百分之九十多,有必要可以去抄下底,这是我对整个区块链投资的经历。关于创建EOSUnion也是缘分,因为我买了很多的EOS,也写了很多EOS文章,我觉得一个人买EOS太孤独,太寂寞了。所以我要创建最早的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的圈子,因为在三块钱买的时候,没有坚定的信仰、坚定的信心是没几个人能够一直坚持到最后的,所以我喊出打死不卖,后来因为打死不卖认识了EOSUnion的四个创始人,我们就顺理成章的组建这个团队。我们在2017年的十月份,也就是当时买EOS的时候,就已经注册了现在EOS的官方网站叫eos.ren,当时我们已经想好了要做节点,所以我们对节点这个事情是做了充分的准备的。


因为我们合伙人之一李平,原来做过Lisk节点和ASCH节点,所以他对节点布局也是比中国很多团队先人一步,从那的时候我们就准备做节点。我们当时为什么要选EOSUnion这个名字,因为EOS一定是所有的EOS人来共同维护生态体系,为生态助力才可以把EOS变得更加的强大和美好。所以我们提出了口号叫:make eos great,make yourself great。首先我们要帮助EOS成功,我们才会做为生态的一部分,不管你炒币也好,还是参与其中的生态建设也好,才能享受到其中的红利。我们EOS联盟这个名字褒贬不一,其实联盟这两个字是指共识联盟、生态联盟,而不是指利益结盟。

 

我们EOSUnion是最早宣布参选超级节点的团队,在3月2号元宵节,我记得老猫3月9号写了一篇文章:在这个风雨飘摇之际,我现在做一个超级节点。


我个人也是最早的EOS布道者之一,EOSUnion也是eos最大社区之一,全球首创城市负责人制,30+全球分盟,至今已举办50+场次meetup,覆盖8万人的社区;EOSUnion也成功运营过两个DPOS节点,分别是lisk和asch,我们拥有最强顾问军团薛蛮子,zb李大伟,齐享资本董浩宇,创世资本朱怀阳,becool创始人朱潘。

 


【时点对话·第二问】


时艳强:EOS在主网启动前不久,被360发现了“史诗级漏洞”,虽然已经解决,但是仍让市场产生了严重恐慌。您认为EOS在安全机制上存在哪些不足?


吴郎: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二问。这应该是关于EOS的安全问题,首先,不讨论安全问题,看到“史诗级的漏洞”大家都已经明白,一看就是标题党。但从这一方面来讲,我觉得我们得向360学营销,它一下子就蹭上热点,而且还拿了EOS三万美元的奖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在写史诗级漏洞的时候,之前就在微博上已经发表过漏洞,但是不温不火,根本没人发现。在EOS主网上线这个关键点的时候,来了一个史诗级,那天EOS差不多跌到9.3美元,下跌了百分之十几,所以说它碰到了热点,又碰瓷成功,还成功的“做空”一次EOS。

 

这些问题我从大的方面理解下,现在EOS还是一个婴儿期,所以不能对EOS要求太多,一个刚出生的小孩,不可能让他一个月、两个月就能跑起来,甚至还能帮你做点家务,这个不太现实。我们看到一个新的东西,要有包容的心态去看待,通过比特币这十年过来,我觉得比特币至少也死了上百次、上千次了,甚至在全球政府围追堵截、接受和不接受之间、合法性,它都找不到安身之地,它依然活的非常健康,做的有模有样,而且现在是数字资产里面的老大哥。以太坊也发生过很大的波折,它的分叉来了一个以太经典:ETC,也发生过很多技术方面的漏洞。所以一个新的东西,我们要去接收它的一些不足,包括windows到现在我们用了差不多二十多年,现在还在打补丁,但是我们还照样在用它。


我觉得从投资角度来看待EOS安全问题可能会更实际一点,因为毕竟我们不是做技术也不是做开发,我们是拿真金白银去做投资,所以我们心理上要有几个正确的认知:

 

第一,EOS现在还是一个社会实验,夸张一点说,也是一场政治科学实验,我们要充分地认识它,给它足够的空间和时间让它成长。


第二,我们要用闲钱来投资EOS,因为它还是一个社会实验,成功与失败都存在着不确定性,所以,如果你是拿闲钱包可能就不会去太在意涨跌、安全漏洞所带来的困扰,因为我们看的是未来的发展趋势,短期谁都不知道会不会发生哪些漏洞。

 

第三,从投资的角度来讲,永远都要有抄底的资金和能力,因为每一次的漏洞和下跌,对EOS都会带动震荡和波动,只要有一个漏洞。只要它下跌一次,我觉得都是买入的机会。

 

币圈有一个坏毛病一定要改,就是每次一看到EOS上涨,而且涨得很厉害的时候,就认为EOS可以改变世界,只要EOS一跌,就认为EOS是空气币要归零,这是不理智的。


所以我们一定要有正确的认知,EOS还是一个社会实验,现在很多东西还在建设当中,包括宪法仲裁都还在建设当中,所以说要给它一点点的时间。未来如果按照BM的设想能够成功的话,我觉得史诗级的漏洞都是一个小插曲而已。

 


【时点对话·第三问】


时艳强:数据显示,EOS众筹结束后,其Token总量是10亿枚,前十大地址占了49.67%,也就是4.967亿枚,主网启动时,投票的EOS为1.722亿枚,可见大部分持有者选择了持币观望,这是为什么?此次EOS主网启动不久便出现了宕机时间,似有操之过急的嫌疑,您如何看待?

 

吴郎: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三问。这个应该是关于投票的一些问题,问题上面显示的是投票的EOS为1.722亿枚,我下午刚刚查看了一些数据,目前投票率达到了百分之二十六,也就是2.6亿票。我简单的通过一个数据或者逻辑来判断一下目前的投票率大概有多少,


1, 首先blockone的一亿票是不会参与投票,也就是说在外面只有九亿张票。


2,其次,再假设差不多有一半的EOS关在交易所,也就是有4.5亿在交易所,4.5亿在钱包。我觉得中国用户可能选择放交易所的比例会更高一点,甚至达到百分之七八十以上都放在交易所,所以说真正能投票可能还没有4.5亿张票。我们乐观一点假设目前确实在外面有4.5亿张票可以参与投票,4.5亿目前已经投了2.6亿张票,也就是说投票率达到百分之五十七,再剔除某些交易所有动用用户的EOS进行投票的嫌疑,扣除这一部分能实际投入的可能也就应该是百分之五十左右的人参与投票,所以这个投票率算下来也不算太悲观。

 

从我身边的朋友了解到大票仓差不多在十万甚至一万以上的人都有参与投票,我了解到应该一万以上的EOS用户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参与了投票,所以说还是非常积极的。

 

导致大部分小票仓或者是小散户没有投票的原因我以为有以下几点:第一,认为自己的票太少了,投与不投觉得没意思。第二,投票没有给他带来直接的利益,所以懒的投。第三,恐惧的心理,认为投票赎回、质押太麻烦,或者是对技术上的一些恐惧,觉得存在风险,所以就懒得投了。


整体来讲,我刚才上面也分析了一组数据,只要在用户放在钱包里面保管的,参与投票的热情还是很高的,特别是大户投了这么多钱,对EOS的认知可能会更关心、更高一点,所以他们会积极的参与投票,小票仓小散户有一些顾忌也是可以接受的。


关于宕机问题,我觉得上面在回答安全问题的时候,也说到了一些,我觉得宕机只是一个小插曲,新鲜事物的话,我们要给足够的时间观察,不要大惊小怪。还是那句话,不要一看到宕机也好或者下跌也好,就认为EOS要归零,不要一看到大涨就感觉EOS会可以改变世界,我们看事情要看一年、两年以后的事情,现在看都是一个小插曲。

 


【时点对话·第四问】


时艳强:TPS代表系统的处理数据的能力,关系着是否可以应用落地和大规模商用。EOS号称可以达到百万级的TPS,但目前最高可达的速度是3300TPS,您认为百万级的TPS何时可以达到?如何才能达到?V神曾表示ETH在采用Sharding(一种分片技术)和Plasma(一种激励和强制执行的“智能合约”拟议框架)等第二层解决方案之后,ETH网络的交易速度可达100万TPS,最高速度或可达1亿TPS。那么什么是Sharding和Plasma技术?未来EOS和ETH谁能更胜一筹?


吴郎: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四问。这个问题非常好,大家一提到EOS都会说TPS的问题,目前的TPS 3000左右,这是一个主链的TPS数据,真正百万级的TPS需要侧链和跨链通讯才能实现,这需要一定的时间,真正达到百万级的至少是两年以后的事情。

 

对于提到的Sharding和Plasma,我略知一二,暂且把它看成是一种技术,不管什么样的技术都只是一个解决方案而已,它有优劣势,我们不能通过一个技术或者是某一点来跟以太坊做比较,我们要从整个生态方面或者整体上面来比较。

 

ETH等目前的这些技术包括Sharding和Plasma,我把它比喻成旧城改造,EOS是一片完整的土地,以太坊上面承载了太多的应用包括代币,目前来讲差不多有两千五百多个,在上面做旧城改造,我觉得这不是简单的事情。EOS从用户体验包括免费使用还有DPOS的机制以及多并发,这些都是以太坊和BTC无法超越的,从设计理念来讲,特别是以太坊目前经历的现状,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而且它的设想分片还不一定最终能够实现。比较未来EOS和ETH谁能更胜一筹?从整个生态和全局来看,后面我会给大家做一个详细的解读。

 


【时点对话·第五问】


时艳强:您在EOS币值3元的时候就开始买进,两次飙升到140元的时候都淡定持仓,您曾说打死不卖EOS,您为何如此坚定的奶EOS?您对EOS的未来怎么看?ETH一直是EOS的强力竞争对手,如果ETH的TPS率先达到商用级别,您是否还会继续坚持奶EOS?您看中的是EOS还是其背后的技术?

 

吴郎: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五问。接着上面的问题综合一下,上面也是问EOS和ETH的差异区别,上面主要是针对TPS,我要从整个生态全局上来做一个纵深对比。

 

第一,如果把EOS看成是一个航空母舰,那以太坊只是航空母舰里面的某一个驱逐舰而已,或者是航空母舰战斗群里面的某一个舰艇而已。因为EOS是做整个的生态而不是做某一个东西,就像用过苹果用户的人都知道,用了IOS之后可能就不太想换成其他手机了,因为所有的数据都在苹果用户的账号上面。从iphone4换成iphone6只要账号切换过来,跟没换手机是一模一样的,所以苹果的一个账号搞定了一切,这就是它的生态的差距。


第二,EOS是一个万链之母,这可能是我最早提出来的,在EOS的系统上面稍微修改一下参数,你就可以很快的生产出一个自己的区块链项目,甚至在EOS上面都可以跑一个以太坊,跑一个辣条(LTC),跑一个BTC出来,这就是它真正的厉害之处。未来三到五年内,所有互联网的APP,比如微信或者滴滴打车都有可能会在EOS上面重新做一遍,这是我脑洞大开的一个设想。

 

第三,从技术包括生态、社区、开发者、用户多维度的来做一个以太坊和EOS比较的话,你会发现EOS才是一个真正的商用级的区块链操作系统。如果从单方面来比较,我觉得意义不大,因为技术大家都能看得到。目前做底层公链的项目是非常多的,包括以太坊,小蚁、AE、ONT都说自己做区块链的底层操作系统,但是真正像EOS做整个闭环的生态的没几个。全球所有的区块链项目有哪个能够整体上超越EOS?没有,EOS是目前所有项目里面社区做的最大最好的,而且看完这些所有项目之后,有哪个项目会有宪法和仲裁,它不仅仅是建立一个区块链项目,他更像是一个王国(包括宪法,行政部们(21个节点),司法部门(仲裁员))。我们不能从单个点去跟人比较,不能说它的TPS高,然后它就能怎么样,多厉害等等。现在TPS据我了解也不是多难的一个技术,很多项目都能做得到。但是你做得到又怎么样,你能做得到EOS这样的生态吗?你做得到EOS这样的社区吗?不可能的。

 

第四,EOS众筹的资金约40亿美金,从项目方的资金,技术,营销来比较,那更是无人能及,对吧所以你现在告诉我以太坊或者其他的项目可以做到EOS的TPS或者是更高的TPS,对我来说我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从整个生态全局来看,那也只是其他项目而已,我自始至终都看好EOS。

 

2018年一月份包括2018年四月份两次达到一百四十人民币的时候我都没有卖,我觉得一百四还是一个比较低的价位,希望不要误导大家投资的策略,这仅代表我个人的看发,我自己目前来讲一个都没有卖过,这也是我对EOS的一种坚定的理解和认识。

 


【时点对话·第六问】


时艳强:您曾说,“EOS诞生于美国,成长于中国。”某种意义上来讲,EOS的DPOS机制更像是一种“美国联邦制度”,那么在中国是否会水土不服或者说变了味道?参与节点竞选的中国团队将近40多个,那么如果中国团队竞选成功的太多会对EOS的全球生态产生哪些影响?

 

吴郎: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六问。我曾经说过,EOS诞生于美国,成长于中国,最后会服务于全世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因为EOS是由Block chain公司开发的,所以说EOS诞生于美国是没有毛病的。

 

成长在中国是指在中国特定的环境里能够帮助eos快速成长,大家回头再看一下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史,为什么全球前十大互联网公司大部分都是中国和美国的公司?美国是以技术为导向,技术驱动型的互联网公司独占鳌头无人能敌;


而中国是以市场为驱动的公司,任何一个新的技术都需要社会的实验和很好的土壤,中国恰恰在这特定的环境里存在这些土壤。因为中国的人口基数,人口的结构,和地理环境、基础设施、网络的覆盖率等等,我跑了20多个国家,没有哪个国家的基础设施能与中国匹敌,包括美国在内。美国中部的很多州的基础设施还是非常落后,第三世界国家那就更不用说了,现在中国甚至乡村都能够达到无缝覆盖,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

 

还有一个大的优势就是美国擅长从零到一、从无到有的创新,而我们中国擅长的是从一到一百的应用方面的创新和使用。

 

通过拥抱EOS的热情也好,用户也好,炒币也好,推广EOS也好,节点候选人也好,中国用户最多也是最热情的,中国的奶王也是最多的。说它成长于中国大家已经看到了一定的希望了,大家挂在嘴边的EOS的DAPP、其实,节点就是EOS最好的一个应用,也是第一个应用,目前来讲中国已经有七八家进入了二十一个节点,我们EOSUnion也在努力往前冲,也希望能够冲进去,大家多多支持EOSUnion。

 

而所有这些我们的先发优势,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我相信EOS一定会在中国的土地大放光彩。至于说中国的节点、团队太多有哪些影响?我觉得是一个利好。目前来讲二十一个超级节点,有英国、美国、加拿大,我们把它统称欧美,还有一部分是韩国、中国、日本目前也有。欧美偏技术和我们中国偏市场、社区加在一起是一个珠联璧合,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不存在负面的影响。

 


【时点对话·第七问】


时艳强:现在,一边是EOS超级节点竞选团队不断充值信仰,坚持奶EOS,一边是其他大咖嘲笑EOS是空气币,再加上现在的监管层面比较混乱,风险与机遇并存。您对当下行情的预判是什么?奶王梓岑曾讲“把数字资产换成人民币不是套现,恰恰相反,把人民币换成数字资产才叫套现。”您怎么看待这个观点?对于小散韭菜来讲,此时应该何去何从?


吴郎: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七问。前一阵子大家碰瓷EOS的人太多了,因为EOS太火了,每个人都想蹭一把热度。我还是先提一下个人的理解或者建议

 

第一,不要人云亦云,不要相信所谓的大佬,其中也包括李老师。第二,一定要有独立的判断和认知,要有自己的一些理解和常识,我一直认为常识比知识更重要,可以通过简单的几个问题就可以撕破他们的嘴脸。

 

问题上面所谓的大咖在币圈,其实并不是什么大咖,在春节之前查无此人,他们说的话你敢相信吗?他们可能连BTC都没几个,之前从来就没在这个圈子里面待过,而后突然冒出来竟然说EOS是空气币,我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如果谁说EOS是空气币,那我只能说他自己是活在月球上面,因为那里是一个真空地带。

 

我在这里也分享一个小小的故事,我为什么敢于在去年十月份在三块钱的时候抄底EOS,是因为我订阅了EOS代码更新速度,很多项目都会有邮件订阅,主要是新闻的一些推送,比如订阅其他的项目会有很多新闻发布和版本更新,主要是做一些市场方面的推广,但EOS有一个代码更新的邮件订阅,目前我觉得中国市场上可能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不知道有这个代码的更新订阅。我订完代码订阅之后,我的手机邮箱差不多一个小时就会来一条消息说代码做了哪些更新,做了哪些改动。2017年十月份的时候,EOS大概三块多钱的时候,BM天天写代码,这也是坚定了我信心的所在。所以某大咖说EOS是空气币,我都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说是空气币。通过上面简单的两点,大家都能看出来他们现在发出如此言论嘲笑EOS是空气币,我相信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

 

问题中提到奶王梓岑说的这句话,我对这句话是非常认同的。老猫他也做了一件T线,叫long BTC short the world。对于我们币圈或者BTC信仰者来讲,以后只要在币圈里面所有的币最终都是要锚定数字资产,也就是锚定BTC。所以说把资产换成人民币不算是套现,这句话至少我的理解我是认同的,而且我也是这么做的,所以我现在银行里面也没几块钱,都是满手的币。

 


【时点对话·传承问】


时艳强:吴总作为资深的区块链行业布道者,应该接触过很多圈内人士,其中是否有您欣赏和佩服的从业者,为什么?【布洛克科技】目前覆盖11个国家200个城市3000个社群节点用户100万,希望通过【时点对话】邀请更多的大咖来社群分享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以推动整个行业进一步的发展,如果吴总引荐两位嘉宾,您会引荐谁来做客【布洛克科技】进行分享?


吴郎: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传承问。我最欣赏佩服的从业者肯定首推李笑来老师,给我的帽子有点高,还没有达到区块链行业布道者这么高的高度,我进入币圈也不是很早,刚才上面自我介绍的时候也说了,我17年初的时候才真正进入到币圈里。

 

因为我们是通过他的《财富自由之路》进入到币圈,也是通过他才认识到EOS,这是财富上面带来的一些东西。李老师真正带给我个人的财富是,认知的改变,还有行动力、写作能力、独立思考的能力以及对财富的理解,所以说这也是为什么大家一直对他那本书——《财富自由之路》极力推崇的原因所在。我个人是非常感谢笑来老师,因为他写的很多东西的逻辑性还有理论的依据和摆事实讲道理让你心服口服,所以我觉得笑来老师对我有再造之恩,确实对我的人生改变特别大,,还有《把时间当做朋友》也是枕边书,大家可以去看一下那两本书,我极力推荐一下。

 

关于引见两位嘉宾,又要提到笑来老师的合作伙伴,如果真的引荐,我推荐老猫,因为老猫对币圈的贡献是非常大,包括写的文章还有猫说公众号,我每篇必读。认识EOS也要感谢老猫的一篇文章,老猫大概是在2017年10月29号左右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带宽是一门好生意》,这篇文章写的就是EOS,但很多人没有真正理解看懂这篇文章,没有把它看作是写EOS的文章,因为里面没有提到任何EOS相关的东西,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再去读一下那篇文章。那篇章对我坚定了信心影响非常大,今天的分享就讲到这边,非常感谢大家,讲的不是很好,大家多多包涵, 感谢大家捧场。

 


【时点对话•提问一】


时艳强:吴总,EOS超级节点竞选是动态变化的,首批节点出炉后,未入围且排名靠后的节点会怎么办?


吴郎: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提问一。这是大家目前最关注的一个问题,现在大家都看到了投票结果,目前EOSUnion也还没有进入超级节点前二十一名单里面,我们团队会继续为生态助力,继续做我们该做的事情。目前排名也没有完全地反映出各个团队的实力,因为很多票还在交易所里面,只有等交易所全部开放充提以后才能真正体现出真正的实力。我们自己目前大概排名在三十,没有入选,我个人会极力的继续做生态方面的事情,哪怕是没有进二十一名,因为二十一名始终只有二十一个人,总有某些节点不可能进去,不进去你就不做了吗?这和看球一样,这不是伪球迷吗?这是EOS伪信仰者。所以无论进或者不进,我觉得大家都要相信EOS生态能够真正的成功,大家真正的为EOS生态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这边我也提个小小的建议,因为目前EOS宪法的奖励机制,说投票率没有达到百分之0.5的就没有区块奖励,也就是没有EOS奖励,我觉得不是非常的公平。因为目前我看了一下排名,大概排到六十名以后或者是五十五名以后就得不到区块奖励了,也就是说可能所有的区块奖励都集中在前面的五十名到六十名之间,目前社区也在讨论这个事情。因为奖励机制会影响组织六十名以后的节点,他们觉得他们反正就是做个备份节点,排在六十名以后反正也没什么奖励,那我为什么还做?这样的话可能整个区块的节点和生态要适当的稍微修改一下,目前社区也在讨论这个事情,现在还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出来。

 

总之,不管别的节点怎么样,我们EOSUnion哪怕是没有进到超级节点,都会一如既往的支持,为EOS生态助力,秉承我们的使命make eos great , make yourself great。因为EOS生态都没成功,那我们手上一把的EOS也不值什么钱,所以说还是要为生态做事。整个EOS生态盘子非常大,哪怕是没有选上节点,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而且我建议大家在创业的时候围绕整个EOS生态来创业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向。

 

在此,我做了一个小小的预测,在未来的三到五年内,我觉得中国大街小巷特别是一线城市,看到的不是c语言的培训学校也不是java的培训学校,而是会在看到EOS的技术培训学校。


假设没有选上节点,我觉得在现有团队上面能做的事情还是非常多,我也预祝所有的候选人都有一个好的名次,当然我也希望我们EOSUnion继续加把油,也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我们EOSUnion,我们会努力的做好EOS生态,包括我们已经孵化出的token pocket钱包,目前的市场反响是非常好,这个问题先回道到这里,希望大家多多支持EOSUnion。



【时点对话•提问二】


时艳强:EOS超级节点竞选何时会开放交易所,比如火币的投票?交易所的投票开放会对EOS节点的排名有哪些影响?


吴郎: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提问二。这也是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我觉得首先要为火币交易所点赞,因为它目前来讲应该是第一家或者是最早开放投票的交易所,这个必须得点赞。

 

其他的交易所什么时候开放投票不得而知,但交易所开放充值和提现功能、投票权限之后,对目前的前二十一个超级节点的格局肯定会带来一个新的调整。目前大家已经看到有几个交易所在里面,特别像Bitfinex排名第一,ZBEOS排名第十,火币目前排名第六。交易所到底有没有动用用户的EOS投自己,目前大家也在讨论,我觉得是存在这方面的嫌疑,等充提功能实现以后,用户们会自己用脚投票,因为很多交易所没有真正去为生态去做一些事情,不像我们EOSUnion、引力区、佳能,helloeos等等真正为生态做了不少事情。有的交易所之前没听说过要做节点,也没听说过为生态做了什么事情,连meet up都没搞过一场就直接冲到前十名去,甚至是第一名。对普通用户来讲,心理上不是能够完全接受的。所以开放了充值和提现功能以后,真正想去投票的用户,会用自己的票去表达诉求,就是说最终用户都会拿票说话,还能不能在这二十一个超级节点名单里面,我觉得谁能笑到最后还是要看全面开放之后的结果,目前来讲不能代表所有大部分的柚子们的想法。

 

(感谢吴郎的分享,也感谢每一位布洛克人支持)


——布洛克科技·简介——


【布洛克科技】是领先的区块链社群媒体,集新闻、快讯、行情、社群、项目为一体综合性服务平台。全球首创“社群媒体”概念,7*24小时项目追踪报道,秉持“客观、真实、深度”的理念,服务全球区块链领域创业者与投资人。


——布洛克科技·往期回顾——



——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预告——



分享将在【布洛克科技】全国社群同步直播

进入社群即可参与

如未进入社群,请在识别下方二维码

回复关键词:“布洛克”进群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关注往期文章